和小同修交流 救度学校里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五日】最近看到周刊上有许多同修写出关于救度学校里学生的事情时,就想拿起笔与小同修交流一下怎样可以更好的向周围同学讲清真相,但因为惰性,各种执著心,或认为自己人心太重等等心理,一直拖到了现在,写下此文,希望抛砖引玉,与其他的小同修交流经验,更好的救度众生。

这次汶川的地震中,死的大多是象我们一样大的孩子。记得当时,我们这里有震感时,大家几乎都没在意。过了一会儿,我旁边坐的一个同学问我说,刚才是不是地震了?我说可能吧,他马上很害怕的说,如果正上课时,又地震了怎么办啊?我想我有师父的保护,一定没事,可是却不敢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平常,因为我经常在班里讲真相,有许多同学就说我 “对××邪党有深仇大恨”,“是反××邪党分子”还有些人一见我就说“传教士”,说什么的都有。其实有时候别人说这些话的时候是无心的,但是自己听到之后就会感到害怕,几天之内,只是和外班的同学讲讲,或者跟她们讲几句,但是不敢说退党。在心态正,学法好,正念强的时候,听别人说我时,我会告诉他:“××邪党迫害死我们近八千万中国同胞,即使是希特勒在二战时期杀了那么多犹太人,也并非是自己这个种族的人,可××邪党在历次运动中都鼓励中国人自己斗中国人,它整死的也都是同一个种族的中国人,你说你要是知道你不生气么?”有的人听了之后会赞同,但有些人会说我听不懂这些,别跟我说啊,然后就走了。

我发现只有我们不为他们的话所动时,才可以智慧的向他们讲清真相。有一次课间时,我们班一个男生走过来,问我说是不是炼法轮功啊?当时心里一惊,随即很认真的回道:“你是不是炼法轮功啊?”他马上灰溜溜的走了。在前些很长一段时间,很少学法,在班里也做的很不好,也为自己找了很多理由,掩盖这颗怕心,一直没告诉同学自己是大法弟子,后来通过学法,才逐渐的开始一点点归正自己,开始讲真相。

讲真相并不一定需要整块的时间,我们可以见缝插针的讲。下课的时候,同学们大多都是三三俩俩的聚在一起,这个时候就可以先和他们聚在一起,说说话,但不要总想着把话题绕过来,与他们随意的说两句话,可是却不能说太多(因为我有很多次都是由于为了等他们把话题绕过来,浪费了许多宝贵的时间),这时直接就可以引出主题,根据他们的接受能力讲一些了。我自己常讲一些奇异的事情,引导他们思考下,如果觉得可以的话,就可以让他们退党,不行的话,也为以后跟他们全面的讲真相打下了基础。

到后来我才知道,有的时候给一个人退党后,他会告诉跟她关系最好朋友,在对他朋友讲时,有时就可以直接询问要不要退党,如果他有疑问的话,会提出来,这样讲真相就方便很多。

也有的同学家里是做官的,可能同修专门去他家讲过真相,一家都得救了,所以直接问是否也退时,可以节省时间,虽然让他再听真相也有原因,但如果有问题,他会提出来,省下时间,可以救下一个人,(因为有些人不好意思,不说,直到你讲半天询问他时,才会很腼腆的说,已经退了。)我在遇到这个情况时,真的就感觉到自己不是一个人在讲真相,所有的同修都在作,自己也不由自主的抓紧了。

我自己是不住校的,放学一起回家的路上,也是很好的机会,可以试着换不同的路线回家,骑车或走路可以交替,这样也会创造出一个很好的时间,不用刻意的去等谁,也不用自己计划和谁讲,自然就会遇到。

我刚开始这样讲真相时,说话都是喘的,有点上气不接下气的感觉,人多了不敢讲,想等着后面的人过去了再讲,可有时,这个人就会一直在你后面慢悠悠的走着,不讲吧,知道回家就后悔了,讲了吧,自己有点胆胆突突的,总是会经过一番心理斗争,才会张嘴讲,回家以后,想想他不也是来听真相的么,可当时就是害怕。向内找找,还是自己这个执著心啊。体育课这个时间也很方便利用,文静点女孩子都会在操场上散步,这是加入她们的队列,也不算突兀,我通常在这个时间讲真相时,就从“自焚”伪案讲到退党,她们便很容易接受。

通常我都是以刚刚或昨天在网上看到了什么新闻起头,譬如说:我昨天看到网上写的活摘炼法轮功的器官,旁边还附的有照片,看得人挺害怕的。这是他会提出疑问是不是真的?我说刚开始我也不相信啊,可是旁边还有医院医生的电话录音那,那医生都承认了。他也会觉的害怕,自己然后接着说××邪党怎么这么坏啊,连信仰“真善忍”的好人都抓,一般不知道“自焚”真相的人会有问题,这时你可以问一句,你不知道么?这都可以称得上是旧闻了啊,学生通常很要面子的,你再告诉他“自焚”真相,他一般都会记得很清,甚至认可时,会向别人也这样说,就会起很好的效果。刘思影大概是学生们记得最清的了,可是她身上的破绽也是最多的,就可以从她讲起,最后再问一句你退出××邪党了么?起个名字,我帮你退了吧,这可是免费的呦,他可能会问,退这干什么啊?就可以就着说我们入少先队(共青团)不都举着右手宣誓了么?说什么时刻准备着为它奋斗,这可就等于古代的毒誓啊,相当于把生命都交给它了,你也知道它都做了那么多惨无人道的坏事了,万一报应来的时候,可就应到你身上了啊,虽然你什么都没做,可是你把生命交给他了啊,所以要和他一起遭报的。你看××邪党杀国民党员的时候,可没有问一句你做过坏事没,只是因为是国民党员,它就毫不手软的都杀了,多可怕啊,我们都这么小,干嘛要把生命交给它呀,我都退了,我也给你起个名退了吧。一般他就会同意,但有的人会说出来一些言不由衷的话,这时就必须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他背后的邪恶,机智的回应他说的话。有时我也会以学校中一些大家都很不满意的事情起头,引起他的同感,再找出这件事情的根源,如败坏的风气等,开始讲,会容易些。

我在讲真相时很少说兽的印记,或者是一些预言一类的,主要原因还是自己的“信”做的不好,觉得他们是受无神论长大的,讲这些一定不相信,其实根源在于自己,自己不信,讲起来也不容易让听者信,所以就总是不讲,这说明平时也要多看一些真相资料,自己首先要相信。就象在讲大法真相时害怕,固然是有一部份是怕心,但更大的一部份是由于自己不够坚信大法,如果真的信,那还怕什么呢。如果有人说你是坏的,你杀人一类的话,你一定马上就站出来反驳他了,怎么会怕呢,而为什么不肯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呢?恐怕是有些邪党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邪党文化思想吧,而且,也并没有认为自己是大法中的一个粒子,只想享受大法带来的好,不想去付出吧。挖一挖自己的思想,才知道,肮脏的出乎意料。

在讲的时候各种人都会遇到,有些人说了四、五次都不退,有些人今天决定退,明天就反悔,然后再根据他的症结讲清楚,同意了,后天来,又告诉你说,他不退了,还有人上午退,中午就找着你的电话,打过来了,说不退了,更有甚者,在你把真相给他讲过后的几天,他会对你说,我以后还要入××邪党哪;什么情况的都有,有些人本来自己就不愿意接触,而且在讲时,会不愿意听,这时我通常就反感了,不好的思想直冒,你不愿听,我还不愿讲呢,我干嘛非追着你后面跟你讲啊,你不愿听,被淘汰了,你活该。

但通过学法,也明白了,有哪个世界的王跟他们的众生过不去啊,每当我不愿意跟某些人讲真相时,我就会想起自己可不是常人啊,是大法弟子啊,是未来的神啊,千万年的轮回,只是为了今天,难道要因为一些邪恶安排的人的因素而毁掉一个生命么?想到这就会耐下心重新讲,这是当自己放下这个心结时,就会发现他也没那么讨厌,而且也很容易就劝退了。

在别人不同意时,虽然知道不为他们所动,但自己的心还是会随着他的话动(此时一向内找,就会发现,自己难受的原因并不是他们没有得救,而是自己本身执著自己劝退人数与那可怜的自尊心的肮脏思想),基本上每天回家都要对刚讲完真相的人发一次正念,彻底清除他们背后的那些阻挡他们选择美好未来的邪恶,然后利用各种机会搜集自己班内家长的电话发到明慧网上,让他们的家长也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同时也不让邪恶钻空子,因为这些家长的原因再把这些孩子拉下水。

如果认真的观察可能会发现,班内人三三俩俩聚在一起都是有原因的,有些是都退了的聚在一起,有些是怎么劝也不退的两三个聚在一起,其实这都是师尊再为我们讲真相创造有利的条件啊,再不抓紧的话,在大淘汰时,看着那些平常在一起几年的同学被淘汰掉了,心里会舒服吗?会不脸红么?所以我们要尽力的争取多讲真相,退一个,就救一个啊。我们动的只是这张嘴,只是动动嘴巴,就不愿意,就叫苦、叫累么?师尊为我们又付出了多少,为我们操白了头发,只是说大法弟子们伟大,仔细想想,我们做的这些又算的了什么呢?无非是那些不肯去掉的人心罢了。师尊在讲法里也曾谆谆教导过我们啊。

为什么只是年龄大的同修在做,我们却不做呢,我们不是大法弟子么,我们也一样要做啊,不是么?常人不还说,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么,况且这还称不上“堡垒”呢。讲真相的方法很多,经常去老师办公室转转,随手就可以放一本小册子,看到通讯录的话理智的拿一份,发到网上,海内外同修共同讲真相,或者给老师、平常暂时讲不通真相的同学寄信(自己写信可以根据他们的症结对症下药,更容易接受,平常听课就会知道老师的心结在哪里,有的老师的孩子都定居在国外,但是由于孩子不理解或未了解清楚真相,如果讲清楚的话,可以影响许多人都会间接得救),在他居住的小区散发真相资料,都可以,坐班里,没事时,发发正念,清理清理这个空间场,各种方式都可以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平时自己多学法,一举一动象个修炼的人,也会为向别人讲真相打下良好的基础。只要用心,就一定会有机会,多学法,就会有勇气讲真相,明白救人的紧迫。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