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科学不能解释的现象为切入点劝三退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五日】在我劝退对象中有一部份是大学同学和现在的同事,我刚开始劝他们三退时,采取的方式是先揭露邪党的本质,再讲三退的必要,但是效果不大理想。我想:他们工作轻松、稳定,收入高,但是他们已经没有去探究真理的欲望了,也不想辨别对错,只想保持现状,太可悲了,甚至和他们说起邪党活摘大法弟子的器官的事时,有的说:“匪夷所思”,有的冷漠的说:这些事太远了,和我没什么关系。文人相轻的风气使的他们认为如果被我劝退了,就觉的在我面前显的不够聪明,知识面不广,很没面子,总之就是有道理,有事实,她还是笑而不答。有一段时间我简直不知该如何入手。

后来我明白了,原来他们是没有想到三退和自己的身体健康、平安有直接关系,看来是我应该改变方式。如果用一些恰当的切入点把这些关系连上,很快就能水到渠成。

根据我了解到的情况,其实他们很多人都接到过海外真相电话、收到真相邮件,看过《九评》,也在海外特别在香港、东南亚看到三退信息,所以相对来说,他们是比较了解真相的。同时我也了解到,很多人都或多或少看到或听到一些不可思议的事,用他们所知道的知识根本就无法说清。所以我改变了方式,用科学无法解释的一些现象做切入点去把三退和身体健康平安的关系联系起来讲,他们很快就退了。

下面摘取几个例子:

2005年的时候,有位大学同学来找我,当时不知道她病重,她只说来我市著名的肿瘤医院做一个小手术,其实仔细想一想就知道,如果只是小手术就没有必要千里迢迢到著名的肿瘤医院找名医。我请她夫妻在酒店吃饭,她先生说,这次住院,他陪夫人到很晚才回去住处,每次回去时,他都感到似乎身后有东西跟着他,他心里不由的害怕。所以他相信有邪灵的存在。劝退时三言两语,他们很快就同意退了,令我很惊讶。他解释说,早在十年前就对邪党不满,为了不交党费,他想方设法把自己的档案拿到手,然后销毁了这些资料。现在是自由身,所以一听说三退保平安,他就没什么可犹豫的,退了干净。当我准备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给他们时,突然有一股阴风直面向我吹来,我双臂立即起了鸡皮疙瘩,时值盛夏,可我感觉是冷到了骨子里。我马上意识到她身后似乎站着三个穿着黑白衣服的“影子”,于是我默念正法口诀。这时我发现刚才的那股风冷的我的手僵硬,写出的字歪歪扭扭。他们夫妻都见到此情景,似乎有所悟,马上接过我写的字并默念。

我这同学后来对我说实话,她患的是肺癌,三天后就要進行手术。三天后她丈夫很高兴的打电话给我说,检查没有发现癌细胞,很快就可以出院了。三退后什么病都没有。

在单位我和一同事同一宿舍,对她劝了很多次,她总是不吭声。后来有一天午休时,在似睡非睡中,我看到她的床底下躲着一个小鬼。不久,她就患子宫肌瘤住院动手术了。出院后,我去看她,她对我说,住院期间,她很害怕,也不知怕什么,就是不敢睡觉,只要能走动她都回家睡。我告诉她前一天晚上,我梦到我手捧护身符上的一朵莲花给她,她马上说:莲花是很好的东西,能护身。于是她就同意退了。

我一直想劝退一位同事,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一天,我梦到滔天的大洪水来了,我领着她跑向安全的地带,边跑边对她说:幸亏你是最后一个退了。第二天她来约我一起上街,购物不是她约我的目地,她是想告诉我她最近老做恶梦,她常梦到一个可怕的声音对她说:“我要杀了他(指她先生)”,她很害怕,不知该怎么办。接着她还说,她父亲是一个厂的厂长,两年前去某著名大学研习MBA时,和学员一起到教授家做客,回来后学员对她父亲说,教授家的门后有几个穿着古代衣服的人(魂)。她说:我爸爸和他的同学都是高级知识份子,这绝不是迷信,看不见不等于不存在。我把我的梦告诉她,并告诉她三退能保平安,她很郑重的答应了,并且认真的给自己起了一个好听的、很有韵味的名字。

自从劝退那个同事后,有半年时间我都没有能再劝退其他人。有时我想是不是因为我的那个梦说同事是“最后一个”,一语成真。后来我想讲真相劝三退还没有结束,这“一语成真”绝不是师父安排的,我一定要突破它。不久我就梦到我对一同事劝三退,她对我说:退就退吧。第二天我马上约她出来吃饭,在饭桌上她说:以前曾亲眼看到过老家有“七仙姑”的事,实在没办法用科学来解释。但因为我自己有怕心,觉的她最近很受领导的器重,就没敢跟她说三退的事,只讲了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好处,她接受了。过后我非常懊恼自己,没想到过几天她对我说,再过两天她就会很忙了,所以趁现在还有空,想回请我。这不是师尊在给我创造机会吗?所以在吃饭的时候我就直接和她说了三退的事,她说前不久她在楼下找人补鞋的时候,有一老太太对她说了三退的事,她当时吓的连鞋都没拿就走了。接着她认真的对我说:我信任你,就按你说的做吧。我那天真的好高兴。

当然,这种劝退方式适合在明白真相的基础上的,也就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同时也是需要细水长流的。比如对一上司劝了整整两年,到了就差一点的状态,但就是一直没有突破,后来单位有一同事病故,在病重期间,她家人请老家的人算命,知道她是到某酒店吃饭时被那里的鬼缠上了。这是在劝退中她家人对我说的,我知道这个上司也常到那家酒店吃饭,所以我把这事用很含蓄的方式一说,她二话不说,马上就同意退了。

如果没有了解真相的基础,即使遇到再不可思议的事,也是不退的。有一女同学在市委身居要职,亲身和她的同事经历了撞鬼事件,而且清清楚楚,当时有好几个人都吓的魂飞魄散,过了一年和我口述这件事时还心有余悸。可是因为我当时有一个怕同学知道我修大法的很肮脏的心,用第三人称把真相说的含含糊糊,吞吞吐吐,她也听的稀里糊涂,一头雾水,当我说退邪党能保平安时,她马上就用无神论那一套来表示不信。大学毕业后各奔东西,见一次面很不容易,机缘就这样错过了。

所以无论什么方式劝退,一定要让对方知道真相,即使暂时没能退,当有同修接着劝时,也可能三言两语就退了。比如有一男同学,聚会时无意露出有同事劝他三退的事,但他考虑到是同事,又刚入邪党,所以他没有回应。过后我打电话用家乡话和他一说,他表示从小在农村长大,不可思议的事见多了,也听多了,所以他也很干脆的退了,我知道我是接了同修的第二棒。

当然也有不退的。有一女同学也接到过海外真相电话,也在香港、澳门看到三退信息,第一次和她讲三退的事,她表示不屑,并说也有同事曾劝过她;第二次我再和她说时,她干脆对我说前两天她被批准入了邪党。我很吃惊,因为之前她一直对自己不是邪党员而洋洋得意,怎么一下子就改变了自己做人的理念。我只希望接手第三棒的同修能使她明白过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