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大法神威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六日】前几天,我姥爷过生日,全家举杯发自内心的喊:“谢谢大法师父救命之恩!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三姨夫说:亏着玲玲把大法带回家,要不哪有今天的喜日啊。我说:姨夫,你也要好好学呀。他说:一定的。

我是个20岁的姑娘,刚参加工作一年多。我想说说这几个月来,我在心身上发生的变化。

受这个社会的影响,我有很多不好的思想和行为,讲究吃喝玩乐,穿名牌服装,不好好学习,每月挣的钱不够我半月花的,先问同事同学借,月底再向父母要。因为是独生子女,家长也不管我,只要我高兴就行,我也认为这是应该的。

几个月前,我嫌这家公司活太累了,就换了家公司。在我办公桌的对面,是一个炼法轮功的大姨,她人可好了,对谁都很亲切,所以大家都愿意找她聊天,跟她说心里话。她在工作中、生活上处处关心我,帮助我,告诉我怎样做人,给我讲很多很多的故事。

渐渐的我也知道点什么是好、什么是坏,改掉了一些不良的习气和行为。

我很羡慕大姨懂得这么多,她让我好好学习,不要浪费青春时光。她不但教我业务知识,还不断的给我许多法轮功真相小册子和《明慧周报》,我渐渐的知道了法轮功是什么,世界观也开始发生了转变,知道要如何去做人了。

我以前在家时,也受电视上迷惑,对法轮功有不好的认识,现在我知道那都是骗人的。我让大姨给我办了“三退”,不再听信他们的谎言。我很愿意看这些法轮功的书,有时间我就看。大姨就给我师父的讲法看,从最早期的开始,一本接一本的看,我如饥似渴的看啊看啊,看完一遍又看一遍。

我住单身宿舍,一间8个人。我以前也和她们一样,晚上不是看电视,就是逛街,哪有好吃好玩的就去,和男孩一起玩,用现在人的说法就是尽情的享乐。从我学了大法后,对这些就不感兴趣了,只想看大法书。大姨就给我拷了个mp3,把师父的讲法,炼功音乐,大法学员创作的音乐都拷里边。白天我干完活就看书,晚上我就听师父讲法,不去和她们疯了。她们说我变了,说我这样活着多没意思啊,我却感到她们那样太无聊,醉生梦死的。

晚上,宿舍里经常是我一个人,以前我会感到孤独,我会哭。现在我有师父,有大法,我心里很充实。大姨还教会我炼功,可是因为环境所限,没有条件炼。我只能多看书,看学员的修炼体会,看到大家身体上都有这样那样的变化,能看到另外空间的这个那个,我很羡慕。我什么反应也没有,身体上,心性上也没有碰到什么考验,只是有一次晚上做梦,看到七彩的法轮旋转,跟教功带上一样,我也没往心里去。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师父的弟子?我有没有法轮?因为我只看了三个月的大法书。但上个月发生的一件事改变了我的看法,我知道:我是师父的弟子,我也有法轮,师父在管我,我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我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那是5月底的一天,我三姨夫骑摩托回家,在路上叫一个喝醉酒的汽车司机开车给撞了;当时撞的飞起来又摔到地上,胳膊撞断了,肝裂了三处,两个肾也摔坏了,送到医院抢救,一直昏迷不醒,生命垂危。

第三天家里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三姨夫不行了,因三姨夫一直对我最好。我接到电话就哭,三姨夫才30岁,小孩才9个月,他要没了,我小姨咋活呀。我对桌的大姨见了就问我咋回事,我就告诉了她。她说:没事,只要你相信,大法一定能救他,你也一定能救他。但一定要抓紧,晚了就来不及了。她就给我讲了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救人的许多例子,我以前也看了这样的小册子。大姨就给我找来一些这样的小册子和大法护身符,让我回家告诉家里人都念,三姨夫醒了让他也念。她说:只要你诚心,现在开始念,求师父,师父一定能救他。

我当天就开始在心里诚心的念。第二天就请假坐车回家了,到家天都黑了,家里塌天了一样,三姨夫还没醒过来。我就给父母、二姨、三姨她们讲大法救人的事,让她们都念“法轮大法好”。可是她们受电视上的毒害,都不太相信,还说我。我说:要想救三姨夫,就只有这一条路,你们说咋办。她们也没有好办法,只好跟我念“法轮大法好”。

念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打电话给医院的二姨夫,问三姨夫怎样?说:还是那样,还没醒来。大家有点灰心,我也有点沮丧。我想去看看三姨夫,家里说:没醒来,你去看啥?我说:我去看看他就回去上班。这样我就去了医院。

奇怪的是我走到医院的时候,小腹就开始发热,我不知是咋回事。到了三姨夫的监控室,小腹就更热了。

我来到三姨夫的床边,期盼着他能醒来,我好跟他说说。没想到,他真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我很惊讶,他看着我说:玲玲,我差一点就见不到你了,我昨天晚上就要死了,梦见有一个人救了我。我告诉他是师父救了他,然后就给他讲法轮功。他告诉我,他以前看过法轮功的书,而且比我看的还多,知道那是教人做好人的书,只是后来国家(中共)不让学了,他也就没看了。

我和三姨夫聊的很投机,二姨夫在旁边听了很不高兴,不让信这些,还说些对师父对大法都很不好的话。他不好说三姨夫,就训斥我。从小他对我就不好,见我就训斥我,甚至还打过我,我不喜欢他。我想走,但三姨夫不让,让我再跟他聊一会,我们俩又聊了一会,我就走了,走时他还抬起手和我说再见,我很是吃惊。

我回家和家里人一说,全家人都很高兴,都相信是大法救了三姨夫。下午三姨夫就要饭吃了。我一看没什么事,就回单位上班了。没想到我走以后,二姨夫就极力反对,说全家人迷信,根本不是大法师父救的,都是巧合,并说大法如何如何不好,还去跟三姨夫说,经他这么三说两说,全家人又不信了,三姨夫也犹豫了。三姨夫的身体又急转直下,肝脏也不好了,肾发展成尿毒症并发心衰,人又昏迷了,生命危在旦夕。医生告诉:我们这县医院救不了,要么去大医院,要么就等死。

家里人又找人想办法把三姨夫转到山东最好的医院“青岛山大医院”進行抢救,在那里一天做两次肾透析,一次8000元,再加上输血,化验,其它的治疗和费用,一天2万多元;几天下来,花了16万,再加上县医院的就是20万。20万对一个农民家庭就是天文数字,肇事司机当时送去了3万,说家里就这么多钱,就溜之大吉,再也不见人影。

家里的积蓄都花上了,该借的都借了,可医生说:没有希望,要换肾。胳膊一直不能手术,也要坏死了,不行就截肢。家里人一听如天打五雷轰,换肾要几十万哪,几十万去哪里弄?换了肾能好吗,胳膊锯了,不成废人了吗?万一人财两空,欠很多债,将来咋还哪?三姨夫的父母兄弟首先放弃了,撒手不管了,既不给钱,也不来人了。姥爷看看也让三姨别治了,三姨也想放弃了;我也认为没希望了,只有等死。

坐我对桌的大姨知道了说:不行,不能见死不救,更不能锯胳膊,将来怎么炼功?你们家人将来怎么跟他的孩子交待。你必须给你姥爷,三姨他们打电话,一定要救他,并且只有大法师父能救他。要不我就跟你去一趟,看看你三姨夫。

于是,我就给姥爷,父母他们打电话,坐车去青岛山大医院跟我小姨说:一定相信大法,相信师父能救姨夫,诚心诚意的念。三姨说:我一念就肚子痛。我说:你不是肚子里有瘤子吗,那是在给你治呢,说不定你还能把瘤子念好哪。小姨一听也有信心了。我又去看三姨夫,他在监护室,每天下午三点只能去一个亲人看15分钟,他一直昏迷。我下午去看他的时候,很奇怪我的肚子又发热。不一会他又醒了,看看是我,流着泪说:玲玲,我不想死啊。我说:你这一次一定要相信师父,师父一定会救你的。他坚定的点点头。

第二天,他就可以吃饭了,各项指标好转;第三天就一切正常。医生说:胳膊可以做手术不用截肢了。血肌酐指标从700多,一天就降为正常,医生看着这一切都觉得不可思议。这家医院费用很高,家里也没钱了,家里就把三姨夫转到文登一家医院做手术,手术很成功。一个星期后,大夫说:没事了,回家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小姨不放心,又返回青岛山大医院给三姨夫做了全面检查,一切都正常。回家休息几天就好好的了,现在什么事都没有。

前几天,我姥爷过生日,全家举杯发自内心的喊:“谢谢大法师父救命之恩!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们办公室的人以前都相信大法好,但不信有那么神奇,通过这件事,他们看到大法真的很伟大,纷纷要《转法轮》看。处长还专门把我叫去问这事,回家跟家里人说,他媳妇和老爹都要大法书看呢。

我跟我的好朋友和同学说,他们也说:太神了。我有一个好朋友,她妈妈身体不好,我就给她讲法轮功真相,并给她一个大法护身符,给她妈妈。她高兴的捧着护身符说:太谢谢你了。

很奇怪,我只要一跟人说法轮功,肚子就很热很热。我问大姨为什么?她告诉我说:法轮内旋度己,外旋度人。你小腹有法轮,帮你在救人哪。

噢,我也有法轮了!我也是师父的弟子!我好高兴啊!我一定好好学,争取做师父的真修弟子,救更多的人。

通过这件事我也看到了,世界上最好的人就是大法弟子。在危难时刻,当家里的亲人都不管了,要放弃的时候,大法弟子还冒着风险在管,在救人。现在只有大法弟子能做到,他们是最伟大的人,我也要做这样的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