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霉气”与福气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七日】那是发生在十年前的事了。十月的一天,河南某中专学校副校长于鉴遇上了一件窝心事。校长告诉他:“新生孟龙欠学费两千元,班主任云帆找他谈话,他说,他爸爸把钱放你那里了。”于鉴听闻此言心里猛一“咯噔”,愣住了。

孟龙的爸爸和于鉴很熟。于鉴想起,一个多月前──新生开学不久,他确实到自己办公室来过,聊一会就走了。至于交没交给自己两千元现金,则毫无印象。但既然人家说给自己了,就可能是真给了。那么,钱在何处呢?

于鉴开始在办公室细细的搜寻,“上穷碧落下黄泉”,也没见到钱影。两千元虽然不多,对当时的他来说,也是几个月的工资。情急之下,于鉴又找来孟龙的班主任云帆询问。

云帆告诉他,自己按学校的布置催孟龙交拖欠学费。孟龙就给他爸打电话,打完电话后告诉我,开学初,爸爸来校给他补交学费,当时收款的会计不在,他爸爸不想再跑来一趟,“就把钱放在于叔叔那里了。”

听了这番话,于鉴再无想头,摆在他面前的路只剩一条:自己拿钱垫上。他把两千元如数交给会计之后,学费的事也就风平浪静。可是,于鉴肚里却添了一段愁肠。他想到,这几年自己霉气事接二连三,不免困惑惆怅,尤其在繁忙之余、风雨之夕,更是难以排遣,于是唤朋邀友,举杯消愁。不乏幽默的他,曾当着朋友的面自作小诗一首诵道:

“人交背运没有法,喝口凉水也塞牙。仰望苍天发一问,春风何时到我家?”

一年无话。

到了第二年的暑假,仍然按老规矩由学校教职工轮流住校值班。保管员也按规矩送了一条薄棉被到值班室,以备偶尔天凉之用。前面几位教师值班时,天气都比较热,所以谁也没动那条被子,它一直周周正正的原样摆放在床的一侧。这天,轮到云帆值班,因刚落过一场大雨,气温下降。晚上就寝时,云帆伸手将被子展开,这时他突然发现:被子里面竟然有一沓百元面值的钞票。面对这“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云帆的心一点也没有动,因为,他是个修炼法轮功的大法学员,不是他的,再贵重的东西他也绝对不要。当时他脑海里盘旋的问题只有一个:是谁把钱放到了被子里?想来想去,突然十个月前于副校长焦急寻钱的情景浮现在他的面前。于是,云帆拿过钱点也没点,往床边一放,就进入了甜甜的梦乡。

第二天,云帆找到于副校长。于鉴真是喜出望外,接过钱一查,不多不少,正好二十张。数月心结,一朝冰释,感激之情无以言表。至于这钱如何经历一番“周游”的,二人当场做了一番逻辑推理:

于鉴办公室有个小床,床上放着一条公用棉被,是叠放的。那天,孟龙爸把钱交给于,于就顺手把钱先塞在被子里了,打算等见到会计就交上。谁知事情一忙,就把此事忘的一干二净。数日后,学校保管员来收被褥去拆洗,于就不假思索的让其把被子抱走了。保管员抱走后,并没有立即拆洗,而是“疏忽”的把它与拆洗过的放在一起了。所以,它在保管室“安居”了十个月,又原样到了教职工值班室里,此被子恰巧经云帆之手打开,此钱“转悠”了一圈,终于“完璧归赵”。其间几多巧合、几多偶然、几多曲折与悬念,悬在于鉴心中的未解之谜,终于有了理想的答案。

此事过后,于鉴曾当着朋友、老乡的面感叹:“大法何其伟大!修大法的何其高尚!想想看,当今社会世风日下,道德沦丧,很多人视钱如命,巧取豪夺,甚至油锅里的钱都敢伸手去抓。比比大法弟子的所言所行,那是霄壤之别呀!”

出于敬仰,于鉴请了一本《转法轮》,从头至尾看了好几遍,明白了很多道理,也开始顺应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真正的好人。渐渐的,同事、朋友、家人都感到他变了,变的宽容大度、淡泊名利,变的善良能忍。

九九年七二零黑云突起,中共疯狂打压大法。于鉴不惧邪恶,为大法说公道话,呵护本校大法弟子。他的正义之举在周围留下的很好的口碑,其家人也常有福报临门:成绩平平的儿子“超常”发挥,考上本省一所著名高校,毕业后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妻子原来的单位不景气,转到一个新地方,年薪达十万元以上……

我和于鉴是挚友,本文写就之后,我特意到其办公室请于“斧正”。于鉴在电脑上看罢,呵呵一笑,思忖片刻,点击键盘,在结尾处敲上了四句诗:

祸中有福苦有甜,
我因背运结佛缘。
奉劝天下迷中客,
善待大法是福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