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不正招来迫害”有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七日】看了《由于念不正找来的迫害》与《由变色的刻录机说说运用神通的体会》后,深有感触。我觉的正法到了最后的最后了,我们每一个大法修炼者都应该注意自己的每一个念头,从我经历的几件事充份证明了修炼者的一念何等的重要。

第一件是有一老同修,修炼前腰腿疼的下不了地,心脏病弄的口袋里常备的急救药。修大法后什么也不需要了。7.20后,一直很精進,八旬老人,每次来了经文,都是她用复印纸一式三份,手抄下来,分发给别人的(当时她们那儿还打印不出来)。三年前,有一个信佛教的人,常和她来往。有一天,她正在抄写,这个人又来了,進门就说:别写了,整天也不知道写的些什么,迟早把你的眼睛看瞎呀。这时同修符合着说了一句:是哇,休息休息再写吧。就这随口的一句话,第二天就开始眼睛出眼屎、模糊。几天之后,正好我去了她哪儿,她跟我说是否与那句话有关系,我说是有关系,赶快否定它。结果我走后,她去找那个人吵了一阵,怨人家给她说坏了。从那以后时间不长,眼睛就越来越看不见了,一年以后干脆就不能看了。

第二件事是:我家盖楼房时,和我同时盖的还有我的老三家,用的是同一个民工队。从挖地基时我就开始单个的给民工讲真相,随着我讲,那房子盖的也很快,气氛好,质量也好。周围的人无不夸房子盖的好。而且每盖一层顶,都是热的不行,大晴天。而第二天给老三家盖的时候,每次都是下雨,下一天。三次下来民工也有了规律了,一说明天给老三家封顶,就说又下雨呀。因每次盖顶都要贴对联,我写了个对联,结果大不一样了,我家盖顶时下了一天雨,而老三家反是晴天,而且还反映到常人中来,我丈夫跟那个工头因一件小事吵了两天。我当时就知道是自己一念不对找来的。从那以后我就特别注意,不用任何旧的观念。现在如果有同修跟我说有什么病,哪疼呢,我就提醒同修别说“病”这个字,旧势力就等着你说那个“病”字呢,否则它没有空子钻。我认为正法到了最后的最后了,我们也不管修的好与不好,师父都要往高层次上推弟子。那些修的好的同修,就会不断的显现功能。这样就要求修炼者的心性也得跟上,首先不能象当常人时那样,什么都想。

另外,我觉的有些同修功能出现了,也不敢接受。尤其是在黑窝的同修,我认为有些都是修的很不错的。我知道有两个同修跟我讲了在里面手铐自动打开的事情,有一个顺势就出来了,有一个不敢出来,说是怕连累了她的哥哥,后来还是在一年以后,她哥哥用八万元把她买出来的。其实我知道是她那一念坏了事了。如果我们今天在里面的同修都能用正念、用功能走出来,那不也是一种证实法的方式吗。师父不只一次的讲到了运用功能,发挥威力的事了,我们就是不敢想象,其实,我们修到了今天,我看到每个修炼者都有自己的局限性,有的这方面做的很好,但那方面却不太好,有的那方面做的很好,而这方面却不行。而且对于自己的缺陷,有时也知道,但是却不愿努力弥补。比如有的面对面讲真相讲的很好,而对于发资料却不擅长,也不愿努力弥补,满足于现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