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永安老人被广东三水女子劳教所迫害致死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八日】2008年4月,被非法关押在广东三水女子劳教所的老人马永安,吃饭后当即口吐白沫,狱警叫来医护人员连抽三管(每管500毫升)鲜血,说是要化验。马永安感到心里发慌,说:“我不行了” ,警方提来一桶水要其喝下。(估计是食物有毒)马因精神、体力不支,当场昏迷。过了几天,狱警通知马永安的家属将其接回。回家不到一个月,马永安于2008年5月23日离开人世。

马永安,女,60岁,湖北省仙桃市郭河镇红庙村人。2007年9月在珠海带孙子时,在一个超市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当地派出所非法绑架、非法劳教一年,被劫持到广东三水女子劳教所迫害。

马永安老人只因为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祛病强身,曾经七次被中共当局非法关押迫害,二次被非法关押进看守所、一次关押在乡政府(红庙),一次关押于在仙桃工商局办的洗脑学习班、三次被抓入洗脑班残酷迫害,被整得死去活来,生不如死。

马永安在修大法前,从头到脚都是病,不能做家务,到处求医,不知吃了多少药都无济于事,有时吃了药反而更难受,真是苦不堪言。1997年春,她修炼法轮功后不久所有的病不翼而飞。马永安知道是法轮功师父给了她第二次生命。她按照师父说的做,把自己当着修炼人,处处为别人着想,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家里人、亲朋好友都说她学法轮功后完全变了一个人,大家都说:哎呀,法轮功真神奇了!马永安发自内心感谢大法师父!感谢大法!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一伙却开始对法轮功疯狂迫害。2000年4月马永安被非法关押在仙桃第一看守所迫害了24天。

2001年8月,郭河镇派出所马指导员、李雄兵一伙人,晚上强行把她从三楼抬下来,劫持到仙桃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多月后,送到新里仁口所谓的“法制班”进行又一轮迫害。 当时仙桃市610头目贺国华指使四个“帮教”严密控制、监视她一个人,上厕所等都有人跟着。马永安抗议迫害,绝食十九天,身体极度虚弱。 十月一号,恶警徐波要拖她下楼,她手抓住窗户,徐波捶她,使劲掰开她的手往楼下拖,把她摔在地上拖拉,一条很厚的新裤子磨破几个洞。徐拖累了就将她扛在肩上走,放下时脑袋被摔得“砰”一声,马永安被摔昏死了。 十月三号,贺国华又要拖马永安下楼搞军训,由于她身体太虚弱不能跑,就逼她围着操场走,这时来了一个大个子恶徒洪刚,他穿着皮鞋,拉起她的右手飞起一脚,朝她右肋踢来,马永安整个身体被这凶狠的踢得飞起,腾空落下,象摔皮球一样,甩在地上。即使这样,邪党不法人员们还不肯放过,接着把马永安在地上拖拉了篮球场的大半圈,衣裤都磨破了,内短裤自腰部磨烂了七、八寸长的大口子。马永安被折磨的精神恍惚、身体完全不行了,恶警怕她死在那里,怕担责任,才放她回家。

2002年4月,仙桃610胡美生与郭河几个便衣又窜到马永安家骚扰,伪善的说来看她。胡美生问:“还挺精神,红光满面的,还炼没炼功呀?”马永安说:“炼呀!我从洗脑班遭迫害回来瘦的一张皮包骨,不炼功怎么好呀!”其中一人说连感冒也不得,我老伴说:“从不感冒”。610胡美生说:“我们来接你到郭河看图片”,马永安说:“不去,那全是假的,我既不看也不信;我们炼功,做好人,身体健康、百病消。我们师父要我们对任何人都好。例如在里仁口法制班(洗脑班)徐波迫害我时,我发现他生命会有危险,我就连忙把楼梯抓住不让他倒下去。就是说:别人对我们修炼人再不好,也得为他们的生命安危着想,宽容别人。我要是不学法轮功,我是不会这样做的。”这时街上来了一些街坊邻居,其中一中年妇女坦然的说:“人家炼法轮功连坏话都不说一句,又不要别人的不义之财,如果都炼法轮功,那地方上就没有坏人了。”胡美生等人最后走了。

2003年8月12日,郭河镇610办公室的谢先友、郭河派出所的李熊兵、还有便衣等6~7人到马永安家第三次抓人,并指使她丈夫骗她说:“他们都走了,你下楼来做饭我吃,我若骗你了怎么怎么……不是人。”马永安不相信他的话,因为他几次配合恶人将她送入洗脑班、看守所,让邪恶者残酷迫害。恶人在楼下等着,见不奏效就说:“不开门,没办法,只有撬门了”。门被撬开了,恶人再次绑架了她,将她关入麻港洗脑班,使她受尽非人的折磨。马永安绝食抗议四天时被强制插鼻管灌食两次,身体、精神再度遭受摧残。

2004年4月初八,仙桃610胡美生、武永祥、郭河派出所6-7人又窜到马永安家干扰,说要把她弄到省里去。初九那天,马永安老人做好饭,把家里收拾了一下,被迫离家,漂泊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