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邪党以奥运稳定为借口绑架信奉“真善忍”的老人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八日】中共邪党为奥运面子工程,恐惧真相已到了风声鹤唳的地步;为了封锁真相,邪党恶警连信奉“真、善、忍”的老太太都不放过。在大庆,许多敢讲真话的法轮功学员被当成国家的敌人不断遭到迫害。从2008年年初至今,大庆已有多名六、七十岁的老人被非法绑架、骚扰、劳教、判刑。东风新村的张力敏医生被绑架迫害半个月、采油七厂的刘德生被非法劳教一年、租住方晓的张雅琴被非法判刑,以及卧里屯孙儒林老人遭绑架、抄家、打昏、酷刑、关小号,而后又被非法劳教两年,劫持到绥化劳教所迫害。

近两个月,随着奥运的临近,邪党610大肆散布谣言,诬蔑法轮功学员破坏奥运,大庆公安如临大敌,很多法轮功学员遭绑架、骚扰。仅明慧网报道出来的迫害老年法轮功学员的典型案例就达4起,而这也不过是迫害真相的冰山一角。

1、孤寡老人王彦香坠楼重伤后被非法判刑入狱

71岁的法轮功学员王艳香老人,家住乘风庄6-10-3-301,独生女儿刘淑芬遭非法判刑十一年、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相依为命的老伴在思念女儿的精神痛苦中,病情加重,于1年前离世。王艳香老人没有经济来源,一点点生活费还要照顾到狱中女儿的需要。2007年7月,被迫害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刘生去王艳香老人在大庆五厂租住的房屋,被蹲坑的恶警绑架,王艳香老人也同时被绑架了,老人绝食5天后被放回家。刘生于同年9月11日被迫害含冤离世。

2007年9月27日,红岗公安分局、红岗区检察院又非法起诉王艳香老人。此后,老人不敢在家住。红岗区警察四处搜找她,到她亲戚家去骚扰,到她家用开锁大王开门企图绑架她。老人被迫流离失所,有好心的熟人收留她,老人不愿给人家找麻烦,经常是住一天半天就走了。实在没地方呆,老人就悄悄回家住两宿,晚间也不开灯。

2008年4月6日她又悄悄回家来住,第二天早晨有人敲门,老人情急之下从三楼坠下,被邻居发现后送进大庆市龙南医院,检查发现多根肋骨断裂、左腿胫骨折断、肺部损伤、胸腔积血。2008年5月27日,红岗法院恶警在她重伤才一个多月身体极度虚弱、生活还不能自理的情况下又偷偷的绑架了她,还扔下一张本人和亲友都不知道的判老人三年刑的非法“判决书”。 6月11日老人被非法把劫持到黑龙江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就是一个死刑犯有病还要缓期执行给予治疗,为什么对一个无辜的老人下此毒手,用心何在呢?

2、七旬老妇熊显清长期遭骚扰、监视

70岁的法轮功学员熊显清(女)老人,原来身患多种疾病,手都不能拿梳子梳头,医院都不收留。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不到半年身上疾病全无,更使人惊奇的是《转法轮》这本书她能读下来了,熊显清激动的逢人便说大法好,家里的收入也不用给她治病了,儿女们也可以安心工作生活了。可是好景不长,自从江氏邪恶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熊显清也未幸免于难。她微薄的退休金被扣发。到楼区发真相被人举报,采油九厂派出所警察绑架熊显清,把她关入拘留所,她绝食抗议才被释放。2002年年末的一天晚上,熊显清正在家睡觉被大庆采油九厂派出所无故绑架,连鞋都没穿,恶警把她连夜关入看守所。家人为她牵肠挂肚,担惊受怕,女儿整日以泪洗面,茶饭不思,儿子四处求援。熊显清绝食十几天才被释放。儿女们不放心,让她离开九厂到儿子的房子住,可是这样也没有躲过他们的迫害。

2006年7月的一天,熊显清不在家,大庆乘风分局的警察绑架了她家对门大法学员之后,还想对熊显清下手,见敲不开门,他们欺骗她的儿子、儿媳说被绑架大法学员供出熊显清如何如何(实际当时被绑架大法学员已走脱)。骗开门之后,他们四处乱翻,把一大法学员放在她家的大法书全部抄走,衣服给扔到垃圾桶里。过了两个月,大庆乘风公安分局伙伙同物业以各种借口敲熊显清的门,看她是否在家。10月的一天,大庆乘风分局一警察穿便衣和一物业人员以看卫生间堵没堵为借口敲门,熊显清没给开,他们又给熊显清的儿子打电话,熊显清的儿子说:“我爸有心脏病、高血压,如有什么闪失你们要负一切后果。”这样他们才不敲门了,可是他们却绑架了对门两个大法学员(有一大法学员是来办事的)。也是为了躲避这些警察,2007年4月,熊显清的儿子让两位老人到他在成都买的房子居住。

中共为了奥运加紧迫害大法弟子,2008年4末,熊显清的所在单位农工商向她的女婿打听她的下落,大庆红岗分局警察到成都她的侄儿、侄女处打听她的住址,得到地址后,他们来到她的住处,她不给开门,他们又让当地的派出所监视她,每天早晨起来就看见有人在楼下蹲坑,两位老人日日生活于恐怖当中。

3、70岁的李桂莲被恶警当街绑架,非法扣押12小时

2008年6月2日,70岁的大庆市法轮功学员李桂莲,走到红岗法院侧面时,坐下来,不到五分钟,红岗公安分局恶警四男一女就从她背后冲上来把她围住,七手八脚非法搜身,抢走四枚大法真相护身符,然后连拖带拉把李桂莲绑架到车上。

恶警把李桂莲拉到红岗公安分局非法审问,李桂莲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救人的。恶警不听,拿装有垫子的兜子往七旬的李桂莲身上打。恶警问:护身符哪来的、谁给的?你到四部(红岗)干啥来了,谁组织的?家里有没有资料。李桂莲没有告诉他们,也没说姓名住址。

下午,恶警把原八百垧派出所的恶警林水、李宝山等找来辨认李桂莲,当林水认出李桂莲是大庆市红岗区八百垧楼区的居民,三、四个流氓恶警又非法在李桂莲身上乱翻乱摸找钥匙,肆无忌惮的把李桂莲上身衣服往上猛扒,使老人的上身暴露在外。恶警把钥匙抢走。

两点多钟,恶警林水领着四个警察去抄李桂莲家,门锁打不开,就在楼下蹲两个多小时,看见李桂莲女儿走过来,就诱骗李桂莲女儿说:你上去看看你爸(李桂莲老伴82岁),你爸咋不开门呢?李桂莲女儿没理他们,这伙警匪还不死心,5点多钟又妄想利用同单元的人叫门,遭到善良百姓的拒绝。恶警才没趣的灰溜溜的走了。

晚六、七点钟,李桂莲女儿到红岗公安分局找母亲,所谓办案警察胁迫她为李桂莲作保签字,又逼迫李桂莲在他们非法记的笔录上按手印、取指纹、照相,并给李桂莲非法安上“取保候审”的罪名,直到夜里10点多钟才让李桂莲回家。

红岗公安分局恶警非法拘押李桂莲12个多小时,使这位古稀老人身心遭受严重摧残。

4、年近六旬的孟庆英被绑架并非法关押,家人申诉未果

孟庆英,女,1950年出生于河南省,是大庆家属。2008年6月5日上午10点多,她在家中正为刚出生的还在龙南医院保温箱抢救的孙子母子准备食物,被龙岗公安分局警察徐颜君、齐春波等骗出家门。孟庆英到四楼邻居家中,随即齐春波与徐颜君等警察进到邻居家搜寻孟庆英,在邻居家强行绑架了她。

劫持到龙岗分局后,恶警强制孟庆英坐铁椅子,刑讯逼供。期间,徐颜君强行按住孟庆英的头照相,抓住手掰开手指强按手印,制造假材料。直到晚8时多,不法警察把孟庆英劫持到大庆市第二拘留所,非法拘留,所谓的罪名是“扰乱社会治安”。他们同时威逼、恐吓、敲诈孟庆英的家人交一千元钱(所谓罚款)。家人精神压力极大,82岁的老伴被吓得寝食不安,精神恍惚,几次嚎啕大哭。在6月11日上午偷偷的把1000元钱塞给了敲诈人徐颜君,回来后又嚎啕大哭。沉重的打击与恐惧、忧心导致老人重病,吃了20多天的中药。

在这之前的5月5日,徐颜君到孟庆英家,不出示任何手续进行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籍、师父法像,几张传单等真相资料,还把给未出世孙子准备的做尿布的十多米纯棉线红布和三米绿布抢走,还抢走了生活补助卡,不开任何单据,至今未还。

一个60来岁的老太太,在家给产妇、婴儿准备吃的,是“扰乱社会治安”吗?炼法轮功是个人信仰,是宪法允许的,是受到法律保护的。孟庆英修炼法轮功,从文盲到奇迹般识字,一身病全消,十年没用一粒药,修心向善,处处为别人着想。过去她家庭矛盾重重,修炼以后家庭和睦,邻里之间关系更融洽。

龙岗恶警的无法无天令孟庆英的亲人悲愤异常。家人向有关部门提出申诉,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孟庆英,公开恢复名誉;退还所抢个人财产,赔偿给孟庆英及家人造成的一切损失,并依法追究龙岗公安分局警察徐颜君、齐春波等有关责任人的法律责任。

6月18日晚,孟庆英又被转至大庆市看守所继续非法迫害,这就是大庆邪党执法机关对蒙冤的善良百姓悲愤呼声的回应。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在中国传统的道德观念中,尊敬老人、孝敬老人是做人最高贵的品性。对老人不敬的人,绝对得不到人们的尊重与信任,也是天理不容的。这些修炼“真、善、忍”的老人,是社会上公认的好人,他们在残酷的迫害下敢讲真话,更应受到社会的尊重与法律的保护。但在中共统治的国度里,警察可以随意地骚扰、绑架、殴打他(她)们,给他们判刑、劳教不需要任何法律依据。中共为了它的面子奥运,为了所谓的政权稳定,它可以隐瞒地震灾情不报,置数万百姓于死地,甚至要向敢讲真话的修“真、善、忍”的老人下毒手。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执政党,是一个什么样的政权,天还能容它几时呢?!

从年初至今,天灾一个连着一个,一个比一个惨烈。善良的中国同胞,聪明的大庆乡亲,天灭中共绝非空穴来风,快快找真相,明辨是非善恶,退出中共这个血腥肮脏、灭绝人性的邪恶的组织,才能免做它的陪葬,得到上天的垂怜,你的生命才有真正的安全可言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