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救人与个人修炼熔在一起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过去我们讲真相碰上那些不听、不信甚至反唇相讥或恶语相向的世人,无奈中只有带着遗憾或怨恨离开。师尊的讲法帮我化解了这些不好的因素和败物。现在再碰上这类不明真相而又拒绝真相的世人时,我不再怨恨他们,而只是为他们今后在大淘汰中可能遇到的危险或不测而心生慈悲。所以哪怕明知这次是讲不成功的了,我也不会马上离开,而想到抓紧救人。

静下心来学了几遍师尊《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特别是出声朗读了两遍之后,对照师尊的谆谆开示,我深深为自己学法不深、认识不高、做的不好而羞愧。也深刻的感受到了救人的紧迫和责任重大。在此把自己的一点粗浅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们切磋交流,希望能得到同修们帮助指正。

过去我讲真相劝三退,讲的对方认可、接受了我就高兴;若对方似信非信、含含糊糊的不愿明确表态,我就觉的遗憾,不大高兴;碰上有的人非但听不進去,反而恶语相向或威胁谩骂,我就多少有一些怨恨心。觉的这种人真是不识好歹,以后若被淘汰真是活该。由于我的思想观念中夹杂着这样一些不好的常人心没去,学了师尊的讲法后如醍醐灌顶,羞愧不已。

师尊的讲法化去了我的很多糊涂认识。是啊,当今的世人都是为法而来。尽管有些人迷的很深甚至是不配救度的,但只要法正人间那一刻还没有到来之前他们还有机会,因为师尊不计众生的一切过往之过而只看人心对大法的态度。如果我们习惯于“挑挑拣拣”有选择的去讲真相,那不是眼睁睁的看着这些被“挑拣”掉的生命面临毁灭的深渊吗?那大法的圆容及大法弟子的慈悲和善又从何体现呢?况且,讲的顺利就高兴,讲的不顺就怨恨,这不都是要去的常人心吗?如果这些明显的执着都去不了,那我们自身的修炼、提高、圆满又从何而来呢?

证实法与救人同时又是我们自身修炼、提高的机会。为什么我们辛辛苦苦讲真相救世人有时做的不顺呢?静下心来向内找,发现我们有时是单纯的抱着一种“我是来救你的”这种心态在救人,而忽视了同时修自己,觉的对方不管明白不明白都应接受、都要感谢我们那才叫正常。如果对方不听、不理解或者一时接受不了那就是“不识好歹”!——学习了师尊的讲法后,明白了如果形成了观念且放任下滑,容易导致自视优越等常人心理,导致听者情绪上抵触。

师尊说:“作为你们来讲,证实法与救人的同时又是个修炼的人,修炼的人有人心在,否则的话就是一个神,神怎么修炼?神修炼不了,只有带有人身才能修炼,那才叫修炼。”(《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师尊的讲法如迷途指航,让我明白了证实法与救人的同时也是在修自己的法理。也就是说证实法与救人不仅仅是我们修炼的机会和方式,更是我们提高的途径和机会!在正法的最后时刻,我们只有把证实法与救人紧紧地与个人修炼熔在一起,才能真正的得到提高、走向圆满。

踏踏实实修自己,千方百计多救人,尽量把真相和善念往世人的耳朵里灌、心坎里送,为下一步得救埋下机缘。我们尽量抓住时机,用简洁明快的语言把诸如“天降奇石”、“四川大地震中大法弟子及其家人都平安无事”、“法轮大法好、三退保平安”等重大信息往对方的耳朵里送,往心坎里灌,能说几句是几句。为下一步得救埋下机缘。通过实践得知,对那些不可能一次讲成功劝退得救的世人,这最后的“多”讲几句话一般是来得及做的到的。只是要根据对方的情绪反映掌握好“火候”,能讲多少是多少。对方一般都能平和的默默接受,听進耳里。问题是我们的这颗心,在对方尚不明白真相且又有所抵触的情况下,我们还愿不愿意说,愿不愿意尽最后的努力去救他一把,为今后其他同修有机缘对此人讲真相时打下一个基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