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舒兰南山看守所对牛玉辉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我叫牛玉辉,2008年4月15日我去天德老家串门,在太平等车时被乡政府任恩田看见了。当时觉得是熟人没有介意。没想到任恩田随后就把我举报了。之后我就被舒兰恶警暴力绑架到南山看守所,在那里我遭到野蛮迫害

我被恶人告密后,在我回舒兰的路上被天德乡派出所李跃清等恶人跟踪,并在我住宅楼下蹲坑3天。4月17日早六点左右我被李跃清等三个恶人绑架。当时我喊“法轮大法好!”想让世人看清他们的恶行,恶人心虚怕人看见,脱下羽绒服捂我的嘴,差点把我给捂昏过去。他们把我拉到北城派出所搜身,王世成翻我的胸罩,大耍流氓。李跃清等人抢背包搜钱,抢走现金二千多元。从包里搜走钥匙然后去抄我的家:抢走金耳环一副、豆油一桶,屋里被翻得一片狼藉。我不上车,他们就狠命的推,当天晚上就把我送到舒兰南山看守所。

我到看守所就开始绝食反迫害。绝食第五天,女管教指使刑事犯刘静把我从地上拖到女管教室,打我嘴巴子,边打边喊:你吃不吃饭?不吃天天折腾你。女管教说:你必须绝到底,吃还不行呢。绝食第六天,开始灌食。庄所长和金所长就骂:你死了我们也没有责任。陈医生在一边叫嚣:孔繁荣不就死在这么?把我们怎么了?陈不顾我死活,让刑事犯刘静给我灌食,每次都灌得我我腹胀非常难受。因为我绝食无力行走,管教指使刑事犯拖我到审讯室逼供。夏春林骂我很下流的话(我无法学出口),看我身体实在不行了才罢休,然后又从地上把我拖回监舍。

在我绝食33天之内,恶人们三次送我去长春黑嘴子劳教所,每次都是王庭柏精心策划,最后都没有达到目的,他不甘心。绝食39天那日,王庭柏又找到劳教局要求劳教所收我。局里人说:我们有规定,绝食不收。王庭柏想置我于死地,通过各种关系把我送到公安医院。因我身体处于严重危险,劳教所就是拒收,在六月六日我被无罪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