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法拉盛孙姓教授的一封信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一日】有人说,做一个人,是天地给我们的权利;做一个有良知的人,是我们对天地的回报。但是,我们看到有些来自大陆的中国学者,不去真正了解事实,不去直接同法轮功学员接触,而是听信中共的谎言,在自己被毒害后,又以学者的身份,以同事的名义,把中共的毒素进一步散到西方主流社会,成为在西方社会传播中共谎言的“毒源”。在中共强力打压和用利益收买威胁西方社会的艰难环境下,对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这些散毒的学者视而不见,而热衷于对法轮功学员的反迫害行动指手划脚,用莫须有的指控和不负责任的信口雌黄来误导西方主流社会的读者。这样的学者完全丧失了做人的良知,是在直接或者间接的对这场迫害推波助澜,甚至助纣为虐。我们曝光这些毒源,为的是正本清源。

纽约的一家叫Queens Tribune的媒体在7月24日登了一篇关于法拉盛事件的文章,题目是“法轮功:意见冲突的中国政治在法拉盛(Falun Gong:Opinions Clash Over Chinese Politics In Flushing)”,该文采访了Queens College的一名搞政治学的孙姓女教授。

下面是我的一些看法。

1、孙姓教授在采访中承认法轮功在中国受到压制。不过,她并没有谴责迫害,也没有显示任何兴趣去帮助结束这场迫害。相反,报道中记者说她“毫不掩饰”的强调说,法轮功学员是那些“被国家的快速发展和现代化所抛弃的人”,是“通常过得不好的人”。言外之意,这些弱势群体的遭遇有必要值得同情吗?

是的,孙姓教授有充份的自由表达她对弱势群体的看法,但正是她的这些内心独白显示了她对生命和基本人权的世界观。如果孙姓教授不同意你的信仰,或出于某种原因不喜欢你,而你正好是弱势群体的一员,是穷人或者被权贵经济发展所抛弃,那么当你被极权政府迫害时,她是不太会在乎你的生命价值的。

作为一个政治学教授,孙姓教授一定知道约翰•罗尔斯(John Rawls),哈佛大学的政治哲学教授,以及他的一本影响深远并被广泛阅读的著作《正义论》(A Theory of Justice)。罗尔斯提出了一个叫原始状态的假设,在这个状态里,制定政策的人并不知道未来的自己会处在什么样的社会阶层,有可能是高官,有可能是政治学教授,也有可能是农民或者乞丐,那么,如何制定政策才对自己最有利,才最有公平和正义呢?罗尔斯的结论是,第一,人人都要有平等的言论和政治权利,第二,要使社会最弱势群体的利益和权利得到最大化的保障,俗称“最大最小化原则”,用符号表示就是Max(Min)。

运用这一理论来看待法轮功学员,如果他们是被经济发展抛弃的人而成为了弱势群体(至少在迫害开始后,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在言论和司法权利上都沦为了弱势群体),那么,他们的权利应受到社会的最大保护才对。如果孙姓教授同意前辈罗尔斯大师的理论,孙姓教授应该为法轮功学员的权利呼吁才对。

显然,孙姓教授并不认同这一点,而是把罗尔斯和他的影响了整个西方社会的理论扫进了垃圾堆。

还有,法轮功学员也并不是什么孙姓教授声称的通常都是贫困人口,而是来自社会的各个阶层,江泽民当初不就是看到“四•二五”万人大上访中有很多军官也炼法轮功而暴跳不已吗?

法轮功学员里也有很多成功的商人、高科技人才,以及学者和教授。

2、孙姓教授提到,“法轮功在中国人中只有很少人接受,大多数的中国人都不支持他们。”孙姓教授在这里颠倒了一个因果关系。事实上,江泽民在1999年发起对法轮功的疯狂打击時,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炼法轮功的人太多了。据中国国家体委在1998年的一个估计,法轮功学员当时有七千多万人。

如果说现在很多中国人抵触法轮功,就象孙姓教授自己一样,那正是中共在迫害法轮功后铺天盖地的诬蔑诽谤宣传所挑起的仇恨造成的。我们可以问问孙姓教授,如果法轮功没有被镇压,仍被中国政府接受的话,她还会这样说吗?

3、孙姓教授在采访中提到,去领馆抗议的老年法轮功学员每天分到80块钱。她能提供的惟一证据就是,她说她从一位朋友那里听来的,而她的朋友又是在坐地铁时,无意中偷听到的——在美国大学做教授的她居然对记者煞有介事的重复这种无稽之谈,实在有失做学问者的良知。

我不知道孙姓教授是不是信仰宗教,但至少她并不理解那些真正有精神信仰的人的境界。有精神信仰的人并不是靠金钱来驱动他们的事业。想一想,在中国大陆,为了维护自己的信仰,一位修炼法轮功的老婆婆可以在监狱里承受折磨甚至失去生命。她这样做,是为了钱吗?当然不是。那么,在海外的自由土地上,法轮功学员就不会自愿去中领馆静坐抗议,为那些在大陆的同修呼吁吗?他们这样做,是发自他们的内心,是为了他们的信仰,而不是为了金钱。当然,对于那些在法拉盛攻击法轮功学员的暴徒而言,金钱可以成为一个强有力的动机。

我建议孙姓教授去直接接触一下法轮功学员,亲身了解一下那些去领馆抗议的老阿姨们,这才是做学问的人应该有的态度。

4. 孙姓教授还说:“(法轮功)他们说的很少有事实。”我不知道她如何得到这个结论的。法轮功报道的大多是关于迫害的事情。在明慧网上有成千上万的案件记录,包括被折磨致死,被强奸,被送到精神病医院,被强制洗脑,以及数十万人被非法关押。如果孙姓教授仍然不相信这些报道,建议她穿上印有“真、善、忍”的黄色T恤去天安门广场,看看会发生什么事。

这里我要提醒孙姓教授,当你在天安门被抓,被迫写“悔过书”时,不要写得太早,最好假装坚持一下,这样,你就有机会见证那些真正的法轮功修炼者所会遇到的可怕经历。

关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道,是的,这是很令人难以置信的悲剧,但是当很多很多的证据都显示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暴行正在发生的时候,法轮功学员要求一个独立调查,有什么不可以的呢?“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cipfg.org)的成立,也正是基于这个原因。即使孙姓教授不相信活摘器官,也可以帮助调查团取得进入中国的机会,去做全面独立调查。我们都希望那可怕的事从来就没有发生在我们的同修身上。

5、孙姓教授在采访结束时很认真的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酸话,“他们严厉打击你,并不意味着你是一个英雄。”我不知道她怎么想到了英雄。法轮功并没有宣传谁是英雄。孙姓教授能不能举出几个法轮功的英雄来?

法轮功学员要做的就是停止在中国的迫害,解体中共就是结束迫害的最好的办法(孙姓教授还能想出什么更好的法子吗?)。法轮功学员始终遵循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原则。也许未来的人会发现,正是这群默默无闻的修炼人,他们坚韧的无私无畏的付出真的是在塑造这个时代的英雄,但并不是法轮功自己认为自己是英雄。

* * *

有人说,做一个人,是天地给我们的权利;做一个有良知的人,是我们对天地的回报。孙姓教授的良知在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