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法制学习班”暴行(图)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十日】所谓的“新都区法制学习班”实际上是非法的法西斯洗脑班(以下称“泥巴沱洗脑班”)。位于成都市新都区泥巴沱风景区。在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三年期间新都区邪党人员曾经在新都区泥巴沱办了两期洗脑班。

第一期洗脑班,时间两个月,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至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五日。地点在泥巴沱风景区里一家四合院内,陆续非法关押29名法轮功学员,第一期洗脑班雇佣了大概二十个当地农民二十四小时专门看守法轮功学员,大约十个陪教专门做所谓的“转化”。

在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号左右的一天,新都区邪党公安人员在新都区游乐园内突然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较大规模的绑架,其实在实施绑架的前几天,邪党人员就早已在新都区游乐园内开始对法轮功学员有预谋的跟踪监视并摄了像,根据摄像内画面上的人进行了绑架,有的学员随即被送到新都区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几天后又转送到洗脑班。其余在家的部份法轮功学员也在不同时间被邪党人员以不同方式绑架到洗脑班。

第二期洗脑班,近五个月时间,从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五日至二零零三年三月十八日。非法关押了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地点在泥巴沱风景区附近的泥沱苑农家乐(一幢两层楼房)内。

新都区泥巴沱洗脑班是新都区委610、政法委主办的,区政府、公安、司法,各级乡镇政府相互配合,共同参与了迫害。

一、采用各种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泥巴沱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一般采取的办法是由洗脑班人员开始,陪教强迫她跪在地上。然后他们又指使、纵容那些看守人员折磨法轮功学员。第一期洗脑班的看守,时时监视法轮功学员,负责严格限制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除洗漱、吃饭之外法轮功学员全被软禁在房间内,上厕所必须打报告,并且要拿个纸牌在手上;不准法轮功学员之间说话和接触,甚至不允许互相看一眼。那些看守的人不准法轮功学员炼功,晚上睡觉一直开着灯看守;规定坐卧不准弯腿,连手都不准放在腿上。

泥巴沱洗脑班中陪教、看守随意毒打、辱骂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古生菊因坚持自己的信仰,恶人就把她弄到桥洞下毒打,并强迫她跪在地上。李雪梅、黎云等法轮功学员也遭受过毒打。

第二期洗脑班,陪教曾祥学等用绳子样的细条子毒打法轮功学员陈国凤,她的手被打出血。陪教刘树德强迫法轮功学员王贵珍转化,对她又打又踢,强迫她双手平举撑着墙壁罚站。他们还强迫70多岁的法轮功学员杨光树面壁罚站。法轮功学员盛某某仅仅看了一眼图片上李洪志师父的照片,陪教张雨林就逼迫他坐了半天军姿不准动; 张雨林还几次逼迫法轮功学员陈国凤骂师父、骂大法。陪教冯世田看见法轮功学员王秀华在床上搭了一下双脚,就把她拖出去训斥。警察冯世田把法轮功学员蒋玉芬弄到楼梯上铐住拳打脚踢和辱骂。有一个学员因拒绝洗脑,遭恶人用狼牙棒毒打。

邪党人员叮嘱所有看守人员严密看管法轮功学员谢才乐,谢才乐就绝食抗议他们的迫害。后来谢才乐非常神奇的闯出了这个邪恶的黑窝。邪党人员知道十分恐慌,动用了大量人力、警犬进行大面积搜捕,并骚扰谢才乐的所有亲人。

邪党人员不准看守的人与法轮功学员说话和接触,还经常用各种恶毒的谎言来煽动看守人员对法轮功学员的仇恨,教唆他们参与迫害学员。开始时看守的人把法轮功学员完全当成了敌人,后来他们了解了大法的真相后,看到大法学员个个都那么善良,那么好,就改变了对学员的态度。洗脑班邪党人员随时还要开会研究总结洗脑效果,有目地的不断改变邪恶手段,一天比一天邪恶。第一期洗脑班,家属还可以接见,第二期洗脑班就不许家人接见了,送东西还要求家人带上身份证且只能送到门口。

邪党人员还将迫害延续到法轮功学员的家人身上。诱骗、威胁、恐吓法轮功学员的家人交纳生活费,恶人魏绍祥等还辱骂、殴打法轮功学员陈修玉的家人。张雨林和刘树德等逼迫法轮功学员陈国凤的家属写保证书、签字。

这里要特别揭露:泥巴沱洗脑班打人、骂人一般由陪教曾祥学和冯世田带头,二人是洗脑班最凶恶的打手,司法局刘树德和610的周江几乎每天都来洗脑班,有时还要弄一帮各个派出所、公安局等抽调的警察去威胁、恐吓法轮功学员。

洗脑班中的罪恶,都是见不得人的,邪党人员只是在背后偷偷摸摸的干坏事,因此十分害怕曝光,他们威胁所有的人(包括看守、陪教、法轮功学员及家人)不准向外界透露他们在洗脑班中所干的一切。

二、逼迫学员写“保证”、“认识”

邪党人员每天上午强迫法轮功学员学习诽谤诬蔑大法和师父的书;强迫去看、去挂那些诽谤大法的图片;强迫戴所谓的“学习牌”;每天下午或晚上甚至深更半夜还要轮番进行所谓的“关心”、“谈话”,逼迫学员表态、写保证,目的是强制学员放弃修炼。

他们经常找一些区上的科协、政协等部门的恶人、伪善之徒来与学员谈认识;强迫读编造的法轮功学员的转化书、诽谤大法的资料等,用各种恶毒方式,软硬兼施,步步紧逼,层层深入进行精神折磨。第二期洗脑班邪党人员专门找了一个女的教师来诱骗学员去学太极拳。在这过程中他们派人一直监视、威逼。第一期洗脑班强迫学员跳舞、唱和听邪党歌曲等。

三、邪党人员借办洗脑班大肆吃喝玩乐

第一期洗脑班的伙食分为三个等级;第一个等级的伙食供那些警察和所谓关心法轮功学员的上级领导、政府官员享乐的,每天警察在那儿吃喝玩乐、打牌,那些各级邪党官员经常一大帮人到洗脑班白吃白喝;第二个等级的伙食是看守人员的伙食,标准比较高;第三个等级就是法轮功学员的伙食,非常简单。据知情人说第一期洗脑班办了不到两个月就被这些腐败人员吃掉五万元左右,由此可见,这个所谓的“法制教育班”如果长期办下去将给国家和百姓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

新都区泥巴沱洗脑班虽然早已经解体了,但它给法轮功学员及家人带来的身心伤害是无法弥补的,社会危害性极大。那些参与洗脑迫害法轮功学员者同时也是恶党的牺牲品,他们为了一点眼前的利益,自愿出卖天理良心,干着专门害人、整人的罪恶勾当,这个洗脑班及其与它相关的区政法委、610、公安(国安)、区政府、各级乡镇政府等组织与人员已经犯下了严重的反人类罪、造谣诽谤罪、折磨虐待罪等罪行。在此我们警告所有参与过洗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们:善恶有报是天理,为了你们的未来,赶快悬崖勒马,停止迫害法轮功。


第一次洗脑班的大门(恶人开会、办公地)

第一次洗脑班外景(四合院,侧门,平时门不开)

第一次洗脑班关押学员地


第一次洗脑班背面

第二次洗脑班地址(泥沱苑)

泥巴沱洗脑班中部份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者名单:

一、成都市新都区泥巴沱(第一期)洗脑班
新都区公安局610首恶:周江
新都区泥巴沱洗脑班恶人:刘树德、张雨林、魏绍祥(家住西北村,已遭报身亡)、原新都区桂湖镇派出所退休警察:龙某某(家住新民镇)
新都区泥巴沱洗脑班转化陪教人员:任勇(男,年轻人)、李眼镜(男,年轻人、退伍军人)、杨某某等
二、成都市新都区泥巴沱(第二期)洗脑班
新都区公安局610首恶:周江
新都区泥巴沱洗脑班恶人:刘树德、张雨林、
新都区泥巴沱洗脑班邪恶打手:冯世田(警察)、曾祥学(退休警察)
新都区泥巴沱洗脑班转化陪教人员:刘继先、刘某某(原新都区公安局国安科科长,已退休)、李东(男, 30多岁,成都武警指挥学校毕业)、王英(女,年轻人)、骆某某(女,年轻人,区妇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