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赤城县邪党徒七月份绑架暴行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十日】河北省赤城县邪党以“保奥运”为借口,七月份劫持多名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迫害。

邪党县委、政法委、610以死保奥运为借口,前些时不断开黑会部署加剧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行动,肆意绑架、骚扰,把法轮功学员的身份证强行抢走或骗走,安排专人监视。为了防止法轮功学员进京,在全县11处出境路口设卡,检查身份证,没有身份证不准出境。为防止从小道上徒步进京又在环京小道上设了7个检查站。

赤城县邪党还开会布置要求全县各乡镇、各单位分头对本地、本单位的法轮功学员办“转化班”,以限制法轮功学员在奥运期间的人身自由。要求看管人员与法轮功学员同吃同住,实行24小时昼夜看管,直至过了“十一”为止。邪党三天两头的开黑会,不断的给各乡镇各单位施加压力,如单位不给法轮功学员办班,就先给单位领导办班,每天都利用组织的检查组、暗访组等通过打电话或到单位实地检查方式进行检查,如发现不按要求办的就通报批评,严重失误的,副县长就可以直接撤销局长的职务,局长可以直接撤销副局长的职务,先撤销后补办手续。所以很多单位领导为保自己的官位,违心的干着坏事,,牵扯的人力、财力、物力很大,抽调大量机关干部包乡包村,各单位办洗脑班,每看管一名法轮功学员给单位拨款4000元,上千名的法轮功学员得需要多少钱?各检查站点的费用就是200多万元,还有其它费用。为了奥运安保,一个县初步计算就需要上千万资金,这些资金如果能够用在经济建设与百姓的身上,能解决多少实事啊。

以下列举部份迫害事例:

7月13日镇宁堡乡强行将本乡的十名法轮功女学员劫持到乡政府一会议室。派九人昼夜看管,没有床,没有被褥,每人一张长木椅,白天坐晚上躺。该乡副乡长张生平,副书记纪忠峰(音),派出所李指导员在县城大街上当众将本乡法轮功学员武淑兰戴上手铐绑架上车。又闯到李金凤家当着其七十多岁的老父亲将其女儿带走。

7月14日,云州乡政府、派出所将本乡赵天金、姚志明、劳广和、闫进才等十一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乡政府办班。田家夭镇将二道洼村的田金平等两名女学员,白天派人看管,夜晚到村委会睡觉。

7月16日前后东卯镇法轮功学员王方亮、吴桂芳、翟桂花、李殿祥、褚汉文被镇里人员劫持到镇里看管。

后城镇有三名大法弟子在外地打工,都被遣返回来,刘桂珍被关押在县城东关村,郑军被关押在张家口十三里洗脑班,史桂梅去向不明。

龙门所大法弟子李玉梅等两人被关押在乡里看管。青羊沟村三名大法弟子被关押在东万口乡里看管。

2008年7月22日晚上,河北省赤城县西大村大法弟子王志在原电影院广场跑出租等活期间,被公安恶警绑架。据知情人讲,王志被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之后公安局伙同城关镇共十多人到他家进行了查抄,并将他妻子劫持到公安局非法审问。

2008年7月25日上午9点30分左右,赤城县县社、万合隆商场、供销商厦、城关供销社、盐业公司、土产公司、生产资料七个单位领导工作人员组成的20多人给单位职工韩桂珍、李淑平、关杰、李秀梅、艾志香五名大法学员强制办洗脑班,单位拿出2万元(每人4000元)。

开始他们以诱骗的手段,说是为了应付上级的检查,以开会为名,骗五名大法学员来到生产资料公司,县社主任张永明突然宣布从现在开始24小时监管,不许回家。剥夺他们的人身自由,强制学习诬蔑攻击法轮功的材料和书籍,其中三名大法学员在家正照看孩子,由于孩子无人照管,被迫带领着孩子来参加。下午5点多孩子哭着喊着叫他们开门回家,大法学员都是做真、善、忍的好人,对好人这样无理的迫害,他们以绝食来抗议,并向领导及工作人员讲真相,讲善恶有报的天理,在大法学员拒绝配合的情况下,最后在晚上7点40左右无条件释放回家。

玉辉小学大法弟子穆玉、一完小大法弟子李连书、二中大法弟子郭秀玲、三完小大法弟子孙富琴、王春梅被非法关押在学校,24小时看管,不让回家。样田学校张运婵、张玉梅、张佩雨、张海霞被安排人24小时监视看管。

烟草局还在法轮功学员梁瑛居住的小区租上房子,每天派三、四人昼夜监视,出门后派车跟随其后。

其他有大法弟子的乡镇和单位,在上边的压力下也在办洗脑班或派人看管。

河北省赤城县报警电话 : 0313-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