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自我”

三次同修被绑架的反思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十日】从二零零四年起,我主要是做电脑技术工作,接触同修比较多,特别是和搞资料的同修接触频繁。在这个过程中,有三次和我接触的同修被迫害都不同成度的牵涉到了我。虽然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都安然无恙。但几经周折,才使我找到了我的根本执著——自我。对我来说这是一个艰难的、刻骨铭心的修炼过程。写出来与同修分享,也提醒与我有类似情况的同修引以为鉴。

二零零四年九月份,一位经常和我联系的同修因为散发资料被绑架。恶警从其手机上查到的唯一的一个和其保持联系的手机号码就是我的。我知道后,根本没当回事。同修们劝我换一个手机号码。我说,手机号码只是个表面的东西,如果恶警要想知道我的号码,即使是换了,也只是暂时的,不出三天,恶警就又会知道。认为关键是正念正行。结果没有事,我就认为自己的想法是对的。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份,和我接触最频繁的三位同修集体散发资料,同时被绑架。恶警很快就发现他们的手机中联系最多的电话号码都是我的。恶警放出口风说,我是这个地区的主要“头目”,而且对他们三人的讯问主要集中在我身上。我虽然当时心里也打过转转,但很快就认为不能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必须从根本上否定它。同时我还回想了第一次的状态,认为:自己没有怕的因素,怕就不会在我这里产生。几次同修劝我把手机号码换了,我都没有听,虽然在日常尽量避免和同修用手机直接联系,但也没有把手机安全当作多大的事情来看待,认为只要理智、智慧的做,有师在,有法在,就一定是安全的。那时,我坚信师父的话:“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师尊慈悲,又让我闯过一关。

今年八月份,和我曾经接触过的不同地区的四位同修在一周内先后被抓,而且他们由于承受不了邪恶的折磨,很快就说出了我和另一位同修。这时,我首先想到的是,事情的发生肯定与我的心性有关系,不管这件事情是什么原因,我都应该向内找。我静下心来,认真的学法,我明白了:1、执著于情,被邪恶钻了空子。由于自认为修的不错,对情已经看的很淡,导致长期以来泡在情中而不自觉。特别是这次邪恶的迫害,较长时间不便回家,才发现自己对男女之情、子女之情不仅没有修掉,而且在不知不觉中放任和放大了。2、长期以来不注意安全。也经常强调安全,但只挂在嘴上,实际做的很差。特别是手机的安全问题,这一次邪恶又是抓着手机的问题,纠缠不放。还有一个是,在广泛接触这么多同修的过程中,一直用的是真实姓名和住址。这方面的教训同修们已经介绍了很多,可自己以能够所谓的正念正行为借口,没有引起重视。3、自己还有很多人的观念没有放下,特别是不能时时事事都以一个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很多时候被观念支配着做事,修成的一面没有正法,被邪恶钻了自己放任了的空子。通过近一个月的集中学法,我自认为找到了我的执着的东西和问题的所在。

又快过中秋节了,我正准备回家,和全家团圆,一起过节。这时候传来消息:和我同时被说出的另一位同修被绑架了。这时大部份同修都劝我暂时不要回家。但是,我觉的我已经找到了自己的问题,和前两次一样,这只是邪恶给我演化的假相,就看我的心怎么动。我如果不回去,这不是正好配合了邪恶了吗?!

在一次学法交流中,四、五个同修劝不动我,我非要在中秋节时回家。他们一看不行,就叫来了另一位比较直爽的同修劝我。这位同修在和我切磋了很长时间,一看劝不动我,就急眼了:他指着我变色道:“你太固执了!”“你一点也放不下自我!”“我们整个地区也找不到你这样的修炼人!”“你已经十分危险了,你知道吗?!”说老实话,他这种几乎是火冒钻天的口气,和这种生硬的语言,我自修炼以来还是第一次遇到。一下子把我震撼了。我就象一个烧的通红的烙铁被人浇了一盆冷水,猛然冷静了下来。我认真的回味了同修们所有的善意的劝说。认真的对照师父的讲法,刻骨铭心的找自己。几天下来,我几乎是如梦初醒。我终于找到了我的根本的执著——自我:

一、自高自大,显示心强。“常人是看不到自己的不足的,认为自己哪儿都好,一朵花儿,是不是?”(《北美首届法会讲法》)初期得法的时候,因为自己从心性到身体变化都很大,往往就拿自己的长处和别人的不足比。特别是在和自己经常接触的常人中老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逐步形成了自高自大的观念而不自觉。再加上文化程度相对高一些,集体学法时别人不认识的字我能认识,别人不理解的词我能理解,读的也流利,就认为自己法学的好,不知不觉中形成了自以为是,高人一等的心理。如在学法交流时,夸夸其谈,滔滔不绝,认为自己认识的高,执着的显示自己;有时候也会发现自己这种强烈的显示心,但往往都是一带而过,并没有当回事。甚至为了掩蔽,采取抢话头,以过激的言语噎人等方式不给别人说话的机会。

二、突出自我,做事心强。由于自己在证实法的过程中学到了一点电脑知识。有时帮助本地做资料的同修。逐步忽略学法、炼功。特别是在事情比较多时,则以此为借口不学法,不炼功。即便是学法,也是在法中给自己的懒惰和狂妄找台阶,找借口。就以不重视手机的安全问题为例,几次被邪恶钻了空子而不引起重视,根本原因是只强调自己“怕不怕”,而没有站在为同修负责,为法负责的角度上去考虑,说穿了还是一个“私”字。

三、开脱自我,“找别人”。在学法时,常常是对照着师父的某一段话想:师父的这段法指出的问题,某某同修比较突出。应该尽快告诉他。往往忽略修自己。时间一长,自我膨胀,听不得别人说,学法时对照别人的时候多,对照自己的时候少。当和同修切磋时,拿着“手电筒”,只照别人不照自己。甚至巧言诡辩,以法压人,想方设法让对方“找自己”。当把对方辩论的无言以对时,还沾沾自喜,美其名曰:为别人好。前几天在一次交流切磋时,一位同修看到了我那种高傲自大的状态,想善意的提醒我,结果几个回合下来,发现绕来绕去,成了我们共同找她的问题。急的这位同修直说:我是在说你!

我知道是师父看到我这种状态十分危险而着急,才通过同修几近愤怒的言辞惊醒我,使我从新审视自己。通过静下心来学法,耐心的听其他同修的意见,才找到了那个自大、自私的所谓“自我”。就是由于自己长期不精進放大了这个自我,几年来多次被邪恶钻了空子,给自己的修炼道路增加了障碍,给同修增加了魔难,让师父为我操心。

我终于明白: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啊!必须彻底“放下自我,以至一切常人的思想”(《精進要旨》〈位置〉)。从这个自私自利的“自我”中跳出来,做一个真正无私无我的大法弟子。堂堂正正的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溶入到正法的洪势中,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

由于层次有限,现在只悟到这些,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