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牙疼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三日】从前天开始牙就有些疼,但没在意。从昨天晚上开始,我的口腔内左半边牙齿突然疼的难以忍受,那真是心烦意乱,坐立不安,到十二点发正念也没发成。开始也没有向内找原因,而是用人的方法止疼,嘴里含上花椒,想用它来麻木神经,减缓疼痛,但是根本不管用,反而更疼了。这时才开始向内找原因,想自己这些天来做错了什么事。

前天开始隐隐感到牙疼,那是8月9日,错就错在8月9日。那天早饭后,我站在师父的法像前,和师父说:“师父啊,北京的奥运开了,中共又是开足马力宣传它的‘成功’显示它的‘强大’,这下人们又被灌迷糊了,我们救人难了。师父不是说过,邪党能不能挺到那时候还很难说吗?可它挺到这时候了,而且……”言语之间隐含着对师父的质疑。其实这就是对师父的大不敬,可当时并没有感到是不敬之言。第二天我把想法对女儿说了一遍,女儿当时给我指出:不能那么说,不能怀疑师父讲的法,咱们又不知道另外空间是怎么回事,也许正邪大战正激烈呢,师父正法多难呀。我想女儿说的也对。可是过后,两种念头在心中争斗:一是,那种质疑的思想压不下,消不去;二是,这想法不是我,我不要,要对师父忠诚。就这样内心斗来斗去,斗的昨晚突然牙疼的那么厉害。

昨晚不知疼到什么时候睡着了,今天早上醒来不疼了,我想这是师父给我销毁了邪恶。上午我静静的学了法。女儿这几天看《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就打开看了一上午。师父的这一讲法又给了我新的启迪,我边学边悟,领悟到了很多事,有的事情想在这里谈谈自己的认识。

中共邪恶能挺到现在,完全是由于另外空间残存的邪恶因素支撑的,而我们在这段时间里没有集中力量很好的发正念销毁北京地区的邪恶。在周刊上、在网上看到的大都是奥运前大陆各地大法弟子遭迫害,邪恶大量抓捕大法弟子的消息,给人一种九九年“七·二零”时的红色恐怖气氛。其实这都是邪恶有意利用恶人作恶,分散我们对北京邪恶的注意力,使邪恶得以集结北京。暂时的表象迷惑了众生,使世人误认为中共“强大”,抵消着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世人的成果,它死绑着世人给邪党陪葬,因为邪恶的最终目地就是毁灭世人。在这同时也迷惑了修炼不扎实的大法弟子,使我们或多或少产生了对大法和师父不信不敬的念头,邪恶意欲从这里下手毁掉大法弟子。因为邪恶知道,如果大法弟子对师父有一思一念的不敬,它们就有理由抓住这个大漏毁掉大法弟子。说到底,它们是垂死挣扎,死也拉些垫背的。

修炼人一定要敬师敬法。我想我的牙疼,就是邪恶抓住了我对师父不敬的糊涂一念而开始的迫害。

从这件事,我也進一步理解了师父教我们遇到问题向内找找的法理。如果我们遇到了问题,向内找就会使自己在大法修炼中精進;如果遇到问题,不向内找,而是看表面的外在因素,那我们就会走向邪路,就偏离了大法,就会被邪恶抓住漏而迫害。所以一定要按师父说的去做,多学法,遇到问题向内找找,堂堂正正,错了马上改正过来。

大法弟子一定要多学法,一思一念都要在法上,正念正行,清醒的对待这最后出现的一切现象,走正自己修炼的路。

这是我学法中的一点粗浅感悟,不对之处,敬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