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三年中修心证实大法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十四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我得法虽早,可一直不是很精進,很少学法炼功。特别是到了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基本几年下来都是带修不修的了。心里虽知道大法好,但一直下不了决心精進修炼。直到二零零五年,我知道师父讲时间不多了,我要是再不精進,就不能圆满了。就在这种心的驱使下吧,我开始系统的学习师父以前的所有讲法,并和另一个小同修一起背法。到了高中,随着正法形势的推進,也随着我心性的提高,我开始逐渐的走出来,证实大法,救度众生。这三年是我心性提高最快的三年,也是我从人向神的三年。我虽然走出来很晚,比精進的同修差的很远,但我会在神的路上一直走下去。现在就借此机会将我的修炼经历与同修交流。

一.高一,证实法的开端

(1)大面积向同校学生讲真相

过去因为怕心,我在讲真相上一直有很大的心理障碍。可是时间不等人,我要是再不张口,周围的有缘人就会随着旧宇宙的解体而销毁了,他们所对应的庞大宇宙内的无量众生也将失去机会。师父讲大法弟子要救人,师父的法鞭策着我迈出这看似艰难的一步,我便开始利用一切与同学单独相处的机会向其讲真相。

我从好讲的到难讲的,有的讲一遍不通,就多讲几遍。在每次讲完真相后,总结经验与教训,并时常看《九评共产党》,同时阅读这方面的真相小报,后来又看《解体党文化》。这样越讲就越得心应手。正念强时智慧就象泉水一般涌出,对方的心结也就自然解开了。师父看到了我的一颗救人的心,便慈悲加持我,很多时候我自己观念上认为不好讲的同学也欣然作了三退,并接受了大法真相。

开始时只是和本班、本年级里认识的同学讲,随着经验的丰富,我又在校车上、上学路上和周围的同校学生一对一讲真相。可是因为在车上、路上的时间太短,一些中毒很深的学生就无法接受真相,有的还被吓的目瞪口呆,说各种不好听话的也有。我有时心里很不是滋味,现在来看,那是放不下自己的表现,但当我想到在这期间真的有很多众生明白了真相从而得救,我的努力也是没有白费。

我有的时候也把握的不太好,从而造成一些损失。比如说一次,我跟别的班的一个男生讲三退时,讲神要灭中共,中共是无神论。开始这个男生还听的挺认真,但我一提神啊神啊的,他就不能理解了,就说暂时不退了。所以,讲真相真的不能讲高,应仔细揣摩人的接受能力,“因材施教”。

还有一次,我给我们班的团支书三退后,欢喜心起来了,特别高兴,沾沾自喜,而不是回家再加大力度给他发正念,使他彻底得救,结果第二天他有点想反悔,我还应该继续向他讲真相。

(2)与小同修学法,证实自己造成不良后果

从高一到高二,我每周末都去另外一个小同修家和她集体学法。开始,我们一起背《转法轮》,背《精進要旨》、《洪吟》和新经文中的一些段落,后来又开始通读师父的讲法。因为我学法炼功比她主动,而小同修人的一面表现出来的是更执著于常人的享受,所以我老是把自己摆在她之上,并把自己的看法与做法强加于她,好象是自己在帮她一样,而不是真正体谅她,发正念多加持她,多看她的优点,多向内找自己的不足。

当我开始上街讲真相后,我就在学法后,把自己的经验说给她听,表面上是为了让她尽快跟上,可背后却隐藏了一颗证实自己的显示心理,现在看来多么肮脏啊。由于种种原因吧,有一天她竟提出不想再修炼了,我怎么劝说,她都不听,我俩都哭了。最后她同意让我和她妈妈念法,她在旁边听着。小同修“脱离修炼”,虽然有她自身的原因,但是我不正的心态与做法,也确实把她往下推了一把呀。其实小同修在班里,一有机会就和老师同学们讲真相,而且也带真相资料给他们看,做的是很好的。真希望她走回来呀。可是回想起来,我刚开始真的没有意识到自己这颗不好的心,后来意识到了,也开始改变,可还是造成了不良的后果。从这件事上,我看到了旧势力的邪恶,它们真的是在钻空子。所以同修们要吸取我的教训呀,最后的路咱们一定走好走稳。

(3)发正念解体学校里的邪恶因素

我们学校是教委直属的学校,按一个老师的话讲就是“政治挂帅”;而且旁边就是党校和政府办公楼,所以邪恶因素很多。表现形式有多种,比如宣传邪党的墙报、条幅,党、团委与一切有关活动(包括升血旗仪式),政治课等等。当然还有更多的是在另外空间看不见的邪恶体现。我一有时间就发正念清除这些邪恶因素,尤其是在政治课和升血旗仪式前与过程中,正念清除邪恶。

在升学旗仪式上,过去要唱国歌,我不唱,有时发正念就谁也注意不到我,但有时正念不稳,老师就偶尔问我,为什么不唱国歌,我也不说话,就是发正念。老师自知没趣,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后来,随着邪灵大量被解体,唱国歌取消了,改成了放音乐。再后来,我一直发正念,操场开始翻修,升血旗仪式改在班里。因为我起初在升旗演讲后,也不鼓掌,老师看见了,就问为什么,我也不说话。后来我想到,我这样做,同学可能不理解,所以我把自己的正念加在两掌间,用响声除恶,一边拍一边在心里念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

对于政治课,我最不爱上了(后来意识到这也是情,也是自私的表现,应该把它当作除恶的好机会才对)。因为我是理科生,所以政治过会考就行了,我们只要考前背一背就能通过;而政治老师课上喜欢自己发挥,灌输邪党的歪理邪说,为邪党政策涂脂抹粉,毒害学生,所以我就发正念,不让他们来上课。结果第一个政治老师被别的学生气走了,第二个政治老师一学期也没上几节政治课。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也暴露出了我的执著,就是我还是对这两个老师有不满和怨气,认为他们实在难救度,还毒害别人;而不是可怜他们,慈悲对待每一个人。

另一方面,我总是一看政治老师没到我们班来上课,就吁出一口气,而对其它班、其它年级就不太上心。而且,总体上说,我在校发正念还是很有局限性:只发学校这一块儿,而没有意识到清除周边的邪恶因素。因为周边环境若不清理,那些邪恶也会过来补充学校内的邪恶力量。

还有一件事我考虑的不周全。我刚上高三时,就听说要发展学生党员的事,我就和妈妈在发正念时,带上此事,所以一直到高考也没有这些事,我以为不会有这事了,挺高兴(欢喜心),也就不管了。可邪党竟然在高考后,让一个学生成了预备党员,我想自己要是考虑的再全面点、时刻注意修去欢喜心,就好了。

二.高二,证实法的转折

高二是我证实大法的一个转折点,因为这一年,高中的学生就不允许再坐校车了。起初我以为这是对我讲真相的一种干扰,因为不能坐校车,也就不能和更多的本校学生接触了,可我和谁讲真相呢?可是我转念又一想,这是不是让我更大范围的救度众生呢?我的心震动了一下,这可是我从来都没有想过的事情啊。

但是师父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于是我横下心来,开始利用放学后的一段时间和陌生人讲真相。先与和我差不多的学生讲,后来我发现外地打工妹也比较容易接受真相。经验有了,慈悲心出来了,越讲越顺,阿姨、奶奶、大叔,都成了我讲真相的对像。渐渐的,我讲真相的群体范围大了,讲真相的场所也不仅局限于回家的路途中。公车上、商店里、农贸市场上、书店里、学校边,都是我讲真相的好场所。有时我坐车去人群集中的地方讲真相,看到街边的一家家商铺就争取挨家挨户的讲,往往是先观察店里有几个人,如果只有一个阿姨或有两个小姐姐这样的情况我就可以進去讲了;碰到小学生放学,我就问他们学校好不好,再给他们讲三退;我们家经济条件还算宽裕,我就到小商品市场或农贸市场去讲,买几元的东西就能救了一个人……大风天,我用身体挡住大风对小学生讲真相;大雨瓢泼,我冒雨和正往家赶的小男孩一边走一边讲真相;烈日当头,我顶着骄阳,走上街头,寻找苦苦等待得救的有缘人……

有一次,为了给一个学生讲三退,陪她坐车到她家,讲完后分手,自己却不知道怎么回家了。黑夜里,虽然寒冷,但我心里暖融融的,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就这样,我问了路,不久便看见了那条熟悉的街巷,泪水瞬间倾流而下……

有一次,跟一个小姐姐讲真相走了好远,天黑了下来,分手后,我独自一人走在河边,路上几乎没有人,只有风呼呼的吹,但我一点都不怕,我有师父在。突然看到路上一个阿姨在步履匆匆的走着,我上前讲三退,她不说话,我就求师父帮帮我救救她,然后讲了预言,我说这对你的生命很重要,没想到她一下改变了态度,一个大声的“退”,我的泪水忍不住往下流,师父真是太慈悲了。

二里路,三里路,我每天都在走着,虽然在学校已经做了很多体育锻炼,但我并不觉的累,我的心不累,回家上楼一路跑上去,让家长看到我精力充沛的样子,好让他们放心。

每次出发之前,我都发正念,兜里揣着笔和小本,退一个记一个,路过小胡同,两边小店的牌子上有电话,我也记在本子上,之后发给国外的同修,让偏僻小店里的众生也能得救;神韵光盘下来了,我就让妈妈帮我装好,微笑着送给有缘人。这样即使没有时间讲真相的,也不能错过一面之缘;真相币我也每天都用,用前发正念加持真相币,并让收钱者暂时看不见,若是看见了也没关系,就想对你好,就发正念让众生得救。

在此过程中我也生出了一个怕心:就是怕被同学看见,不理解。所以我一般去他们放学不经过的地方,但有时要救人,我就想:“反正我的目地就是救人,要是有人不理解,决不会看见我。”有时做的不好,比如有一次,我在离学校较近的过街天桥上给一个小妹妹讲真相,因为怕别人看见,声音都有点发抖,过后我想:真丢人啊,大法弟子救人是最对的事,为什么不能堂堂正正、坦坦荡荡呢。

关于在讲真相中的安全问题,我就是出去前,发好正念,一路上也正念不停,彻底解体阻碍众生得救的一切邪恶因素,如有不正的念头就立即否定,就是要救人,救度众生的事谁也动不了。很多时候,我都觉的是师父在保护我。同时一定要学好法,状态不好时,要静心学法调整,向内找,多发正念,修去私心,当我们溶于大法时,就谁也动不了。

当然还有人的一面要注意的因素,比如要换着地方讲,不要老在一个地方,要穿着合体,表情举止自然,如果对方实在听不進去,就可先走开,以后再让其他同修跟他讲。

就这样我基本上没有间断的在做,其间也受到干扰。比如很多时候,讲完真相回家,心不净,脑袋难受,我就发正念清除。但每次回家总是难受,学法也很难集中精力,连学习也受到影响。因而在我思想中就形成了一个不好的观念:“只要出去讲真相,回家就难受”。从而更愿意发些资料,而不情愿出去讲,但是自己心里也知道救人急,不能停。我知道这是邪恶在干扰,不让众生得救,但我也清楚这一定是自己有问题才被钻空子的。我向内找,发现自己讲真相过程中带有很多不好的心,如显示心、分别心、友情、欢喜心、看不起别人的心、讲不通时的怨恨心等等,并且还有我看到长的好看的人,就忍不住看几眼的色心。而且最为严重的是,当我讲真相很顺利的时候,就自以为在心性上没有任何问题了,从而不向内找自己,这是多么可怕的呀。想到了这些,我知道邪恶没理,我救度众生的事是谁也动不了了,有了不足就改,对的就是要坚持,邪恶的任何表演在这里都不被承认!

我总是感觉自己一边走路一边发正念容易走神,所以有时如果快到六点了,我要是还在某个小区附近,我就到路边或小区公园里的凳子上坐下来,拿出一本书假装看,发正念除恶。有时如果在某个车站附近,就坐在候车的长凳上发(当然不做手势)。春、夏、秋季还好说,到了冬天的时候就很冷了。记得有一次,我被冻的直发抖,回家后有将要“发烧”的感觉,我否定邪恶,该做什么,还做什么。第二天上学浑身还是冷,下午体育课跑几千米,我坚持跑下来,晚上坚持讲真相,结果马上就好了。有时,风太大,我就到小吃店里买两块钱的汤,一边假装看书等人,一边发正念。

这样坚持至今(除有时做其它证实法的事无法出去),救了不少人,我的心性也提高了很多。

三.高三,精進实修证实法,正念正行步不停

(1)安排好时间,坚定走正师父安排的路

上了高三,正是学习最紧张的一年。不是大法弟子的高三学生学习都要熬到深夜,我要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时,做好学生的本职工作,我怎么办呢?这时,我想到了师父的教诲:“常人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路》)。是啊,我不是来当人的,我是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救人的事决不能放下!

于是,我规划了一下时间:早上五点一刻起来炼功;差五分六点发正念;六点一刻后看半个小时的经文或炼功;之后吃饭、上学;在学校上课认真听讲,下课清理自己、发正念;中午十二点还在上课,但争取要参加全球发正念,很多时候师父帮助我,十二点前教课的老师就让自己看书复习了,我就可以发正念了;中午快快吃完饭后,到自习的空教室或厕所发正念,午自习之前回来,若是我值日就提前一些回班,做好值日,一边清扫教室,一边发正念;上了午自习后发点正念,睡一小会儿;下午也在课间发正念,若有学习上的问题,就选定一个合适的时间问老师;五点多放学,一路发正念,坐车,讲真相救人;七点前要回家,并吃完晚饭,若快七点了,还在外面,就随便买点吃的,若能趁此机会花真相币、救人就再好不过了;七点到九点背法,之后学习,同时保证七、八、九、十整点发正念;十二点发正念后再睡觉。

即便这样,我也很少有做不完作业的情况。因为我在学校抓紧一切时间做我应该做的事,有时当班里同学在聊天时,我还在奋笔疾书,这也给同学老师们留下了一个好学生的印象。

(2)去掉名利心,摆正证实大法与证实自己的关系

去执著是一层层的去,一个执著没到该去的时候,有时自己也意识不到;如果到该去执著的时候,还死死抱住不放,就会反映到常人的工作和生活中来。

高一、高二是我开始走出来证实大法的阶段。这个阶段,我在学习上也比较认真,师父为了让我安心做好救人的事,所以我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可到了高三,从常人这一层上讲,是学习强度加大,而我用的时间却没有增加;更重要的是我的名利之心一直没去,还以为成绩好了,就是证实了大法,思想中隐藏了一种认为“成绩好了自己的心性就没问题”的这种不好的观念,从而被邪恶钻了空子。结果第一学期期末考试考出了前十名,并且第一次模拟考试也很不理想。考试时我受到严重干扰,脑袋很痛,静不下心来,状态很不好,其实这都是邪恶的干扰与破坏,但这也确实反映出了我强烈的执著心。

另外,我还有一颗肮脏的求心。这是因为我过去看了很多大法小弟子在考试前,没有像常人一样整天没完没了的学习,而是静下心来学法,结果在考场上发挥超常的例子;还有很多常人因为念了“法轮大法好”而在考试中取得了意想不到的好成绩。我从此便在思想深处以为只要多学法,并在考试前念“法轮大法好”就一定能考的好,形成了一种强烈的为私的执著。

这颗心到了我高考之前,仍然表现强烈,而且由于那时身边有同修被邪恶绑架,我就更希望能多学学法,所以成天只是学法,而很少学常人的功课。直到有一天,妈妈跟我说,你也应该做好常人中的事、认真学习呀,我才认识到自己没有摆正好做大法事与“符合常人社会状态”的关系,而且像我这样看别人怎么做,自己也跟着学的做法,正是学人不学法、不能以法为师的表现啊。这让我体会到每个人的路都是不同的,那些小同修能够取得好成绩,不是他们求来的,而是真正放下了常人的名利,而我却抱着私心不放,还跟大法讲条件,这是多么肮脏的私念啊。问题找到了,我就摆正这个心态,在高考时想着就是为了证实大法的美好,最后考的也不错。

在高三还有一次让我去名利心的考验。高三评市“三好”要全年级同学投票,并且评选上的学生高考时,可以加十分。我心里认为自己挺合格,挺想评上的(现在看来是一颗非常不好的求名利心)。

评比那天,我的状态不太好,心里不是很稳,心想“能评上就好啦,也是证实大法啊”。其实还是放不下名利,放不下自我。同时,“三好生”的评比条件里有一项是“热爱中共邪党”,我知道自己肯定不是这样的,所以心里担心别的同学会不会因此而不选我。虽然自己心里清楚上述两种想法并不好,不是真正的我,但因当时自己正念不足,没有彻底予以否定。后来,我们班参与唱票的同学告诉我说:“恭喜你,你被选上了,排第三名”。我听后心里美滋滋的。可不料第二天,老师发“三好学生”登记表的时候却没有发给我。我觉的很奇怪,怎么会这样呢?我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后来想到可能因为我不是团员,老师把我给删下去了。我想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是绝对不可以的,我得跟他们说明一下,这样做是不合理的。我心里想,人世间也得有正理,大法弟子不能受到这不公正对待。想到要和老师“评理”,我觉的心理压力很大,在加上其它一些不顺心的事,我就忍不住哭了起来。其他同学看见了,就安慰我,我一下觉的自己不能这样做啊,我是大法弟子嘛,要给常人做榜样,怎么能为了自己,哭成这样呢。后来我突然想起来了,对呀,市“三好生”每班只能有一名,而我们班还有一个学生比我的选票多,当然我就落选了,原来不是什么团员不团员的,而是很正常的原因。我的心一下轻松了许多,我觉的师父这时又帮我拿掉了一大块不好的物质。

在高考的过程中,也有去我名利心的关。因为我自己觉的成绩不错,自以为很了不起,每次别人问我能考多少分时,我就得意的说“多少多少分吧”,还心想“说不定比这高很多呢”,尤其是在讲真相时,每当我看到别人羡慕或是惊讶的表情、听到赞叹声时,我的心里就很高兴。可是高考的分数出来时,我的总分正好比过去总说的那个“多少多少分”少了一分,而且平时总认为一定能考多少多少分的优势学科反而没有弱科分高。因为我在查分时,心里很平静,很清楚的知道修炼人是不执于世间的一切的,所以我一下就悟到了这真的是师父的良苦用心啊,要不然我不可能意识到“我能得多少多少分”也是一种执著心。我把心放下来,反正师父安排的是最好的,不管我上哪所学校,只要能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就行。

结果由于这次高考整体上学生的分数都很低,所以我的总分还是不低的,爸爸说我要是上报考的重点大学没问题了。当然了,这都不是我们大法弟子应该执著的,师父让我们去哪儿,一定是那里的众生需要大法弟子去讲真相了。

四.去情欲的过程

这个问题之所以单列出来,是因为我在这方面修的很不扎实,到现在思想中还时不时的反映出来;并且这个去情的问题贯穿了整个三年,甚至从我很小的时候,就有所体现,所以就借此机会把这颗不好的心曝光,与同修们交流切磋。

我从幼儿园的时候就有这种不好的心了,小时候看电视很多都是这个,就连很多动画片也是,所以我思想中存有很多不好的情的因素。到了小学,受周围同学的影响,这些不好的因素被加重,虽然没有过多那种不好的行为(当时我们班学生在行为上已经越轨,十分可怕,而且我也曾有过不太好的行为),但心里一会儿喜欢这个男生,一会儿喜欢那个男生,在思想中老想这些事情,陷在情中不能自拔。

到了初中,因为社会道德急速下滑,初中生早恋的现象十分普遍,我自己也觉的没什么大不了的,其实这种心态与境界已经离法太远了。初中的时候,也有许多男生对我表现出好感,而我也并没有用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而是完全陷于人的状态中,有时和男生一打电话就是好几个小时,被情魔折腾的神魂颠倒。有一次,甚至约一个男生出去看电影,自己本想着是去讲真相的,可是情欲不去,如何救人?我甚至还让那个男生背着我,哎,现在想起来真是痛心,自己以前的行为是那样的肮脏、低下。随着学法的深入,这个不好的东西越来越淡化。特别是上高中以后,由于师父慈悲安排,那几个和我过去有感情纠葛的男生差不多都考到别的学校去了,另外和我过去关系最好的男生也找了一个女朋友。我心里不好的东西虽然不太舒服,但我本性的一面真的很感谢师父帮我去掉这颗肮脏的心。

到了高中,这方面的事少之又少,但时不时的还会出现对我心性的考验。我发现,只要以救度众生为基点,用慧眼识破邪恶旧势力的安排就能解体情魔。现在我虽仍没有完全去掉这颗情欲之心,但我知道这不好的东西根本就不是我。我会在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中排除情魔、用大法归正。

我快要上大学了,我决心一定把握好心性,做一个真正合格的大法弟子,不辜负师父的佛恩浩荡,抓紧时间救度世人。

写了这么多,其实很多很多事还没有写出来。是啊,这几年经历的太多太多,都是值的珍惜的过程。以后我会更加精進,在心性上努力赶上来,正念正行救度更多的众生。

因我的层次有限,所以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一定指出来。同时我写出自己的经历也是抛砖引玉,也请同修们也把自己的修炼历程写出来,这样可以整体提高,整体升华。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