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同修打电话的作用大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十六日】在此想讲一讲我被恶人绑架时,同修营救我的做法。

二零零二年我被恶人绑架了,同修收集了大量我们单位的电话和邮箱,通过海外同修拨打了大量电话,同时身边同修还在单位家属区发了有关我被迫害的情况和大法真相资料。我们单位虽然有几千人,但由于就是自己身边的事,同事都比较感兴趣,清除了大量邪恶。

在二零零四年我出来时,回到原单位,明显感到了同修讲真相的具体效果,单位六一零对我的事情上网和大量的真相电话和资料感到很害怕,由于邪恶少了,环境就比较好,他们都不太敢与我谈论大法的事情。

在此感谢长期给中国大陆打电话的海外同修。对于这件事情我觉的很成功,虽然一直想写出来,但由于我没有参与而被人心障碍着一直没有写。这是我们大法学员作为一个整体证实法的好例子,但由于我做的不够,没能及时从看守所出来。

有些同修有这样的想法,认为上了网事情就严重了。邪恶也常常给家属和同修加强这种观念。其实这是人的想法。邪恶就是害怕曝光,其实事情严不严重不在表面的形式,而在于另外空间邪恶清除了多少,我们的心性是否到位。上网曝光邪恶有利于清除邪恶、有利于讲清真相与救度众生,那就是对的,就应该去做。如果我们有怕心,那就找出来,在法理上认清它,去掉它。“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同时也想写一写另一同修的事,我写出来想告诉同修,海外的一个真相电话的确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该同修流离失所在外,被抓到洗脑班后,其他同修把她的情况上网后,海外同修打了大量电话,据邪恶部门的人说那几天电话都快打爆了。当地检察院根据真相资料中提及的她们家被迫害的事情来调查相关人员时,那些参与迫害的人都害怕了,互相推卸责任。当同修出来时,他们都很不好意思的说那些事如何如何与自己无关。

在此再一次感谢海外同修的付出,大法弟子的主体在中国大陆,我们大陆同修要做的更好,比学比修,救度更多众生,早日和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