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实修中证实大法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十六日】

大家集体配合发正念、讲真相

为了让当地更多的人知道大法真相,我们大家相互配合、齐心协力,在讲真相中大家都发挥自己的能力,人人从身边做起,大面积的向世人讲真相。在我们大家集体讲真相的过程中,我们深深体会到师父的关怀与呵护,师父一直在看护着我们。

一天,同修为了集体讲真相,准备做一些横幅。在制作横幅时,染料用完了。同修就准备出去买,当他穿上鞋刚想开门时,转念一想:带个包吧,回手拿包的工夫,外面响起敲门声。同修一惊,从门镜往外一看,原来是几个警察。他马上退回屋里,坐在地上发正念,清除邪恶的迫害与干扰。二十分钟后,警察走了。他当时想:真玄。如果不是师父保护,刚才打开门就是给警察开的,打开门这些横幅就挂不出去了,就不能震慑邪恶,资料也保不住了。他马上离开,并通知大家一起发正念,清除干扰大法弟子讲真相的一切邪恶因素,全部都解体。

在我们集体发正念后,效果非常好。第二天,小同修讲述了我们发正念时,看见师父带着我们一起清除邪恶烂鬼的壮观景象。在五点三十分发正念时,看见师父带着他和妈妈一起去资料点清除一切邪恶烂鬼和一切邪恶因素。师父把路周围的树和草都一棵一棵的清理。师父带着她们脚踩莲花来到资料点的上空,师父打出一个透明的能量球,资料点周围就放射着金色的光圈,一圈一圈的向四周扩散,靠近资料点的邪恶生命都变成石头,远处的邪恶都被定住了。小同修和妈妈一人一个麻袋,将定住的邪恶装進麻袋销毁了。

在六点全球大法弟子发正念时,小同修又看见师父带着他和妈妈一起到资料点清除邪恶。这次师父给小同修和妈妈一人一个盛满鲜花的花篮,脚踩祥云,直奔资料点。她们把路上的邪恶生命收進花篮里。路过一片树林时,树林里黑洞洞的,同修将花篮沉于树林中,花篮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将树林照的通亮,邪恶的生命无处可逃,被花篮吸了進去。她们一路来到资料点的上空,将花篮放在半空,花篮变成金光闪闪的花篮,放射出道道金光,向远处扩散,金光所到之处,所有的邪恶生命都被吸進花篮里销毁了。

在七点发正念时,师父又带着小同修和妈妈脚踩莲花到资料点。途中看到一片一望无际的大树林,树枝弯弯曲曲。师父带着她们落在地上,紧接着狂风大作,树林里燃起了大火,火越烧越旺,将树林化为灰烬。大地变的平整了,尘土也没有了,金光闪闪的地面象一面镜子一样。资料点的房子也变成了金色的房子,象一座城堡一样。

我们慈悲的师父每时每刻都在呵护我们,我们在师父的呵护下度过一个又一个难关,师父为我们历尽千辛万苦,我们作为一个大法弟子,还有什么放不下的,还有什么理由和借口不做好师父交代给我们的事情?

正念的威力

零四年大年三十的那天,过年了要做年饭,家里忘了买酱油,我下楼去买。一出门我就感到头痛,回来的时候好一点。但是一進家门就想吐。丈夫问我怎么了,我说头昏心里难受。丈夫赶紧把我扶到床上,叫我躺下,然后丈夫就出去了。我身往床上一躺,我马上就起来了。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是金刚不坏之身,我怎么能有这种现象?就这一念,我当时哪也不痛了,我马上去厨房做饭。丈夫看到很震惊,问我你怎么起来了?我告诉他我好了。他说这么快?我说想起自己是修大法的,没有“病”,所以就好了。丈夫有点不相信,但看看我刚才那样子,现在是象正常人一样。这就是正念正行的威力。不管遇到什么事,只要想起自己是大法弟子,就什么事也不会有。

救人不能忽视自己身边的亲人

零五年三月的一天,丈夫的侄子突然来了,来了以后告诉我要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同时还要把自己的对象带来。我听了心里很着急。因为同修等着我把做好的东西拿走,可是丈夫的侄子一来,我就什么也做不了了。丈夫不修炼,所以有些事情我不想让他知道。我当时心里很急,当我静下心来想:这是不是邪恶利用人来干扰?我又向内找,是不是我又什么地方做的不好,被邪恶钻了空子,干扰我证实法?查找自己最近一段时间的状态,认为这些都不是我的问题,认识到这是邪恶在干扰我证实法。

我拿起师父的讲法,师父说:“不管是旧势力的安排还是业力,我们首先想自己,我连你们发正念的时候都叫你们首先清理自己。先看自己,自己有问题了,那就处理好。那时候旧势力它也没办法,它抓不到你的把柄自然也就退了。当然了,现在旧势力退了也不行,彻底清理,发正念清理完自己就清除它。(鼓掌)”(《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第二天早上发正念时,我看见一个长头发的小鬼被我用掌把它推出家门,当时我没有把它打死,只是把它推出去。后来我坐在门口发正念,我想把门关上,可是怎么都关不上,总有一条缝,最后我强行关上。我就开始发正念,发完正念,我想:我看到的一切很奇怪,是不是我有漏?第二天早上六点发正念时,我又看见一个长头发的小鬼跳上一个小男孩的身上,我立刻发正念清除它,并求师父加持。我用强大的正念清除進入我空间场上的一切邪恶因素,解体一切邪恶因素。即刻,小鬼就没了。发完了正念,我很震惊,为什么两天都看到小鬼呢?我认识到第一天小鬼被我用掌推出门外,我没有打死它;第二天我又看到小鬼上到一个小男孩的身上。我丈夫的侄子来我家,他身上是不是有邪灵的东西?那小鬼跳到小男孩的身上,是不是要害他们?他来我家是不是要我救他?我是大法弟子,要不救他们,邪恶的因素就要伤害他们。想到这里,我马上给他们讲真相,要他们退出恶党邪灵的组织。他们听了我的话,明白了真相,马上退出邪灵的组织。

通过这件事,我认识到,我们不能光急于做事,忽略了我们身边的人,他们也急于从邪灵的组织中退出来,所有的众生都是我们应该救度的。我们要善待一切众生,抓住时机告诉他们真相,让所有的生命早日解脱出来。认识到这些,我用纯正的善心善待他们,在我真诚的善心的对待下,他们很感动,三退完后,就高高兴兴的走了。

他们这次来我家是让我救他们的,如果我忽略了他们,他们就不能早一天从邪恶的组织中解脱出来。现在他们得救了。同时又帮我提高了认识。讲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的责任,我们不能错过一个有缘人。我们讲真相的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如果我们都能按照师父在法中讲的那样去做,那我们就能救度所有的生命。

真正做到心不动才能提高

零五年年底的一天,早上起来我忽然动了一念,想自己在这么多年的修炼中,有很多的心还没有去掉,想想自己的善心、慈悲心还不够,有时同修来找我交流,暴露出很多的人心,没有象师父慈悲宽容我们那样去宽容对待同修。我查找自己的慈悲和宽容达不到师父要求的标准,看看丈夫,他平时对待周围的任何人都很善良,他还不是修炼的人,某些地方比我做的还好。我作为一个修炼人,必须修出慈悲心,善待一切生命。当我动了这一念,就想自己修的不够大法弟子的标准,想快点提高上来。

可能就是这一念,丈夫早上起来就开始找我的事,挑我做的饭不好吃,包的馄饨没有馅,叫我以后能做就做,不能做就别做。我一听,他这不是在找事吗?我向他解释,反而他大骂我,并说以后不吃我做的饭。我没有动念,耐着性子说,我知道了。

下午我和同修去看一位从监狱回来的同修,当我回到家不长时间,丈夫也回来了。一回来,他就开始摔东西,问他为什么?他说不用你管。我也就不问了。丈夫发了一阵疯,我没有去理他,我平静的在发正念,清除丈夫身上的魔性。当我的正念刚发出,丈夫拿起饭碗就向我的头上砸来,我没有动,还在发正念。当碗就要落到头上时,只感到碗奇妙的动了一下,碗从我的头上飞上了墙,又飞回丈夫的身边砸个粉碎。我回头看丈夫时,他也惊呆了,静了半天,他走了。

我坐下来找今天发生这件事情的原因,看自己错在什么地方。我想起早上我动的那一念,我不是说他某些地方比我好吗?他马上就变了恶像,看我怎么办,能不能做到不动心。当我心很平静时,没有和他吵,他自己就走了。但是丈夫过了一会儿又回来了,说刚才的事别和孩子说。

我本来在他打我的时候就没有动心,只用慈悲心对待他,只想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善待一切生命。所以不管丈夫怎样,我都心平气和的对待他。但当丈夫小声小气的跟我商量不要将此事告诉孩子时,我却动了心了,委屈的心出来了。当我这一念一出,我才想起我又上当了,本来我都忍了,可是在人家的一些“软话”中就动了心,我还是没有做到大忍之心呀!这说明我骨子里还有很多的心没有修去,修炼到今天还没有真正的修出慈悲之心,一念之差,会带来不同的结果。

通过这件小事,我认为真的应该把各种不好的心去掉才能做到真的对什么事情都不动心,才能修出慈悲宽容之心,才能不被任何人心所带动,正法修炼中,才能真正的与人为善。

去掉不易察觉的执著心

在大法中修炼了这么多年,可是在我们生生世世造下的业力中,在我的骨子里还有没有去掉的不好的物质,这些东西时不时就会在我的头脑中反映出来,如果不及时清除掉这些东西,他们就会跑出来干扰你。所以作为修炼的人,时刻都要把握好自己的一思一念。

零六年八月的一天,同修打来电话,说要来看看我,我很高兴。可是突然我感到鼻子不舒服。我就想:同修要来了,我可不能有什么不好的状况让同修看见,修了这么多年,还这样?动了这一念后,我自己也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对头。可是当第二天同修来的时候,我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简直不成样子。同修说你是怎么了?我说是因为你来,我不想让你看到这样,反而更难看,这是我有执著心造成的。虽然和同修说,但我也没往更深去想。

后来我们去同修家,和更多的同修在一起切磋。这时,我的头痛的象砸开一样的难受,修炼这么多年,再难受我都能坚持学法炼功,可是今天难受的挺不住。我躺在同修家的床上,头痛的迷迷糊糊的,别人看我的状态哪象个修炼人,真是不成样子。在我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同修们的切磋每个人都带着人心和各种执著心,我很着急。在同修的面前看到自己的样子,我的心一惊,我自己这是怎么了?修炼这么多年,不管什么样的病痛,什么样的魔难,我都能正念正行的走过一关又一关,今天这是怎么了?同修怎样看我?这哪象一个大法弟子的形像?我认识到自己的状况不对了,我开始查找自己的原因,问题出在哪儿?

回想一下这两天的事,当我接到同修电话时,我鼻子突然不舒服,我动了一念,怕同修看见我流鼻子,怕别人看见自己修的不好的一面,这不是虚荣心吗?这不是我的不正的念头造成的吗?认识到这一点,我马上发正念清除自身不好的所有的执著和虚荣心,我是大法弟子,是金刚不破之体,我有漏可以在大法中修去,决不允许任何邪恶因素借此来迫害我。

当我的正念一出,我什么不好的症状都没有了。当同修再看见我时,我精神焕发,变成另一个人。有个同修说我看你不好的样子就象一个刚修炼的人,我对同修说对不起,都是我的虚荣心才导致我那样,我今天已经认识到这个执著心,调整了心态,一定要把这个执著心挖出来,修掉它。

还有一件事对我的触动很大。有一天同修被邪恶因素干扰、迫害的很厉害,做不了证实法的事。那天正好是拿资料的时间,同修告诉我资料点的同修头痛上不了网,资料暂时取不了。这样我们就不能及时取资料了,我马上告诉其他同修发正念,清除邪恶因素对同修的干扰、迫害。第二天我又去同修那儿,其他的同修等我的电话。

到了同修那儿,资料还是没有做好,我就去了菜市场。买完菜回到家,另一个同修就来电话,问我为什么没有去,他在那儿等了一个多小时。我说我不是告诉你们等我的电话吗?我还没有给你们打电话。同修在电话里很恼火,在电话里指责我。我说你的智慧呢?同修说这和智慧没有关系,同修更恼火。事后我想:我对同修关心不够,天那么冷,同修在外面受冻。下午同修来了还在指责我,我很抱歉,我向同修道歉。这事虽然不怪我,但我有责任,没有多体谅同修,没有多为别人着想。我对同修说:“我们要相互包容,你不要怪我,你是为了大家,我也是为了大家,我们的目地都是为了救度更多的众生。”我们的误解解开了,同修笑了。我们同修之间如果都能互相关心,多体谅别人就不会出问题。

当我们的资料点正常运作时,那天我女儿住院了,我想我不能因为女儿住院耽误我们的正常运作。我把同修叫来,帮我看护女儿打针。正当我要走时,女儿腹痛的大叫,痛的死去活来。眼看和同修约定的时间就要到了,女儿还在大叫痛,我也走不了。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在心里喊师父帮帮我,让我女儿好起来,我不能因为女儿的事耽误做证实法的事,同修们都在等着我。当我喊完了师父,我女儿马上感觉不痛了。我把女儿交给同修看着,我能及时走出来,是师父在呵护我。

我及时的赶到同修那儿取回资料。取回资料后,可是跟我约定来取资料的同修还没有来,我等他不来,就打电话问他,一打电话他还在家里,还没出来。我问他怎么没来,他说不是等你电话吗?我马上认识到:同修为上次的事还有误解。我稳住自己的心态,认识到这是邪恶因素想利用我们同修之间的误会来间隔我们,达到迫害大法、大法弟子的目地。我没有上当,我会通过向内找、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多关心、多体谅别人和通过与同修间的交流来消除彼此之间的误会。

通过这件事,我的认识在提高,认识到在正法修炼中还有很多的不足之处亟待提高,要时时放下自我,遇到事情向内找不足,事事多为别人着想,不管别人怎样,我都要守住心性,提高心性,稳步做好正法的事,救度更多的世人。

师父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中说:“你们在修炼中,不能眼睛总是看着别人。要看自己,修自己,有问题就看自己,怎么样能够发现自己的问题。看到不足了,作为个人来讲,怎么样把每件事情做好,在做的过程中把思想摆正,困难面前体现出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那才是了不起,作为一个大法弟子那才是在用正念在证实法,你才真正的不愧是一个大法弟子。”

读了师父的讲法,我更明白了,在我们同修之间没有什么,我们都是为了救度更多的众生,在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旧势力想利用此事来间隔我们,是办不到的。我们不会被人心羁绊住,我们会携手共進,互相包容,在正法路上更加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