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满城教育系统在迫害中扮演丑角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十八日】随着奥运临近,保定市满城县教育系统用“给教师们涨工资”的谎言将广大教师的身份证非法扣押,目的是不让教师随便外出。身份证是公民的合法身份证件,应由公民自己保管、携带,非法扣押身份证是严重的侵犯人权行为。

满城县教育系统以冉东瑞为首的某些人,自从1999年7月江氏流氓集团采用株连、将迫害与政绩挂钩等邪恶政策迫害法轮功以来,为了保住自己的官职,利用手中的权力,参与迫害法轮功修炼者,毒害全县广大师生,抵触“真、善、忍”,对大法犯罪。2001年至今教育局指使单位派专人对大法弟子非法监控或监视居住,或打电话监控查访,或于节假日伪善的上门“访问”,或以加班为名把大法弟子拘在单位,变相限制人身自由,或引诱家人看管不让出门。

1999年7月至2002年间,满城县教育系统三番几次让全县师生写对法轮功的“揭批材料”,写对法轮功的“认识”,裹挟教师们在不参与法轮功的“保证书”上签字。有的教师1999年刚刚学大法,就被强迫每天到教育局或单位写“不炼功” 的保证书。教育局邪党人员愚弄天真的孩子,组织全县学生观看造谣、诬蔑法轮功的图片展、电影等,组织学生参加召开揭批法轮功大会,用歪曲事实的手法让学生在大会上发言,强迫学生在所谓的“崇尚科学、拒绝邪教”的横幅上签名;等等,在学生幼小的心灵里撒播仇恨与恐怖的种子。

大法弟子张彦武,因不放弃大法修炼,被非法劳教一年,回来后到教育局要求恢复工作,局长李文安竟威胁说:再不老实,还把你关起来。大法弟子张玉梅,买断工龄,自办两所幼儿园。因不放弃大法修炼被非法劳教四年,幼儿园被迫解散。这些强加的非法迫害,给大法弟子及家人带来了巨大压力和痛苦。

有一位大法弟子正在单位上班,单位领导谎称开会,把教师们都集中到会议室,却把大法弟子叫到办公室。原来县公安局恶警赵玉霞、张振岳等人正在办公室等候,以便将该大法弟子送洗脑班。他们威胁大法弟子,要大法弟子签字。被大法弟子拒绝。于是他们非法搜查大法弟子的办公桌,并强行将大法弟子绑架到公安局。

有时镇教委和校领导一行七、八个人到大法弟子家,强迫大法弟子写“不炼功”保证书;有时单位领导对大法弟子谎称“有人找”,配合县“610”(现改名为“防范办”)恶人,把大法弟子骗到洗脑班,进行强制“转化”,逼迫他们放弃大法修炼,写与法轮功的“决裂书”,写了就放人,不写就送看守所继续迫害,如再不“转化”就非法劳教。

有一位大法弟子在被非法劳教期间,单位校长在她本人和家属不知道的情况下,竟然用大法弟子的工资请镇教委的人吃饭,花去几百元。

另一位大法弟子在2001年-2002年间被非法劳教,期满后还没回家就被教育局局长冉东瑞用自己的专车直接送到河北省保定市涿州洗脑班。刚进班,单位领导、公安局恶警赵玉霞、610恶人张雪冰就配合洗脑班对大法弟子进行强制“转化”:打大法弟子耳光;打累了用书扇耳光;用皮带和胶皮棒抽打大法弟子,往死里打。该大法弟子被打的脸部变形、牙齿松动,浑身都是硬紫块,不能动弹。有时被剥夺睡眠,三天三夜不让合眼,一合眼,就被看管人员弄醒。该大法弟子在洗脑班遭受非法折磨半年中,单位领导又派人轮番看管大法弟子,配合恶人对她强迫放弃信仰。每天晚上把她双手铐在床栏杆上,使她整夜不能翻身,直到她被迫害的奄奄一息,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冉东瑞才让家人接回。在遭受迫害的一年半中,她一万多元的工资,全部被单位非法剥夺扣押,至今仍未归还。

法轮功是佛家修炼大法。1992年由李洪志先生向社会推出。修者以“真、善、忍”为指导,修炼心性,提升道德,加上五套柔和功法,通过对人体的全面修行,从而达到身心健康,道德升华。修炼者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目前法轮功已洪传世界八十多个国家,获各国各级政府和组织褒奖近三千项,只有在他的发源地遭到非法镇压。

教育系统是教书育人的地方,应该把学生培养成具有纯真、善良、宽容、忍让美好品质的优秀人才,本应是一片净土。然而满城县教育系统以冉东瑞为首的某些人,为了权力而不顾良知,非法迫害法轮功,并裹挟全县广大师生拒绝“真、善、忍”,并以恶党的谎言诬陷给天真的孩子们洗脑,这实在是害人之举。

我们希望满城县广大善良民众都来了解法轮功真相;我们劝那些以“上级命令”为借口还在干着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勾当的人,特别是教育界以冉东瑞为首的某些人,赶快悬崖勒马,守住自己的良知和善念,不再随波逐流,以便赎回自己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18/1842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