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长三岁

从中共造“国假”说起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十八日】“你确信自己是16岁吗?”“我就是16岁!”这是西方记者同中国体操奥运队员何可欣在新闻发布会上的对白。“去年13,今年16”的年龄之争成了北京奥运会西方媒体关注的一个焦点。

“去年13”来源于中共官方媒体2007年第六届“城运会”的报道。“今年16”的根据则是何可欣现在的护照。

谁真谁假呢?平心而论,作为地方运动员参加“城运会”,应该没有理由去造假。恰恰是“13岁的何可欣”(新华社和人民日报以及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语)在城运会上的出色表现,成为体操新星,引起了备战奥运的国家队教头的注意之后,为奥运开路,更有可能在护照上动手脚。

不管是假的13岁还是假的16岁,中共总有一个是在造假,而且这些造假的都是中共的国家级单位,是国家级的造假,而且是为了一个所谓的“国家利益”造假,造的都是“国假”。

有句顺口溜,“村骗乡、乡骗县、一直骗到国务院。”听起来好象坏事都是基层群众干的。其实,这真是冤枉了中国的老百姓。

现在还有谁信共产主义?可是共产主义的“四个坚持”还在宪法里。中国的宪法里规定“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结社自由,示威自由”,可是老百姓在生活中哪里有这些自由?中共最不关心百姓的基本人权,可是,中共还天天标榜以人为本,自称最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可以说,中共从根子上就是谎言组成的。

正是中共长期的、系统的、从最高层开始的造假,让造假之风一路从党内扩散到党外,从上层蔓延到下层,从成人影响到孩子,让中国沦为天天造假、处处造假、全民造假的国家——新闻造假、学历造假、证件造假、商品造假、政绩造假、数字造假、扶贫造假、救灾造假、奥运造假……真是造假造得不亦乐乎。

日本人有句谚语,“泥人经不起雨打,谎言经不起调查”,但是,这用到中共身上似乎就不太管用了。中共造“国假”的特点就是,它能够控制一切国家资源,能够操纵造假的各个环节,能够用新的假不断的去掩盖旧的假,让你的调查无从查起。

报道过“13岁的何可欣”的记者可以出来道歉,说过“13岁的何可欣”的体育总局局长可以上电视反悔,多年前的接生婆可以出来作证是1992年接的生,清楚的记得那天还打了个响雷呢,幼儿园的老师,街坊邻居等都会上报纸上电视描述这孩子是如何在92年生出来的……铺天盖地一宣传,不信的人,也就全都信了。就是有知情人想出来戳开画皮,一是不敢,二是也没有地方让他去说啊。

最“感人”的一幕,就是让当事人站出来在媒体面前指天发誓,“我就是16岁”。这一幕已经上演过一个简单的版本。本文开头提到的就是何可欣在记者会上与记者的唇枪舌战。小小年纪的她,一定是为了所谓的“国家利益”的政治任务,当众撒谎。孩子是无辜的,可怕的是后面的那个教唆撒谎、毒害孩子心灵的中共邪灵。

如果有人要去独立调查“骨龄”,哈,你那是干涉中共内政,你是有双重标准,凭什么对它指手画脚。更甚者,还会以维护“国家利益”的名义组织海外的所谓“爱国华人”起来抗议西方社会对中共的不公,对华人的侮辱。

要是实在掩盖不住了,中共也有的是办法。抛出一个替罪羊,大肆鞭打一番,从而赢得国内百姓和国际社会的广泛赞誉,“政治开明了”的虚名将接踵而至。中共仍然“伟光正”,风头一过,仍然造假,而且造得更加狡猾。

“我是流氓我怕谁!”这支曲子,中共已经唱了多年,张口就来,习惯成自然,让西方想与中共分羹却良心尚存的人们小巫见大巫。

中共造“国假”撒“国谎”,垄断一切资源,控制一切媒体,“造假”变成了一种工程学上的“系统工程”,变成了人类史上的一大“奇迹”。

中共对法轮功迫害,不就是这种“国家级造假”的极致表现吗?首先套上一个“亡党亡国”的所谓的“国家利益”的大帽子,然后就动用所有国家机器向信仰“真善忍”的善良百姓大打出手。迫害九年来,中共造了多少谣,如何不断的用新的谎言去掩盖旧的谎言,如果没有这个造假的国家级的“系统工程”,中共又如何做得到呢?

要想破除中共的这个造假工程,只有解体中共。没有了共产党,中国才会回归到对“真”的崇信,“造假”才会彻底远离我们这个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