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十八岁生日来临之际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十八日】过几天就是我十八岁生日了,我就是真正的成年人了,我就要肩负起我的责任,担起家庭的重担。我走向成人的这一天却不快乐,而是要在孤独和心酸中度过。因我的父亲不在身边,他为了做一个好人,却遭受迫害

“5.12”地震,在我心中的阴影还未抹去,就在6月27日那天,我家却也发生了“地震”──父亲又被绑架了!当我们还未从地震的悲哀中走出来,灾难却又一次降临在我家。为什么?

那天下午两点多,我和阿姨正在收拾屋子。爸爸上午被校长叫去领工资还没回家。我心中紧张极了,妈妈也焦急的到外面打电话。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我的心提到嗓子眼。我问:“谁呀?”外面传来了和蔼的声音:“我们给你爸送工资来了。”不对劲,爸爸自己去领不会有人送的。几年间,我也知道了一些事情。当我从厕所的窗户望去,最不愿意的看到一幕—-好几个大人站在门外,其中一个穿着警察的制服。

倒不是我们做了亏心事,几年来我家遭受中共迫害,一直流离失所。只因为我的父母修炼法轮大法,去做一个好人。

他们强行闯入我家,和蔼的声音成了恶狠狠的吼声。

我质问他们是谁,“公安局的!”其中一个人恶狠狠的答道,“你爸爸炼法轮功,已经被我们抓起来了!”我说:“炼法轮功有什么错?他对人更好了,家庭和睦,做一个好人。凭什么抓他?”“炼法轮功犯法,做好人我不管,炼法轮功就不行!”他们叫嚣。

他们是被利益冲昏了头脑。好几年没见到他们贪婪的目光了!当他们看到我家的电脑和一些耗材时更是愈加猖狂。有一个人更是直接说:“这空白光盘要是拿回家刻录多好。”另一个答道:“这还不是小事,随便拿。”这可是我家的私有财产呀!就被这样瓜分?连家中的四千元钱也被当作“赃款”没收!

阿姨一开始还能继续收拾,后来吓得躺在床上。一个恶警疯狂的叫道:“这个臭老娘儿们,把她铐起来!”阿姨50多岁的人了,够那个警察母亲的岁数了,竟然受到这样的辱骂!这就是人民警察?

连做饭用电磁炉都有人垂涎,不过有个人说:“别拿电磁炉,人家还得做饭。”我知道有些人是不情愿干坏事的。

有一个叔叔来我家,被他们拖到倒座房里。我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但是我听到恶警叫嚣这样一句话:“不管是干什么的,铐起来凑数!”凑数?什么叫“凑数”?抓好人还要凑数!

最后,家里的东西大约价值一万圆左右和那四千元钱——那些是我家几年来积蓄的家底,就眼睁睁被他们抢劫一空。连我和阿姨也险些被抓去“凑数”。

今天已经是八月十四日了,六月二十七那一天成了又一挥之不去的梦魇!

在我上五年级时,一天晚上父亲出去贴真相。不知道怎么就被抓了,晚上十二点多,一群人强行把我的妈妈绑架走了。我一直记得那一夜!不想回忆这些事,可是现在父亲又被绑架了!

难道是因为父亲一丝不苟的批改作业直至深夜,还是因为他带学生去看病,甚至中午几乎没有时间回家吃饭?

廊坊十中,他在这刚刚工作一年,就遭到这样的迫害!十中的校长们,你们知道做了些什么?因为你们的协助,导致一个好人遭受迫害,一个家庭再一次残缺!我不恨你们,真的希望你们不要再做这些坏事了。

我深深的知道,父母修炼法轮功只是想做个好人。他们向别人讲真相,也只是希望人们不再受邪党蒙蔽,希望人们能明辨是非,希望人们能申张正义。

过几天就是我十八岁生日了,是一家人在一起团聚日子。本来是家庭支柱的父亲,如今却被非法关在看守所里。那个本应该关犯人的地方,却关着这些说真话、做好人的人。爸爸,你不要放弃,你一定不要放弃,你的儿子永远支持你,永远支持你!因为您没有错。

十八岁,我将是个成年人了,我知道如何做。

我真的希望那些警察们能好好想想,你们究竟做的是什么事?不要光看眼前的利益,作恶遭报,当恶报降临到你们头上就晚了。大家都明白的道理,为什么你们却不去思考?

我的父亲就是河北省廊坊市永清县的武廷文,原先在永清县北辛六中学教书,后被迫害流离失所。后来又在廊坊十中教书,如今又遭到迫害。被非法关押在廊坊看守所二监室。

在我十八岁生日来临之际,我真的希望各位叔叔阿姨们,请你们伸出援助之手,共同制止这场迫害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18/1843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