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前加媒聚焦中共信息封锁  【明慧网】

奥运前加媒聚焦中共信息封锁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二日】(明慧记者英梓加拿大报道)近几日,加拿大的媒体“国家邮报”、“环球邮报”、“多伦多星报”、“卡尔加利先驱报”、“渥太华公民报”、加拿大广播公司(CBC)等主流媒体都在聚焦中国奥运前引发的互联网封锁等人权侵害问题。

中共封锁互联网 人权组织抨击 媒体聚焦

“多伦多星报”三十日报道了国际奥委会前一天“允许中共在奥运期间封锁大批网站”的表态,并置评说,“奥委会的表述使亚洲、欧洲和北美的推崇言论自由的人震惊,引发了对奥委会‘没有骨气’、以及对奥运主办方唯命是从的谴责。”

“多伦多星报”指中共宣称的“敏感”网站和报道是针对法轮功、西藏和所有涉及人权、言论自由和提倡民主的群体的。“星报”采访了“记者无疆界”的文森特•布罗塞尔(Vincent Brossel)。他说,“这件事绝对让国际奥委会丢面子了。”他说,“这只是一个例子,说明中国(共产)政府二零零一年的承诺多么微弱,他们根本没有诚意为报道奥运的记者们提供正常的工作条件。”

“多伦多星报”采访了纽约“保护记者委员会”的鲍勃•迪茨(Bob Dietz),他说,“我认为,国际奥委会对与他上床的人并不了解。”香港“人权观察”的尼古拉斯•贝奎琳(Nicholas Bequelin)告诉南华早报记者说,“这件事证明了国际奥委会毫无骨气”、“也让奥运会黯然无光。”

“多伦多星报”称,上述三家组织均遭中共禁止和封杀。报道提到,大赦国际本周声明指出,(中共)在利用奥运会做借口强化打压对其(政权)稳定造成威胁的团体。

“国家邮报”三十一日社论最后称,“祸福相生。如果说有好消息的话,就是这一连串的丢脸事会对中国的开放产生真正的压力,这要比听不到批评之声、顺利举办的赛会产生的压力大得多。中国对奥运投注了巨大的民族声誉——当然是那些官僚体系中的危如累卵的人的面子——但是显然他们决定使用的是中央计划的、骗人的共产主义的专政工具,以及国家强制的‘和谐’思想和行动。”

大规模迫害始于中共申奥前

奥运召开八天前,中共打破了两周前国际奥委会有关承诺,对部份“敏感”互联网站进行封杀;连同对媒体的审查和控制的加剧,以及对法轮功学员和异议人士大规模抓捕的不断升级,该事件引发全球范围的人权组织、媒体保护组织的广泛抨击,使中国人权问题再度成为包括加拿大在内的西方主要媒体的关注焦点。

法轮功学员何立志曾因利用代理服务器在网络下载明慧网的五篇文章并给亲友家发法轮功真相,被中共判刑三年半。二零零八年八月一日,他在加拿大国会向各大媒体讲述了自己的遭遇。

何立志的遭遇将人们的视野推到八年前的二零零零年。那时,中共还没有获得二零零八年奥运会的主办权。但是,那时,网络管制和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已经大面积开始了。何立志说,“我被非法关押的监狱里,一层楼就关了一百二十名法轮功学员,他们都是因为讲法轮功和迫害真相被非法关押的,他们大部份人被判七到十八年监禁。”

奥运会成为中共进一步践踏人权的借口

法轮大法学会发言人周立敏女士八月一日在国会山的讲话又把人们拉回到了零八年,周立敏说,“为了准备奥运,中共对法轮功进行所谓‘严打’,从去年十二月以来截止到七月七日,在二十九个省和自治区的主要城市,有八千零八十三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法轮功学员在被监禁中被迫害致死的案例比以往更频繁和更快速。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将在劳教所里度过奥运,在那里他们会经常受到酷刑。”

她说,“大多数人看不到这迫害,是因为独立消息在中国遭到封杀。”

来自“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的凯茜•吉利斯(Kathy Gillis)向媒体推荐“奥运村外的酷刑:中国劳教所指南”。那本小册子详尽的描述了距奥运场馆数里之遥的七个臭名昭著的劳教所。

她说,“联合国的酷刑报告显示,在中国遭受酷刑的66%的人员是法轮功学员。……为了开奥运会,中共操控民众,让人们对迫害漠不关心,打着人权卫士的旗号,隐藏他们可怕的人权践踏恶行,而把法轮功诬陷成‘反中国’、‘搞政治’、‘邪恶’、‘恐怖主义’等等。”

凯茜•吉利斯说,“当运动员们庆祝成功的时候,他们有能力设法记住或采访到几里之外在劳教所遭受酷刑的法轮功学员和其他维权人士的声音。让他们的声音传出去并不只是作为地球公民的义务,也是在实践真正的奥运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