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善忍美展”在丹麦成功举办(图)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二日】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三日至三十日,“真善忍美术画展”首次在丹麦哥本哈根举办。此次美展由丹麦法轮大法协会和丹麦北欧亚洲艺术协会联合主办,展出画作近二十幅。

“真善忍美术画展”的作品都是由修炼法轮功的艺术家所创作,已经在世界数十个国家和地区巡回展出,震撼各地观众的心灵。这些艺术作品向人们诉说了一个个发生在法轮功修炼者身上的真实故事,表现了大法的美好,以及修炼人面对迫害,坚韧不屈、用生命实践“真善忍”的光辉历程。这次画展首度在丹麦首都亮相,同样也引起了丹麦人民和各国游客的感动和震惊。


凝神观看画作的女孩


看画展的一家人

看完所有画后,许多观众要了解法轮功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大法修炼者面对残酷的迫害仍然那么坚强。许多人默默的走到“立即停止对法轮功迫害的百万征签表”前,慎重的签上自己名字,以表达对停止迫害法轮功的强烈心声。丹麦语的法轮功介绍传单成了人人主动索取的最多的资料。

丹麦人以擅长设计闻名世界,对艺术具有相当理解与鉴赏力。此次“真善忍美术画展”,许多人在观看了画作后,与法轮功学员久久交谈;也有许多观众陆续好多天,连续四、五次反复回到画展前,细细的看画,有的拿出眼镜,仔细阅读每幅画的介绍。许多人一次又一次的再度前来观看。许多人被《天人合一》所展现的,这幅画的作者在打坐时感受到的“真善忍”的意境所打动,感受到修炼法轮大法的美好,许多人当即询问炼功点,表示要去学炼功法。

作品传达的信息太强烈了!

欧勒•彼特森(Ole Petersen)是伊斯兰•伯吕格文化馆的一位工作人员,他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今天在工作时,好多次特意绕道走过这里,只因为我想再多看几眼画,我好像看不够似的。我认为这些画太有价值了,这不只是我主观认为有价值,而是事实如此。这些作品能传递给我这么强烈的信息,那我肯定它们也能影响到其他人。我想说的是,没有能看到这些画作的人真是太可惜了,因为它们是我所见到的最好的艺术作品。”

一位西人久久的站在画作《蒙难在中原》前,他对学员说:“我从这幅画中看到,画上表现了过去、现在和将来。过去,她的丈夫被迫害死;现在,她坐在监狱里死去的丈夫身边,非常伤心;但是,我已经看到她眼中坚毅的决心,我已经看到她将来会怎样,她会继续坚持自己的信仰。”

另一位观众久久沉默凝视着画作《为什么》,舍不得移开视线,画面里,在牢房内,妈妈满身伤痕,躺在地上,被一起关押在牢房里的男孩那眼神……。之后,他要买下这幅画的复制品,要保留起来。

纯真的童心被画作打动

画展也吸引了许多天真、纯洁的孩子前来观看。许多孩子观看着画作不肯离开。一个孩子看了画作《无家可归》,要求妈妈为她买下这幅画的复制品。

《打毒针》是被孩子关注最多的一幅画作。画作中,恶警正往一位女法轮功学员的胳膊上打毒针,她的正气,与那迫害她的恶警满脸猥琐的表情形成强烈对比,孩子们都能够分辨出好与坏。

有一个孩子站在画前,任凭妈妈的催促,仍不愿意离开,并且指着其中一幅幅画,向妈妈问了许多问题。最后妈妈改变了原来要走的初衷,和女儿一起,倾听解说员讲解每幅画作。她说:“也好,让孩子去了解在世界上还有那么黑暗的一面,善良的人们在受迫害。”

从瑞典特地来参与画展导览的学员克里斯蒂娜说:“有一天,一个小女孩站在画作《佛像》前面,看了好一会儿。突然,她指着那幅画说:‘Buddha(佛)!’。”

“我决定把这个不寻常的画展带到课堂上,介绍给我的学生”

安娜•卡伦(Anne Karin)是一位从事艺术教学的小学教师。当她仔细的观看了画展后,在最后一天又回到这里,买了画册和大幅的画作复制品。她说:“因为我自己也是搞艺术的,我感到这里的作品有很高的艺术水平和内涵。我非常欣赏它们。因此我决定把这个不寻常的画展带到课堂上,介绍给我的学生。让他们了解中国真实的现状是怎样的。”她在留言簿中写道:我希望迫害结束的那一天快来到。

拉斯•康瑞森(Lars Konradsen)是一位学习媒体专业的大学生。他几次来到画展,仔细看完每一幅画后说:“我认为这里的每一幅画都带着很强的信息。对我的震动很大。”

当导览向他介绍法轮功真相时,他拿出了录音机把学员讲的内容录了下来。他说,他希望能够在校园里办起一个小小的广播电台来,让大家都能够听到这些事情。他并邀请法轮功学员去学校的公园里,为人们展示功法,让大家有可能了解这个美好的功法。

与大法结缘

克劳斯(Klaus)是一位曾在中国大陆某地担任英语教师工作的丹麦人。偶然的机会让他走进了展厅,观画后,他表示,对看到的这一切,心中的震撼无以言表,因为在中国几年的时间,他从没有听到过这个画展反映的事实。这份冲击力对他实在太大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无法理解为什么在中国时,这些真相他什么都没有听到过!这么残酷的迫害是真的吗??他急切的反复询问着在场的每一位法轮功学员,与一位又一位学员交谈。

现场的法轮功学员告诉他,在中国大陆,人们失去了了解真相的基本权利,整个国家被恶党的谎言机器所毒害着;并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和理解,告诉他大法的美好。经过四个小时,克劳斯明白了真相,他紧紧的握住一位西人学员的手,表示感激不尽;并说,以后还要与大法弟子联系。

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丹麦女士,一幅一幅仔细的观看这些作品;慢慢的,她的眼中噙满了泪水,她摘下了眼镜,不停的擦拭着涌出的泪水。终于,她再也抑制不住,走出展室,坐在外边的凳子上尽情的哭泣起来。等稍微抑制住自己激动的情绪后,她说:这种对人的信仰与精神的摧残太邪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