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外炼功有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三日】记的零八年一月,《明慧周刊》建议有条件的大法弟子走出来到户外炼功,我心情十分激动。之前,我看到别的功法在外边炼功,就经常想我们也应该在户外炼功了。正在这时我看到了同修的建议,而且有的同修已经出来炼功了。可是我出来几次,由于觉的天气冷,早晨三点五十分天也太黑,另外也没有人,那炼功给谁看哪?想着等天气暖和一点再出来炼吧!这一个念头就把自己拖了一个多月。

当后来真的走出来炼功了,我才觉的在户外炼功真是太好了,因为没有了在室内炼功时没睡醒的感觉。当凉风吹在身上,虽然我还觉的有点冷,但却十分清醒,全身轻松,打坐时再也没有不清醒的时候了。

一天早上六点发完正念后,我往窗外一看,片警在我炼功的场地那走来走去,象在查看什么。我心想是不是有不明真相的人打了黑报告了?并且也把此情况和协调人说了。最后,我决定发正念清除操控片警的旧势力和黑手烂鬼,清除他思想中一切不好的思想观念,我炼功完全符合常人社会的状态,只是利用一下大自然这个最好的环境。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因为我们的功炼的很大,等于炼的是整个宇宙。”我们炼的是这么大的一个法,为什么就不能堂堂正正的在户外炼呢?其它功法可以练,我们为什么就不能炼?大自然不就是为大法弟子存在的吗?究竟是什么观念在阻碍着我们啊?是不是我们在潜意识中还承认着旧势力的迫害?那么明慧提出我们心系众生,为救度众生我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我们炼的是宇宙的大法,这么正的大法,这么好的大法,为什么不给他一个堂堂正正的位置呢?

想到这些,我的心定下来了。为了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清除我空间场范围内所有众生不正确的观念、不好的思想,我于四月一日又堂堂正正的走出来炼功了,并一直坚持到现在。

当然出来炼功也有阻力。丈夫一看我找炼功的坐垫,就问我干啥?我说出去炼功。他立即指责我没事找事,我告诉他出去炼功没事,其它功法可以练,我们也可以炼,大自然不就是为人所用的吗?当他熟睡时,我就出去炼功了。结果回来后他就冲我发火,我没和他计较,时间一长,他也就不再管我了。另一方面,我自己炼功时也老返出一些不好的念头,比如一旦警察站在我面前怎么办?然后自己就想如何求师父加持自己,利用师父赋予我们的佛法神通制止他们,救度众生,后来还和身边的同修说,让他们帮我发正念,不允许旧势力的黑手烂鬼干扰我炼功。

随着炼功时间的延续,我慢慢体会到,只要自己正念想问题,其它的一切师父早就安排好了。比如刚开始打坐的头几天,各种小虫、蚂蚁在我身边、坐垫上下爬来爬去,密密麻麻、数不胜数。可没几天就什么都不见了,周围什么嘈杂的声音也没有。我知道师父就在自己身边,天黑也不怕,什么也伤害不到自己。而且我还悟到:炼功时只是认认真真的炼,因为我们炼功不只是在锻炼身体,而是代表着法轮大法,自己的一切行为都是在证实法,是让世人了解大法,看到大法的美好。

由于严格要求自己,有练其它功法的人说:“你怎么坚持的这么好?”同时还鼓励我继续坚持下去,附近种菜的人也说:“大姐,我欢迎你在这炼功。”

2008年7月10日,本小区的同修被恶警抓捕,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这时有几个同修出于关心,让我暂时别出去了。我非常感激同修的关心和爱护,那么究竟还出不出去炼呢?经过了一番思想斗争并用法理来衡量,我决定还是得在外面炼。我想同修被抓,如果我不出去了,常人就会说我们害怕了,会给大法带来不正确的看法,所以我仍然一天不落的在户外炼功,结果什么危险也没有。

经过这140多天在户外炼功,我修去了很多执着心,特别是现在蚊虫多,炼功时蚊虫叮咬的心很难受,还有各种生命体在身体上的反应等等。克服这些都增强了我战胜困难的勇气、信心和毅力,同时也使我更深刻的明白了师父在《在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中说的:“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我们在户外炼功是符合常人状态的,所以同修如果有条件的话,就走出来在自家房前屋后炼功吧!但一定要把心摆正,我们就是证实大法,不会有任何危险的。我们是大法弟子,是走在神路上的人,更何况我们还有师父的呵护!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坚信师父,坚信法,一切按法的要求做,就没有我们做不到的。

由于层次有限,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