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鹤岗市吴美艳被迫害致死(图)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四日】由于奥运,黑龙江省鹤岗市邪党操控警察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迫害,按照这九年所造的黑名单,一个不落的对当地法轮功学员一次又一次的骚扰,恐吓和绑架。2008年8月19日,法轮功学员吴美艳在邪党长期的迫害中含冤离世,她的76岁母亲仍然在恶警的绑架关押之中。她的丈夫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监狱已经近七年,至今还不知道妻子已离开人世。


吴美艳被迫害前的照片


吴美艳被迫害后的照片

吴美艳曾经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受三年迫害,入狱之前体重130多斤;出狱时她的体重不到百斤,呼吸困难,瘦骨嶙峋,家人把她送医院体检,诊断为只剩一个肺叶,而且还有两个空洞。懂医学的人都知道肺剩一叶了还有空洞,这人已经忍受了多大、多长时间的痛苦煎熬啊?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既不给她诊治、也不提前释放她,直到期满,人也不行了,才释放她。当时各个医院看后都不收,并且说“人都这样了,还住什么院哪?回去吧。”

吴美艳是鹤岗市十三厂档案室的档案员,一九九四年她的妹妹幸遇一老年大法弟子在看《转法轮》,就问这位大法弟子是法律的书吗?这位大法弟子告诉她是大法的书,是一本修炼的书,临别时将书送给了她。妹妹看了《转法轮》觉得讲的很好,特别是讲“真、善、忍”让人做好人,回家后就把《转法轮》给吴美艳看。当时吴美艳正值口腔溃疡,被诊断为口腔癌,吴美艳得到《转法轮》这本书还没看完,口腔溃烂竟奇迹般的好了。大法的神奇功效使她欣喜,吴美艳找到了炼功点,从此她走上了法轮大法的修炼之路。

修炼《法轮功》以后,吴美艳不只是身体好了,在单位、在家庭等方面以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吴美艳在十三厂被多次评为劳动模范、先进工作者,在家庭、在单位和邻里她的口碑都很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了全国性的铺天盖地的镇压法轮功,无数无辜的好人被迫害,多少个幸福的家庭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2000年2月5日至2000年9月11日,吴美艳被非法关押在鹤岗市第一看守所。

2002年4月21日吴美艳再次被绑架,并劫持到鹤岗市第二看守所非法迫害。大约在5月份,鹤岗市第二看守所用80公分长的死头支棍(大铁棍子)把50名左右的女大法弟子给砸上支棍,然后把两手用手铐铐上,再用一个铁铐子铐在脚脖子上。让人起不来,趴不下,两腿大劈胯,然后让看守所里的在押人员看着。大法弟子被扣在地上,并且黑天、白天不许闭眼,稍一闭眼,在押犯就拿着鞋底子、凉水、板条子对着大法学员的脸、身上狠劲的打。第二看守所都是男干警,监舍一边一个监控器,自从戴上支棍子就不给拿下,无论吃饭、上厕所,都不给打开。吃饭让别人拿来趴在地上吃,上厕所得3个人先拽起来。无论大便、小便、来例假都得别人侍候,好几个人的臀部被泡烂了,严重的臀部烂了3大块,脓血模糊。吴美艳被他们放开时,头脑不清醒,臀部上一直留有斑痕。

二零零二年,吴美艳的丈夫(大法弟子)因插播法轮功真相,被邪党非法判重刑九年,吴美艳被非法判三年。吴美艳的丈夫被关押在佳木斯监狱,吴美艳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在三年的哈尔滨女子监狱中,吴美艳受尽了非人的折磨,世人想象不出那里对大法弟子的精神摧残与肉体折磨的程度。2003年9月在八监区,大法弟子集体炼功抗议迫害,被五花大绑至床头,坐在地上,大队长张春华带头穿着高跟鞋踢脸、踩脚、踢全身,一些凶狠成性的犯人更加肆无忌惮地对大法弟子拳脚相加。大法弟子被强制在地上坐了两天后,也就是9月8号,由狱长亲自组织四大科室——狱侦、狱政、生活、卫生直接参与,恶警们将大法学员骗至男犯楼前一块空地,40多名干警及犯人手里分别拿着警棍、电棍、铐子、棍棒、竹条、小白龙(塑料管子)、半装矿泉水瓶等围成一圈,强迫学员在圈内跑,跑到谁那谁就打一下,跑慢了挨的打就多。不管老的少的,有病没病的,无一例外。卫生科就在一旁等候,随时将倒下的人灌药,再跑,不行再灌。跑不动的就抱头罚蹲,电、打、开飞机(头触膝蹶着)。就这样白天连续不断地打、电、蹲、跑,还不给水喝,不让吃饱;到了晚上,犯人叫过“鬼门关”,几名丧心病狂的犯人在恶警的怂恿下挖空心思地想出一些恶毒下流的招数,如为了不让学员闭眼,用牙签支眼皮,用针管往眼里刺水,用针扎脚背、脚掌心和脚趾,用木板打脸、打嘴,打脚背、脚心。为了打人方便,他们还找来一根两米多长的竹竿,坐在那不用动地方,想打谁就打,专往头上脸上打,这个竹竿还成了干警桂娜娜的专项工具。就这样持续了11天,吴美艳等大法学员被摧残的说上了胡话。

2004年3月10日,大法弟子不穿囚服抗议非法关小号,恶警张春华从车间带回监舍20多名犯人,犯人宋丽波(服务监区)、赵艳华、刘丽(出监)、朱玉红(出监)带头扒光大法弟子的上衣、胸罩,哈哈大笑。当时受此侮辱的大法弟子有吴美艳、倪淑芝、周春芝、高秀芳、马淑华等二十人左右。女监利用医疗手段野蛮灌食迫害,吴美艳被齐头管子插胃部出血,咳嗽带血,骨瘦如柴,一直到出监。

三年的监狱生活,哪还有家了?吴美艳的丈夫被非法关押在监狱,16岁的孩子不能独立生活被好心的亲戚接走,家产都被偷光,房子因长期无人居住,无钱无力维修而低价卖掉。远在他乡的妹妹得知情况后,急急赶回家,把奄奄一息的姐姐接走了,妹妹说:“姐姐的口腔癌是炼《法轮功》炼好的,姐姐一定还会好起来”。八个月后,吴美艳真的好转了,体重升至100斤,精神状态也好了。这样吴美艳又回到了家乡鹤岗。

由于奥运,邪党要搞面子工程,鹤岗的警察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迫害,对所有在册的大法弟子一个不落的一次又一次不断的骚扰,恐吓和绑架,吴美艳也未能幸免。她76岁的老母亲在家又被邪党警察绑架、非法抄家。说是抄家,实际上就是抢劫,将所有他们认为有用的物品(不管是否与修炼有关的)全部抄走,家里一片狼藉。恶党至今不放老人,理由就是:1、家里有大法的书籍,2、说还在炼功就是犯法。用警察的话说“上头不让炼你就不能炼,炼就犯法”(这就是目前中共邪党执政下的法律)。

吴美艳在自己被骚扰、恐吓后;精神几乎崩溃了,多方求人想见丈夫一面,无奈中共以“奥运安全”为借口,佳木斯监狱不让见。吴美艳在自己没有生活来源,丈夫长期被非法关押,母亲又被绑架、抄家等来自多方面的经济、生活、精神等压力下,身体再次出现危机,经医院抢救无效,于2008年8月19日含冤离世。

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之后,七月二十日大迫害开始之前,在黑龙江省各地还只是限制大规模集体炼功之时,鹤岗地区邪党政府人员们就已经在法轮功学员的炼功场地,采用高压水龙头驱散的手段来干扰炼功者;七月二十日迫害开始后,迫害的手段就更加残忍。零二年五月二十日因电视插播大法真相,鹤岗邪党不法人员们开始了地毯式的非法抓捕,那一次几乎所有在恶党黑名单上的法轮功学员都被绑架抄家,大约六百多人被绑架,邪党操控法院起诉三十多人,其中有十几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目前又有几十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仅六七十岁的老年大法弟子就有十几人。

紧急呼吁国际社会各国政府和各界正义人士,密切关注中共长达九年之久的对法轮功信仰团体的迫害,尽早结束迫害。

鹤岗市公安局总机;0468—3345377 0468—3340600
兴山公安分局;0468—3524110
兴山区岭南派出所;0468—3527201
兴山区岭南派出所所长杨峰;13394685000 0468—6691668
0468—3523232
河东派出所  参与人;袁军
鹤岗市第二看守所所长;0468—3400001
鹤岗市第二看守所副所长;0468—3400006
鹤岗市第二看守所副所长;0468—3400003
鹤岗市第二看守所指导员;0468—3400004
鹤岗市第二看守所传真室;0468—3400008
鹤岗市第二看守所监号值班室;0468—3400009

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单位及个人部份资料如下:
兴安区区长:刘春波
兴安公安分局: 电话: (0468-3626991)
兴安公安分局局长:孟二宝
兴安公安分局副局长:徐×× 电话:(13904882330)
新建路派出所所长:李道祥 电话:(13304686667)
副所长;王金城 (0468-6640881)
片警(外勤):于涛 (0468-6671963)
马庆东 (0468-6666651)
阎明军 (0468-6660828)
李佳龙 (13946780106)
刘宝利 (13945758236)
魏显峰 (0468-6699291)
曲建军 (13846839687)
杨剑峰 (0468-6709299)
王宽 (0468-6678110)
魏茂奎 (04686673065)
兴安路派出所所长:段经义 电话(13359979177)
副所长:徐玉亭 (0468-6660852)
指导员:张岩 (13314685118)
片警(外勤):黎光启 (13945762962)
吴汶冲 (13945759900)
魏学忠 (0468-6766677)
王晓东 (15846889988)
赵保东
关向阳 (13351945488)
潘家利 (0468-6641789)
陈首杰 (0468-6855755)
董彬彬 (0468-6886855)
李学军 (13314683508)
刘吉君 (15824686567)
宁发财 (0468-6654504)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24/1846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