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属于每一个人(图)

专访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四日】(明慧记者华清悉尼采访报导)“血腥的活摘器官--关于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调查报告”(即“调查报告”)作者之一,加拿大独立调查员、国际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应邀参加了二零零八年八月在悉尼举办的世界器官移植大会,并向与会的四千多名医学界精英介绍了“调查报告”和调查的最新进展情况。此“调查报告”被输入了大会的信息系统供与会者在会议期间查阅。


加拿大独立调查员、国际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

在澳期间,麦塔斯先生还访问了墨尔本、黄金海岸等地并做了多次演讲和研讨,受到了与会者及各界人士的支持和关注,同时引起了澳洲SBS电视台、ABC电台等多家重要媒体的关注和报道。明慧记者也就澳洲之行对麦塔斯先生做了专访。

麦塔斯先生告诉记者说,“我希望看到在中国不再有活体摘取器官的行为,我希望结束(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我希望看到中国尊重人权、享有民主自由。但我最迫切希望看到的是结束对在中国的对法轮功学员的活体器官摘取。此次澳洲之行的努力虽然还不能达成这个结果,但绝对有所帮助。”

* 揭露中共的罪行

麦塔斯先生在“世界器官移植大会”期间做了数次演讲,会见了各界人士,并受到媒体的关注。在过程中他也遇到一些困难,因为中共一直在企图阻挠真相的传播并妄图取消相关的研讨会。麦塔斯先生对此的态度是,当中共游说一个地方取消活动,他通常就会去找到另一个会场,揭露中共的破坏行径,使人们知道它们的所作所为。麦塔斯先生还会尽量在下一个演讲中公开揭露中共的破坏。

“面对中共试图阻止人们来出席我们的研讨会,我认为只有一个有效的方法去克服它,就是持续的尽我所能公开演讲。每次我们多参加一次研讨会,多演讲一次或多访问一个国家,我俩(我和大卫•乔高先生)都会得到新的证据和新的同盟。在这次访澳期间,我碰到了几个对我在完善报告时会有帮助的人士,他们可以在不同方面给予我帮助,诸如此类的帮助累积到一定时间后会显示出非凡的成效。”麦塔斯先生说。

麦塔斯说,对于他和乔高的调查报告,“中共当局常常给出很多愚蠢而无聊的回应。它们不讨论报告所涉及的实质问题,而是编造谎言,然后再表示它们不同意它们编造出来的事情。虽然这种愚蠢的回应很容易对付,但这让我们之间很难沟通。我们指出一件事情,它们却表示不同意另一件我们根本没提到的事。”

对于中共的抵赖的反面宣传,麦塔斯先生说:“在我的演讲中我就直接使用它们的材料,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一段时间以后,我看到此类方法所带来的有效的好结果。譬如,中共的最初回应是空洞的抨击,一段时间以后它们有了一些具体内容的回应。对我们来说具体内容比那些空洞的滥词容易去回应。如果它们的回应是那种愚蠢的说法:‘你不是中国的朋友。’我可以回应:‘我是中国的朋友。’那会迂回无尽下去。但当我们引证‘施彬义说了什么’时,它们回应给我说‘施彬义没说这个’,然后我们可以回过来反证:‘看,这就是证据,在什么地方他说了那些。’对于这些非常特定的证据我们已经做到了相当详细的程度。我们将这些公布于众。中共试图反驳使之免罪,但是实质结果是它越描越黑,更加证实了调查报告的真实性。”

麦塔斯先生认为,人们对人权问题的漠不关心是造成人权问题改善受阻的原因。各种因素导致许多人无法加入倡导人权的行列。但是,如果民众不参与进来,人权倡导将不会有效的起作用。“我认为,中共不会因为我和大卫•乔高先生对这事(活摘器官)的关注和写了调查报告就去结束迫害。只有当足够的公众群体站出来对这个迫害表示关注时,这个迫害才终将被制止;当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丑行在社会上曝光时,这个迫害才终将被制止。我们在克服民众的漠然的问题上做了许多的努力,如开研讨会及向媒体曝光等。我们将继续捍卫人权,继续揭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直到这个问题得到彻底解决为止。”

* 每个人都应该采取积极行动,维护和支持人权

“我很感激那些为了人权问题而努力的人。很明显,只有所有的人都通过各种方式去努力,不管你做到了什么程度或参与到哪个层面,你都可以去做得更多更有效。众志成城,这就是最有效的办法。”麦塔斯先生说。

对于那些还没有积极参与倡导人权的人们,麦塔斯先生建议,“我希望他们能参与进来。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定的方法来参与。只要你想帮助,任何方法都可以。你可以去见你的议员;给报社编辑写信;在征签信上签名;参与写调查报告;你也可以用最简单的方法去和你周围的人谈关于正在中国发生的事。帮助让世人醒悟,良知复苏。当人权发生问题时,什么是最重要的?通常情况来说,人权事宜是不属于任何政府、组织和机构的。如果人权要改善,我觉得我们每个人都应该采取积极行动,去维护和支持人权。很重要的一点是你一定要参与进来。”

最后,麦塔斯先生想告诉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我希望他们知道,我们正在尽我们的最大能力。我愿我们能努力为你们做更多的帮助。我们对你们正在面对的困境很了解,也很同情。我希望你们知道,人们没有对你们的处境冷漠和不关心,他们正在以最大的努力来减轻你们的痛苦。并希望在不久的一天,结束中共对你们的迫害。”

关于麦塔斯先生:

大卫.麦塔斯先生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和牛津大学两所世界顶尖学府,现任加拿大温尼伯私人移民、难民和人权律师执行官。他有八本专著,曾在加拿大最高法院为多宗国际组织的人权案件进行辩护,他拥有自己的律师楼。在二零零七年加拿大律师协会(CBA)法律年会上,麦塔斯先生在卡尔加里Telus会议中心接受了加拿大最高法院法官因.宾尼(Ian Binnie)亲手颁发与他的、加拿大律师协会颁发的年度塔尔诺波尔斯基(Tarnopolsky)人权奖。此奖表彰他在加拿大和国际人权事业方面作出的杰出贡献。塔尔诺波尔斯基人权奖,全称The Walter S. Tarnopolsky人权奖,是加拿大律师协会授予那些为国际人权事业作出特殊贡献的加拿大公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