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清梅九死一生再遭冤狱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四日】山东省潍坊安丘市石堆镇大下坡村法轮功学员刘清梅(女,五十岁)坚持信仰“真、善、忍”法轮大法做好人,多次被非法骚扰、非法抄家、勒索、绑架、非法关押、奴役、酷刑、强制洗脑、冤狱(零二年底被恶党非法判刑12年)及株连亲属,被酷刑折磨的九死一生,2008年三月一日在家再次被绑架,七月份证实已被劫持到济南监狱。

刘清梅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在修炼前身患多种疾病:慢性胆囊炎、胃炎、十二指肠球炎等病。中西药吃了不少,不管用,严重时挂吊瓶输液,整天肚子疼,真是生不如死、苦不堪言。修炼法轮功后,她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快乐和幸福,是大法、是法轮功师父救了她的命。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党及江氏流氓集团出于妒忌,容不下做好人的人,开始对法轮功进行非法镇压、迫害。

以下是刘清梅九年来被中共邪党恶徒迫害的部份情况。

◇二零零零年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五日,刘清梅第一次进京为法轮功上访,至潍坊火车站时被邪党警察绑架到火车站派出所,恶警凶狠的用电棍电她的手和腿。之后被安丘恶警非法拉回当地、非法拘留。在拘留所里因和大法弟子们集体炼功,遭刘姓恶警用水管子往身上喷水迫害,有的大法弟子衣服全被湿透了、冻的抖成一团。邪党恶警还不罢休,一姓周的恶警气势汹汹的将她们三个大法弟子带出监室,逼迫坐在地上,两腿伸直,两手把住脚尖。她们抗议这种非法迫害,周恶警就用电棍电她们的头、脖子、手、腿,最后把她们用链子固定在楼梯上,使双脚刚刚着地,折磨了她们一个多小时才把她们放下来。她们被迫绝食八天,才放她们回家。

五月份,刘清梅再次进京上访,被安丘专门驻京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绑架,恶警向家人勒索钱财共计四千三百元,并时常到她家非法骚扰、恐吓,致使全家人整天提心吊胆,家人因害怕受株连迫害及谎言蒙蔽的毒害,逼迫她放弃修炼,她被迫流离失所。

年底,她和几个大法弟子再次进京上访,至潍坊火车站时被绑架,安丘政保科科长程淑平把她们双手铐起来拉回了安丘。恶警李升华在非法审问刘清梅时,把她的双手铐起来,强制她坐在地上,用扫帚没头没脸的毒打她,直到把笤帚打碎了才罢休。在看守所里,刘清梅抗议对她的非法关押,恶警马希彦就给她砸上了大镣——这可是连死刑犯都很少戴的,足有三十斤重。她被铐着大镣折磨了五天五夜,刑事犯人看到她的手和脚都肿起来了,求情,才给她砸下大镣。刘清梅被恶警迫害的身体极度虚弱、随时会有生命危险时,才把她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

二零零一年七月份,刘清梅给贾戈新村村西架设通讯电缆的士兵讲真相,发真相资料,他们都很高兴的接过大法真相资料,被受恶党毒害欺骗的连长将她告密到贾戈派出所。在派出所里,恶警问她资料来源,她不回答,恶警贾在军就用脚猛踹她的肩膀。之后将她关进看守所,锁在铁椅子上。她绝食抵制非法迫害,恶警就伙同市人民医院的护士给她暴力灌食。恶警为了加重折磨她,公安局副局长宋云清指使不要把管子拔出来,一直留在胃里,使她感觉非常难受。灌食时,恶人们指使刑事犯人狠劲向后拽着她的头发,将脖子担在铁椅子后背上,脸朝上,两手铐在铁椅子两边、呼吸困难、几乎窒息,随时都有被夺走生命的危险,但邪党恶徒不管这些,折磨了她一个多小时才罢休。这样连续迫害了她五天,她被迫害的非常虚弱、血压升高、快不行了时恶警将放她回家。

◇二零零二年

二零零二年元月份,刘清梅被潍坊高新开发区派出所恶警绑架,恶警企图把她的一只手从肩头扭过去,另一只手从身后扭过去铐在一起(这叫“大背铐”),四五个恶警把她按在了地上,扭胳膊的,摁头的,有的用膝盖跪住她双腿,折磨了半天也没得逞,只好气急败坏的把她的双手反铐着。

一天一夜后,安丘恶警李升华、贾在军提着反铐的手铐将她塞进警车拉回了安丘看守所。由于她的身体被恶警们迫害的很虚弱,看守所不敢收,她被铐在看守所办公室的铁椅子上,由住地派出所的警察看守着。她再次绝食抵制这种非法迫害,看守所的恶警就指使刑事犯人李宏民(音)对她强行灌食,不知灌的是什么,她都呕吐,石碓派出所的恶警任增才(已调离)狠毒的用巴掌没头没脸的毒打,边打边骂“叫你吐”。

两天后,刘清梅被石碓派出所拉回关进石碓医院强行打针灌食迫害,她坚决抵制,把针管和食管拔出,要求无罪放人,恶警韩文彬把她的双手铐在床两边,用扫帚毒打,被医院的护士制止。

石碓派出所伙同石碓医院给她强行打针灌食迫害,打上针后刘清梅觉的浑身上下如同刀绞般难受,她拼命抵抗,拔下针头,恶警韩文彬看到后就魔性大发,为防止其它房间的护士和病人听见,把门关上,用一块大木板狠命的毒打刘清梅的腿和臀部,都打成了紫黑色。钻心的疼痛使她很长时间不敢翻身、不敢动。

邪党恶人们就这样折磨了她二十一天,她的身体被迫害的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时将她放回家,但恶警并没有放弃对她的迫害,第二天派出所所长杨旭东(已调离)带领一名恶警到刘清梅家恐吓、骚扰,她为躲避迫害再次流离失所。

刘清梅在长期的流离失所中非常想念孩子。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六日星期天,她好不容易和孩子团聚了,晚上十点左右她和女儿正在睡觉,石碓派出所恶警韩文彬带着几名恶警非法翻墙闯入她家,砸碎房门玻璃,闯进屋里把她绑架进警车,恶警韩文彬叫司机打开警笛并叫嚣“明目张胆的抓”。石碓派出所所长李景波(现已调任安丘拘留所)又带着几名恶警连夜抄了她的家,把她的女儿吓的直哆嗦,家中家具被撬开,翻了个底朝天。恶警见没搜到大钱,又要搜她的身,遭到她的严词拒绝后,恶警们又气急败坏的铐着她塞进警车,送往安丘看守所,一路上恶警李升华狂妄的叫嚣要活埋刘清梅,只是没找着合适的地方。

由于邪恶的连续迫害,刘清梅的身体很虚弱,看守所拒收,而恶警李升华上蹿下跳硬是把她关进看守所。刘清梅在看守所绝食抗议恶警们的绑架、非法抄家、非法关押,狱医张元亭就把她铐在铁椅子上,唆使刑事犯人李宏民(音)强行给她灌食。刘清梅被折磨了二十一天后,人已昏迷不醒,奄奄一息,邪恶这才放她回家。

十月二十八日晚八点左右,刘清梅在大法弟子住处被李升华、贾在军领着七八个恶警绑架、关进看守所,并向家人勒索钱财。其中:一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三十五天后,家人被迫交五千元钱才放人,但接着又被绑架到潍坊洗脑班强行“转化”;另一大法弟子被关押四十多天后,家人好不容易凑足三万元钱交上,放人后同样被绑架到洗脑班强行“转化”;刘清梅家早已被恶人洗劫一空,遭长期非法关押,她绝食抗议,狱医张元亭就唆使犯人毒打她,犯人李宏民给她灌食,一日三次灌,一日三次插管子,狱医张元亭唆使犯人嚼馒头给她吃,将她铐在铁椅子上,五、六个犯人,有扯头发的,有按胳膊的,将她的脖子担在铁椅子的后背上,再把椅子后仰,有的往她嘴里灌水,有的往她嘴里抹嚼了的馒头,她紧闭着嘴巴,水和馒头一齐灌下,呛的她几乎窒息;恶警们这样折磨了她两次。

还有一次她紧闭着嘴巴,恶警马希彦就用铐子撬她的嘴撬开后狠毒的捅牙龈,牙龈都成紫黑色,她坚持绝食二十多天后,狱医张元亭又唆使犯人李宏民(音)用棒子把她的双手反铐上(比手铐厉害的多),白天晚上都铐着,晚上睡觉只能趴着,肩背剧烈的疼痛,似要把肩膀卸下来似的,疼的她睡不着觉,就这样铐了她九天九夜。恶人把棒子摘下来,就拿来所谓的“批捕书”叫她签字,她义正词严的说:“我修大法无罪,坚决不签!”中共所谓的“法律”成了恶警们耍流氓的依据和借口。

◇二零零三年

刘清梅被非法关押三个月后,零三年的大年快要到了,她在监室里对着看守所的大队长潘其录说:“无条件放我回家,我的孩子还等着我回家一起过年。” 潘其录非但不放,还唆使狱警给她砸上手铐和脚镣,并锁在铁椅子上五天五夜。

她的腿脚都肿的很厉害,上厕所都不能走路,恶警才将她放下来,但仍戴着手铐和脚镣,被关进监室二十多天。刘清梅的身体已被恶警们迫害得极度虚弱,戴着大镣坐又坐不起来,只能躺着。

就是这样,邪党恶警们还把她抬着去参加非法“开庭”,被非法判十二年,叫她签字,她说:“修大法无罪,修真善忍无罪,坚决不签字!”一恶警说:“不签也生效”。在共产邪党眼里法律已成为游戏人民的工具而已。二十天后,看守所的所长潘其录、狱医张元亭、狱警游芳把她送往济南女子监狱,由于一百六十多天的残酷迫害,她的身体出现严重的血压升高,非常危险,济南监狱拒收,恶警们只好把她送回家。

◇二零零四年

二零零四年三月一天晚上九点左右,天下着小雪,石碓镇派出所恶警伙同大下坡村支书韩会文,来到刘清梅家骗她开门,她没有上当,并成功走脱。

第二天恶警见她家没有动静,派出所伙同镇政府调来三辆车十九个人,包围了她家,在家人不在家的情况下恶人翻墙而入闯入家中行恶,撬开门锁,大肆抄家。

事隔三、四天,邪党恶人在光天化日之下再次非法抄家,家里的钱财、吃的、用的都洗劫一空,院子里一堆埋萝卜用的土恶人也翻一翻。刘清梅又一次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六年

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三日傍晚,刘清梅在家正洗头,石碓镇派出所的恶警静静敲门,并叫“大娘开门”,她误认为是邻居家的女孩,把门打开后,恶警韩文彬、党上史、刘桂涛、韩静静如豺狼一般,二话不说绑架她就走,她说:“我没犯法,凭什么绑架我?”恶警们一句话也不说,她就喊“法轮大法好!”几个恶警用力跺她的脚趾头,踩得血肉模糊,一个月后趾盖整个脱落下来。

恶警们把刘清梅铐上塞进一辆黑色轿车里,她继续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党上史就用喷着蓝色火苗的电棍威胁她,随后,恶警韩文彬又抄了她的家。到了派出所,所长杨海涛问:“搜彻底了吗?”韩文彬回答“不彻底”,所长杨海涛又带韩文彬、刘桂涛等一行四人连夜去她家抢劫。这次去时通知了村支书韩会文,韩会文又指使村主任韩建武亲自带领去搜家。在她家无人在家的情况下打开门锁,任意的翻箱倒柜,把大衣橱、沙发底下、床底下翻了个底朝天,家中能吃的能用的东西又被它们洗劫一空,抢的比土匪还干净,还明目张胆,不怪人们说:过去的土匪在深山,现在的土匪在公安……。

刘清梅又被非法关进看守所,她绝食抗议这种无法无天的邪恶迫害,狱医张元亭又唆使刑事犯人将她双手反铐在铁椅子上插管灌食,管子不拔出来用胶布粘在头上,天热流汗粘不住管子被她用膝盖拔了下来,这时犯人付宇航私自给她插管,插到气管里使她差点窒息。

刘清梅被铐了三天三夜,刘清梅的腿、脚、手都肿起来了,手肿的像面包似的,狱医才把她从铁椅子上放下来。双手铐在背后,这样反复铐了她两次,她又开始吃饭了,十几天后,邪教大队无任何理由,由狱医张元亭、女狱警刘秀霞、孟凡丽把她非法送往济南女子监狱,因高血压、心脏病、冠心病,济南女监狱不收。恶人们看她生命出现危险,怕承担责任,就把她送回了家。

◇二零零八年

二零零八年三月一日上午,刘清梅在家再次被石堆镇派出所恶警绑架、关押在安丘市看守所,被恶警李升华等迫害致很严重后,七月份已劫持到济南监狱,企图加重迫害。

正告邪党恶人:天要灭中共,我们不愿看到你与中共一起遭殃。为了自己和家人,立即停止行恶,无条件全部释放所有被绑架、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呼吁社会各界正义善良人士伸出援手,维护正义;揭露、曝光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恶行及家人相关信息,共同制止这场非法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