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困境面前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五日】办公室有一位大姐家里曾经盛开过优昙婆罗花,她还曾经在电视上见过一次,我也拿来给她看过,算起来,她是见过三次的人了。她中年丧夫,自己独立支持把女儿带大,在常人中是不错的人,因此才有缘得见优昙婆罗花。

我从一开始就讲给她三退保平安的事,她对我说:她是个很固执的人,也知道邪党不好,但一家人都是党员,就这样吧。再讲下去,她就更不相信。其实她对邪党还抱有幻想,地震之后,对胡温的表现赞不绝口,并且说跟着这样的领导走下去。震后,我们这儿有一对新婚夫妇死于泥石流,可是当我借此事劝三退时,她却冷着脸,扭身走了。有一段时间,我感觉只要是我和她单独在办公室,她总是很快离开。我就找机会说,她也很敏感,只是不信。

何止是对她而已,我感到我正陷入困境。在同事中讲真相,同事当面说的很好,背后却说我“迷的太深”,还叫别人不听。这是辗转到了同修的耳朵里、同修告诉我的。

背法中,深挖自己的执著,逐渐发现自己的私心、显示心、争斗心、求心,哪一颗心都是一堵墙,挡着前進的路。讲真相时,有强烈的显示心,甚至是卖弄自己那一点“学识”。有一次和一个高中的女教师攀谈,滔滔不绝,结果,她只惊讶于我的年轻与思想,最后也没退。回来后,我没向内找,反而对她夸我的话沾沾自喜,还抱怨对方悟性太差。

怨心也很突出。同修告诉我同事背后的说法,我也没向内找,第一念是抱怨同修,“如果你们都来讲真相,我的压力就小了。只有我一个人讲,就会显的很单薄呀”等等。由于基点不对,自我太重,讲真相时,常人感觉不到慈悲的力量,甚至认为你是在发泄自己的不满。

由于学法不够,后天形成的种种观念、陋习,紧紧束缚着我,和真善忍的宇宙特性隔开了。讲真相时,有些常人的说法,知道不对,却不能很好的引导他接近真理。四川大地震后,常人中有一种及时行乐的说法,我听到最后,才说出一句“上天护佑善良人,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可保平安。”虽然日日学法,在法理上还是有模糊的地方,不透彻。

修炼多年,心还是容易被常人所带动。看到大法弟子受魔难的文章,我就痛哭失声,联想到我受迫害时常人的表现,有时甚至冒出“我一个都不救度”的邪念,但很快又否定这种想法,心里也明白,别看他们现在这样,假如我不说,他们可能真的失去被救度的机会。

争斗心也很强。一讲真相,心里就做好准备如何反驳别人的话;遇到很顺利的情况,反而有一拳打空的感觉,其实这也是在求了。

在救人的事上,还是不能太执著。修炼就是修心性,真正纯净的达到“真、善、忍”在不同层次上对我们的要求,才能更好的救人。这是我最近的一点体会。恳请师父和同修慈悲指正。先合十谢过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