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胡和平被迫害致死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六日】我丈夫胡和平,家住岳阳市洛王。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无辜被迫害六次,于2008年8月7日午夜零点45分被迫害致死,享年54岁。

胡和平,平县余坪乡道周村人1954年出生(正逢大水之年),家中贫寒,上面已有四个姐姐,只有父亲一个劳动力,缺食少衣、饥寒交迫。胡和平无钱读书,十几岁就出去学手艺(油漆工),天寒地冻、三伏酷暑,都在外打工,就连过年都要做到二十八、九才能回家。二十五岁结婚,生育了三个儿女。为了养家糊口,抚养孩子,他更是含辛茹苦,省吃俭用,送他们读书,两个大学毕业,一个高中毕业。因为长期劳累,做油漆活,接触有毒物资,胡和平患有支气管炎,长期咳嗽。

1997年胡和平学炼法轮功后,身体好了,脾气更好了,孝敬父母,疼爱妻儿,邻里和睦。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在利益上不争不斗,对人忠诚老实,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慈悲的对待一切众生。他是父母的好儿子,是孩子的好父亲,是姐妹的好兄弟,是我的好丈夫。家中虽然贫穷,五口之家其乐融融。特别是1998年2月份,我与丈夫坐摩托车出去做活,被一辆货车将我俩撞倒,他的锁骨被撞断。俗话说,伤筋断骨一百天,而他仅一个月的时间就恢复如初。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也更坚定了他修炼法轮大法的决心。

可是,好景不长,1999年由于江氏小人的妒嫉,对法轮功发动了一场史无前例的镇压。“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三个月消灭法轮功”……九年来,胡和平和所有的大法弟子一样承受这不白之冤,遭受了残酷迫害,直至迫害致死。我们的家庭经历了重重魔难,承受了非人的打击,生离死别、支离破碎。

1999年8月份,胡和平去北京,为了告诉中央领导人一句实话:“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他被非法关押在岳阳市湖滨拘留所一个月。

1999年腊月,胡和平在家,被洛王派出所所长打电话叫去,非法关押在岳阳市看守所一个月,遭到五花大绑、灌食等迫害。2000年正月,胡和平第二次去北京上访,在信访办被非法抓捕。非法关押在岳阳市妇教所45天。

2001年腊月二十左右,胡和平被迫流离失所。三年有家不能归,三个儿女见不到父亲,连高堂父母逝世,作为唯一的儿子也无法前去尽孝,使父母死不瞑目。

2003年3月12日,胡和平在华容被特务刘红文告密而被非法抓捕后,送长沙新开铺劳教所迫害。被长沙新开铺劳教所注射毒针三次(恶警说:你不写三书、不转化,那你回去就咳、咳、咳吧。)打针后,昼夜咳嗽不止,严重到吐血。新开铺劳教所恶警何君指示夹控犯人黄X军用鞋底抽打他,还连续七天七夜不让他睡觉,强迫他面墙站立。胡和平也曾因看经文,被以严重违纪为名加教二十天并顺延八天。2004年底从劳教所回家后,经过炼功,身体恢复很快。

2008年3月18日上午9时左右,胡和平被洛王办事处李勇飞(音)、洛王社区张亦飞(音)、洛王派出所鲁然等六、七人强行带到洛王派出所。下午两左右被带到洞庭宾馆非法审讯一天一夜。十九日送岳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这次被非法关押受到迫害后,胡和平身体出现严重病状:内脏疼痛、尿血、双脚从脚肿至大腿根、咳喘不止,体重由一百一十五斤下降到八十斤。即使这样,胡和平每天仍被强迫做奴工十二至十六小时。 2008年6月16日被送到市一医院做检查,医生说内脏已溃烂,肝腹水。岳阳市看守所一直不准家属接见,由于病情更加恶化,“规定”也不行了,十七日他们连忙通知家属送钱见人,十八日下午以所谓的“取保候审”通知家属接人,实质是推卸迫害责任。回家时他已是行走困难,骨瘦如柴,吃不下东西,双脚从脚肿至胸口,呼吸困难。终于在承受了百般痛苦之后,于8月7日凌晨永远离开了我们。

就是这样一个好人,仅仅因为坚持“真、善、忍”的信仰而被中共恶人迫害致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