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家长退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六日】一般在春、夏、秋三季,出来散步和遛弯的世人带小孩的比较多。如果我们想跟世人搭话,讲真相,劝三退,逗一逗他(她)身边的小孩,使小孩高兴,也是一个很不错的方法。

一个比较凉爽的夏日傍晚,同修来到街心花园寻找被救度的世人。在木椅上稍许,一个小伙子带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坐在了木椅一边。小姑娘梳着四、五个小辫,看上去天真可爱,眼睛一直朝同修这边看。多好的小姑娘,这不正是搭话的由头吗。同修这样想着,对着小姑娘说:“看这小姑娘多漂亮,让爷爷猜猜几岁了。”“我四岁半!”还没等同修开口,小姑娘就抢先回答出来。接着同修把小姑娘拉了过来,真象爷孙俩一样开心的玩了起来。那小姑娘也有点赖劲,一会往同修脸上吐唾味,一会用她那小脚踩同修的皮鞋,同修一点也不嫌弃,高兴的和小姑娘玩着。小伙子看着有点过意不去,几次训斥小姑娘,同修总是笑哈哈的说:“没事,小孩子嘛,没关系的。”使小伙子有些感动,说:“你真是个好人!”同修在同小姑娘玩时了解到,小姑娘姓霍叫宇旋,当然那小伙子也就姓霍了,为下一步劝三退,起化名打了基础。

这时小伙子拉小姑娘到旁边一个露天舞场玩,只看那小姑娘也非要拉上同修不可。你想想,这不就是天意嘛,同修当然求之不得,连声说:“好!好!我跟你去!”同修跟着这父子俩到舞场,小伙子对着同修说:“真不好意思,你看我这孩子,都连累你玩不成。”“没事的,跟孩子玩我最开心了。”同修一看时机到了,就开口对小伙子说:“小伙子,你在哪工作?”小伙子回答:“在税务局工作。”“是党员吗?”回答说:“我是党员。”接着同修对小伙子讲《九评》、中共邪党建政60年来对中国人民犯下的滔天大罪以及天要灭共和退党保命的重要意义和紧迫性。看着小伙子有所动心,但好象也有些顾虑,同修進一步对他说:“你不要怕,可以用化名三退,也可以用小名,不用找所谓的组织和领导去退,那样他可不让你退,还有可能迫害你。神看人心怎么动,你只要说我要退出邪党的组织,神就知道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不会有任何危险,什么都不会影响你,反而上了一个生命保险,何乐而不为啊。”小伙子高兴的答应退出邪党。

还是这个同修,一次碰到一个小伙子骑着一辆电动车带着一个小男孩在路边玩。同修和善的逗那小男孩,得知小男孩姓杨,边开始同小伙子搭话:“你在哪工作啊?”小伙子回答:“在文化局工作。”“那你一定也是党员啦?”“是的”小伙子回答说。当时正是汶川大地震不久,那个邪党正组织所有邪党党员缴纳所谓的“特殊学费”的时候,大部份人对此非常反感。同修抓住这一时机,主动问小伙子:“你们也缴那个“特殊党费”了吧?小伙子回答说:“真是的,我们平时就缴那么多党费,现在一下又让缴那么多,真让人受不了!”同修说“多少年来党费就是一个大黑洞,那些所谓的党务工作者,他们黑了我们普通党员多少党费,鬼才知道来。这次他们又不顾党员的家庭生活的实际困难,又让捐出一月一半的工资,真可恶!”接着同修为小伙子讲了这个邪党从上到下贪污腐败,建政60年来与民争利、与民为敌、害死8000万同胞,为争得专制独裁在国际间的合法性,不惜出卖国土近200万平方公里等一系列罪恶,并指出天要灭中共,只有三退才能保命,才有好的未来。那个小伙子同意以“杨永”为化名退出邪党组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