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凄苦向谁诉说

保定师范学院教师齐淑英再被劫持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七日】八月二十四日上午,河北省保定师范学院教师齐淑英的公爹带着十岁的孙女在小白楼外,要求见见被关押在保定市毛纺厂浴池小白楼(所谓法制教育基地)的儿媳,让孩子见见妈妈。叫半天门也不给开。没办法,孩子哭着隔着大门开始叫妈妈,声声悲切,催人泪下,听到的人都哭了。

然而,没喊多少声,出来两个人吓唬孩子说:你再喊,我们就给公安局、“六一零”打电话,把你们抓起来。孩子吓坏了,呜呜的哭。

齐淑英的丈夫刘永旺被非法关押在唐山冀东监狱,婆婆是农村人,目前正在生病住院,公爹是七十岁的老人,有脚疼病,走路很艰难,这几天嗓子咽吐沫都疼,吃不下去饭。二十多天来带着孙女要人,处处被恐吓、遭白眼。孩子眼看就要开学了,怎么办?心中的凄凉悲苦向谁诉说?

自九九年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千千万万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被邪党迫害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二零零一年,齐淑英全家人曾在上海被恶党非法抓捕,那时孩子刚满两岁,夫妻俩被恶党非法劳教三年。齐淑英的丈夫刘永旺是北京市人,毕业于天津大学,二零零一年十二月被非法关押在保定劳教所,被迫害的左腿致残后,转到唐山劳教所继续遭受迫害。二零零四年五月初,确诊为“双下肢神经元损伤”,二零零四年六月保外就医。 二零零五年八月,刘永旺再次在单位被北京国安绑架,被非法判刑、关押在唐山冀东监狱。

齐淑英一人带着十岁的女儿相依为命,艰难度日。但邪党从不管人们的死活,以“保奥运”为名,八月三日,保定公安又利用保定学院体育系书记李焕琴、主任徐学峰以欺骗的手段,开车把正在放暑假的齐淑英从老家曲阳县强行接回保定。八月四日,青年路派出所及北市区公安分局恶警将齐淑英暴力绑架。绑架期间,恶警将一名孕妇(齐淑英的外甥女)推倒在地,致使外甥女受伤。

齐淑英被非法关押在保定拘留所。年迈的公爹撇下需人照顾的老伴,带着年幼的孩子奔走于学校、青年路派出所、北市区公安分局、保定市公安局要人,但是学校、派出所、公安局相互推诿,拒不放人,老人多次找到学校,要求向学院领导反映情况,但学院书记苏宗印拒不见家属。

8月20日是拘留所无条件放人的日子,年迈的公爹带着孙女来接人,没料到保定师范学院公体部书记李焕芹、保卫科科长张秋波等四人,青年路派出所副所长魏景川,北市区防范办(原“610”,江氏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后因臭名昭著为应付国际谴责改名为“综治办”、“防范办”或“维稳办”)两人,共10余人早已等候在门外,在孩子哭喊妈妈的凄惨声中强行将人劫持走,关押地点、关押时间一概不让家人知道。后多方打听齐淑英被非法关押在毛纺厂小白楼洗脑班。

开奥运前,邪党为了达到煽动仇恨的目的,造谣说法轮功要去北京闹事、破坏奥运,哪个单位出了事,哪个领导就地免职。其实法轮功九年来在残酷迫害中从没有采取过任何暴力,时间已证实了这一点。然而一些利欲熏心的人,则甘心情愿的接受邪党欺骗,甚至不管他人死活把这当成了升官发财的机会。保定师范学院公体部邪党书记李焕芹,在齐淑英及他人说明真相后,继续做恶,被权力的欲望冲昏了头脑,用谎言把齐淑英从老家骗回保定,伙同派出所、公安局绑架了齐淑英。

在此正告保定师范学院恶人李焕芹,同情心是一个人最起码的良心,信仰自由是天赋人权,你追随假恶暴的邪党迫害好人为天地所不容,望你立即还自由给齐淑英,以赎回未来。

相关单位及个人电话(区号0312):
西郊保定市毛纺厂小白楼(龙泉西路11号)洗脑班头目:马玺乾(处长,市委610成员,46岁左右),电话:13032058858

保定师范学院副书记:苏宗印(主管有关法轮功事务)13833288961
保定师范学院公体部书记:李焕芹13230600226 宅电 0312--5926996
公体部主任:徐学峰13091231059,0312--2061025
保定师范学院保卫科科长张秋波 0312—3182716,13933289696
真相电话:13011907403   13472238064   13582058084

保定市拘留所电话:50334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