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师父说的发正念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七日】发正念,是师父要求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之一,非常重要,大家都知道。但是,怎样才能做好,符合大法的要求,那就各自做的有所不同了。就此问题,我谈点个人体悟,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发正念,大家是极为重视的。师父把这如意神通传授给我们,是非常珍贵的。当然,都会尽力把它做好。可是,我在发正念的过程中,走了很多弯路,并没有做好。起初,热情很高,有空就发正念,走路乘车都在发正念。后来,关于发正念的事,师父还讲了好几次法,明慧网也发了好几个通知,更感到发正念事关重大,必须全力做好这件事。师父讲清理身体,清除邪恶要五分钟,我就想了,师父说五分钟就能解决问题,那要是十分钟岂不更好,如果清除邪恶发正念二十分钟,那不是要清除更多的邪恶吗?于是,我就按自己的想法做了。清理身体十分钟,清除邪恶十五分钟,要是出现个什么情况,或者是身体的状态不好,那发正念的时间就更无定数了。

实践一段时间后,觉的效果还可以,随之而来的想法更多了。啥问题都想通过发正念来解决,心态不好发正念,身体哪儿不舒服发正念,遇到心性磨擦发正念,发正念成了解决自己问题的一把万能钥匙。起初,遇到这些事,是自己单独发正念,后来感觉个人发正念的能量场小,不如全球同修同步发正念的那四个时间的能量场大,结果,就改变了主意。有啥事,包括自己的,同修的,亲属的,什么问题都加在那四个时间里发正念。这样一来,不但发正念清理身体和清除邪恶的时间不一样了,而且内容也不一样了。从表面现象看对发正念很重视,而实际上已出了很大的漏了。

比如清理身体。我的身体经常出现这样或那样的不好状态,我就觉的不但要清理自己思想意识、观念、干扰之类的东西,还要清除身体经常出现不好状态的那些因素,于是我就在清理身体时,加進了一些清除我这个小宇宙和相对应天体空间中的旧势力,黑手,烂鬼,邪恶邪灵等等之类的东西,巴不得发一次正念要把那些不好的东西全部清除掉。

在清除邪恶时更是如此,开始锁定几个大魔头和一些重点人物。后来,《明慧周刊》上发出信息和同修发表的交流文章中提出帮助营救同修的建议,我们又加進了清除迫害北京呀、长春呀、马三家、苏家屯等等同修的邪恶,黑手,烂鬼之类的内容,要意想好长时间,几乎那五分钟就是在想这些了。再加上当地的情况,什么节假日,敏感日,邪党的重大活动,社会形势的起伏变化等等发正念的内容,要整理成文字得写好几篇。

应该说我们发正念是很卖力的。按时发正念,那每天四次一次是不会少的。就是有时少一次,过后也要补起来。我做起来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事与愿违,效果不好,发正念的状态很不正常。发正念就打瞌睡,手印稳不住,单手立掌立不稳,打莲花手印两手张不开,正念不起作用。我感觉到不对劲了,请些同修来切磋,发现不少同修也有象我类似这样的问题,糊里糊涂的发正念。几乎一人一个样,有位同修拿出她发正念的内容,是密密麻麻的两张纸,谁都有道理,谁都不能说服谁。这时,我感觉到这个问题很严肃了,大家都在发正念,做的很辛苦,效果却不好。值得提醒的是,已出现这么大的漏而未察觉,我们都应来认真的向内找一找了。于是,大家都不探讨谁对谁错的事,而是静下心来学大法,大法才能解决一切问题,看师父是怎么说的,我们按师父说的做。反复学习师父写的新经文和讲法,认真阅读明慧编辑部的有关文章。

师父在《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会讲法》中讲:“另外我们学员以后在集体炼功或者再有象我们这样的大会也可以采取静下来五分钟,坐在那儿结印,意念中清除自己思想中的不好的思想念头、业力和不好的观念或外来干扰。就这样想它们死,它们就会被清除,五分钟就管用。”

师父在《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中讲:“发正念时不是说老是念口诀,你念一遍就行了,就起作用了,除非特殊情况。你觉的静不下来从新调整正念那是可以,但是也是一个暂时的。其实真能静下来的时候那一念就足以惊天动地、无所不能了,一下子简直把你所覆盖范围之内一切都定住、抑制住一样。你象一座山,一下子都抑制住它们。不要思想老不稳哪,不稳就做不到那一点。”大法的法理告诉我,我发正念的状态不好,不只是个做法问题,要领问题,而是没有按师父说的做,没有按大法的要求做,是尊师敬法的问题。

师父讲清理身体,清除邪恶五分钟即可,五分钟就管用。师父讲的五分钟是法,有博大精深的内涵,解决的是亿万大法弟子同步发正念的大事,是正法的大事。你虽然加了五分钟、十分钟,但很多都是人的想当然,是人念,你这么一加,整体还能同步吗?不同步怎样发挥整体的作用?常人都晓的同步的重要,几个人一块推大石头,他要喊“一、二、三”,喊到三时,大家同时发力,这石头就推开了。几人抬东西要喊号子,通过喊号子达到几人合步,免的走起来东拉西扯的。我们把师父讲的法忘了,自己想一套东西做,你发正念的状态能好吗?肯定就不行。

师父讲发正念的口诀念一遍就行了,你不停的念了一遍又一遍。师父叫你发正念要集中精力,头脑清醒,你不是静不下来,就是迷迷糊糊打瞌睡。师父叫你集体发正念时,不要只针对少数邪恶,要更大范围的追找邪恶,而我们把近的远的,现在的过去的,本地的外地的事都加進去了,加了一大堆,象念花名册一样。师父说一你做二,这是发的啥正念呢?当然作用很有限。

发正念是师父要弟子做的“三件事”之一,谁不想做好,要说我对师父对大法不敬,我确实感到冤。从开始修炼,我就对师对法无二心,可发正念的效果就是不好。想来想去,悟了好长时间才悟出来。原来是“党文化”因素造成的。在几十年的社会工作中,经历了邪党搞的不少次运动。每次运动来了都要清洗大脑,人人都要检查过关,时间长了就逐渐形成一套固定的思维模式,想当然,看风向,借题发挥宁左勿右等东西,就在脑子里应运而生了。师父讲清理身体,清除邪恶五分钟就管用,自己就借题发挥,就想出了自己的那一套,等等。

我从新阅读《解体党文化》一书,连续几天清除党文化因素,剔除过去发正念时不符大法要求的部份,一切都按师父说的做,不加一个字不少一个字。清理身体,清除邪恶各五分钟,默念口诀一遍,“灭”字念后,集中念力在入静中守住这个巨大的“灭”字。默念口诀前,可增设一念,但简明扼要,不宜过多过细。这些做法明慧编辑部的文章都有具体要求和详细说明。

这样做的结果,很快就改变了发正念的状态。法理明晰,头脑清醒,思想集中,心如止水,坐在那儿有时感到有强大的能量在包容自己,非常舒服,有时坐在那儿一会身体变的好大好大,发出的念力感觉有排山倒海之势,全球同步发正念的威力真的体现出来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