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大法弟子进京上访前后的遭遇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八日】99年中共邪党开始对法轮大法残酷迫害,我当时住处的辖区派出所是辽宁省大连市沙河口区侯家沟派出所,派出所警察经常到我家里骚扰我,逼我写“不炼功的保证”,并与我当时的工作单位--大连第三仪表厂串通一气,单位一位姓贺的科长以查验我的身份证为由扣压我的身份证一个多月,经多次交涉才要回。

2000年2月6日,我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询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说:到这儿来还分炼法轮功和不炼法轮功的吗?他二话没说,就将我带到警车上,送到了前门派出所,当时被抓的人非常多,紧接着就叫大连驻京办事处的警察非法押到了建信宾馆。

元旦以后,我所在辖区派出所又归到大连市华北路派出所。2月8日,派出所姓罗的所长和一个姓李的警察将我们大连三人接回大连,并向单位索要了五千元钱,将我身上带的一千三百多元钱非法搜走了,并被他们非法送到大连戒毒所。

在那里,我见到了一个警察用鞋底抽打一位炼法轮功的学员的脸,由家村(高家村)的教导员宋军(音)把一个小学教师韩学君的双手朝墙上拍,使那位学员的手肿胀的象馒头。3月31日,大连华北路派出所的警察王泰英向我家里勒索三千元钱,将我送到了拘留所。

4月27日,王泰英无耻的又向我家里勒索了三千元钱将我放回,前后一共勒索了一万两千多元钱。没有任何收据凭证,完全一副流氓无赖作派。

五个月后,王泰英又叫我每天晚上8点左右给他挂电话,不给挂就到家里来骚扰。有一天晚上十点多了,王泰英到我家里来,以所长要找我谈话为由叫我跟他走,直到十一点,我一直没答应他,他才走,门前有四个人在等着他,显然是跟他一起来的。

2001年过年前夕,腊月二十八那天,王泰英又到我家里要作笔录,了解“情况”,对我进行骚扰。

同年4月19日,我被甘井子区华东路派出所绑架,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近三个月,于7月11日被非法关押至马三家教养院。因为病危于2002年10月27日“保释”。

此次进京上访,戒毒所非法扣押我3060元现金。

自从2000年4月27日回家以后,单位不让上班,并于2000年11月解除我的劳动合同,并从失业金中扣除5000元。

2002年以后,我所在的辖区归春柳派出所管辖,华北路派出所改为香工街派出所。2005年的一天,春柳派出所警察找到我丈夫,叫我写所谓的保证,说只要写保证就从市里“黑名单”上除名,再也不找你了。我不写,华顺街道就三天两头打电话不断骚扰我,影响我的正常生活。

2007年8月14日,我到朋友家串门,被大连市国保大队用万能钥匙打开朋友家的门,非法将我绑架,送到大连看守所。从8月15日一直非法将我关押到9月21日,最后被恶人非法定两年教养,送到马三家邪恶黑窝至今仍在遭受非人的折磨和迫害。

在此呼吁全世界正义的人们,共同制止中共邪党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