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面送《九评》的小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三日】我把一本《九评共产党》包上书皮,准备送给我以前的同事,因为他是党员,而且是一名校长,刚走到他家的楼前,竟意外的遇到了我上中学时的老师,我抓住时机问:“老师,您好,您看过《九评共产党》这本书吗?”他说:“没有呀!你有吗?”我说:“我正准备给我的同事送去呢!”他急忙说:“快!快叫我看看!”我就将书送给了他,他很高兴的拿走了。

还有一次,我把《九评共产党》放在一个信封里,然后装在上衣袋里去早市买菜,走在小马路的拐弯处,看见一个文质彬彬的小伙子,戴着副眼镜,手里拿个文件包站在那里,于是我走过去问他:“小伙子,等人哪。”他很有礼貌地回答说:“是啊,有事吗?”我说:“大娘有一本《九评共产党》的书,你看过吗?”我一边说一边从衣袋里拿出来叫他看,赶快补充一句:“这书上写的都是电视,报纸上没有的,你看看吧!”他很高兴的接过去了。我又嘱咐他:“看完后可以交给亲朋好友,也可以放在自行车筐里,汽车上或楼上的门上,千万别扔了。”他很痛快的答应了,还说:“谢谢!”

我每星期天都要到公园里转转,身上总要装上一本《九评共产党》。那天,我独自坐在公园的长椅子上,心里想着有缘人来就好了,转念之间,师父把有缘人引来了,是一位近七十岁的妇女,手里拎着一个包,坐在我身边,我主动搭话:“看来你象个老师,从你的气质上看是个文化人,脑力工作者。”她说:“我不是老师,是单位的干部。”我说:“你一定是大学生了。”她说:“是六十年代的大学生。”我就和她聊六十年代的学校生活和文化大革命,这样一下子我们的距离近了,好象遇到了知己,于是我直接和她讲起当前流传的一本《九评共产党》这本书内容,她打断我的话说:“前天电话里有人讲这个事,可能是海外打来的,因为当时想起文革,心里吓坏了,没听完就放下了。”我赶忙解释说:“你真有缘份,不然你不会接到这样的电话,你应该听完。不过没听完也不怕,我有一本《九评共产党》你拿回去看吧。下星期同一时间,同一地点我们再见面。”她很高兴的把《九评》放在包里走了。一连两、三个星期日我们都见面,我给了她好几本真相的册子,让她给她家人看,她全家全三退了。

如果遇到问路的,我从来不错过机会。一次有一个中年男子骑个自行车,忽然停到我跟前问:“邮局在什么地方?”我详细的指给他怎么走、怎么拐。他正准备走,我赶忙说“大娘有本《九评共产党》,别人送我的,你拿去看看吧。”他说:“多少钱?”我说:“不要钱,你能看明白就行了。”我赶忙把《九评》交给他,他放在兜里走了,还说了声“谢谢”!

我所以想写出来我面对面发《九评》的故事,绝不是显示自己,好多同修都做的很好,我只想给那些没出来发放《九评》的同修一个参考,共同把这事情做好。不当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