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我和女儿身上的真实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三十日】我今年五十五岁,退休前是湖南某医院护士。回顾这大半生的人生历程,有过幸福与欢愉,也有坎坷与辛酸,最艰难的莫过于那些病魔缠身的日子,生命好象笼罩在一片灰暗之中。而最庆幸的则是,在坎坷的人生路上,我有幸成为了一名法轮功的修炼者,昔日饱受病痛折磨的我不仅获得了健康的身心,而且明白了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就是返本归真。

说起来十分无奈,虽然自己在医院工作,可是一身的顽疾却常年治不好。我十八岁就落下了小便带血、腰痛的毛病,去医院检查也说不清到底是什么病。二十多岁,我又被诊断患上了腰椎盘突出,吃药打针都不好使,经常痛的直不起腰,严重的影响工作,有时还被同事取笑,令好强的我心里很不是滋味。随着年龄的增加,我又相继被检查出了肾盂肾炎、口腔白斑等病症,加上原来的老毛病,身体那个难受劲,真是让人苦不堪言。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出现气功热,为了有个好身体,我也学练了多种气功,但都收效甚微。一九九六年四月,一位同事介绍我学法轮功,说如何好,我当时已对气功不抱太大希望了,就抱着听听理论的想法参加了九天的法轮功学法班。说来真是太神奇了,我刚听完第一堂课,还没学动作,就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象被拿掉了什么东西似的,轻快了许多。我非常惊讶:这功怎么这么厉害,我刚开始听课就有这么明显的效果,我要学!就这样,我一课不落的认真听完了九堂课。五月一日,我便来到长沙市烈士公园炼功点炼功了。烈士公园炼功点刚开始炼功的人并不多,可是在人们的口耳相传中,炼功人数迅速增加,很快就发展到每天有一、两百人(还有不少人学了功之后就近去住所附近的炼功点炼功了),成为当时公园气功门派与健身人群中炼功人数最多的一个点了。那时,炼功点就在烈士塔左侧附近的林间空地上,每天炼完功,我都觉的神清气爽,身体很舒服。修炼时间不长,困扰我的顽疾一个个的消失了,常年病魔缠身的我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真是难以言表的愉悦。我为法轮大法神奇的祛病健身效果所折服,学法、炼功更积极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集团非法镇压法轮功,制造了许多谣言栽赃陷害法轮功,法轮功的老学员们都知道这些谣言只能欺骗那些不了解法轮功的民众,对于亲身在大法中受益的我们,是根本不起作用的。法轮功无条件的教人向善,帮助人们通过修炼获得一个健康的身体,世间有这样的×教吗?公园炼功点的老学员严格按照李洪志老师在书中的要求,每天义务教功,分文不取,连录音机都是自己用私人的钱买的,难道这也叫“敛财”?其实说到底,不过是极权专横的江氏集团妒嫉炼法轮功的人数多、李老师的声望高,为了打压法轮功所造的谣罢了。利用宣传工具将所要打压的对象抹黑、妖魔化,这是中共的一贯手段,但它怎么能动的了我们的心呢?如今,十二年过去了,我没有一天停过修炼,天天坚持,身体越来越好,十二年中我不曾吃过一粒药,没有因病進过一次医院,面色白里透红,走路生风,多年不见的同事、朋友见到我,都啧啧称奇:“你怎么不见老!”

修炼法轮功后,我不仅身体受益良多,而且性格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生活、工作、家庭中都努力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以前,我性格急躁、易怒,说话、做事很少考虑他人感受,周围人都觉的我不好相处。丈夫家是个大家族,包括丈夫在内共有九个兄弟姊妹(有一个已去世),其他兄弟姊妹都说我厉害,因此妯娌间一年到头也难得上门走动。修炼后我认识到自己的不足,本着善心和他们沟通,主动化解隔阂,多关心他们,遇事找自己的原因,看自己哪没做好,下次做好。一次,三姐由衷的说“小妹学了法轮功后,变了一个人!”

我结婚二十年与婆婆(丈夫的母亲)一直关系不好,与婆婆不来往,而且见了面也没什么话,我心里一直认为与婆婆的关系不好是她的问题,认为是婆婆重男轻女,嫌弃我生的是女孩,不喜欢我、偏心。炼功后我用“真、善、忍”对照自己的言行,终于明白了,不是婆婆对自己不好,是自己太自私、考虑婆婆太少,是自己心里的怨气积多了,形成了隔阂。从此,我发自内心的为婆婆着想,主动提出给婆婆生活费,从生活等各方面关心她。二零零五年老人病危后,我安排好手头的事,尽心尽力照顾她,我的言行让婆婆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去世之前,躺在病床上的她对其他亲友讲:法轮功一定会平反的!丈夫事业受挫后有了外遇,包括娘家人在内的众多亲友都劝我和他离婚,但我经过痛苦的思考,最后决定就按“真、善、忍”做,放下对丈夫的责备心、对第三者的怨恨心,宽容丈夫,这对于炼功之前在家说一不二、好胜心强的我而言是不可想象的。现在,家族中上上下下的亲友通过我的变化,都相信与支持法轮大法了。

我的女儿小星(化名),不幸于十七岁患上了红斑狼疮,红斑狼疮作为一种对身体免疫功能有严重损害進而可以危及全身的顽症,无药可以根治,也有人把它与癌症相提并论。女儿得病后,常年浑身无力,脸上长了很多斑,头发掉的只剩一点点,看的见白白的头皮,按医生的要求,每天要吃九粒激素,身材因此而虚胖的走样。女儿大专毕业后,因为疾病的缠扰,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她的身体状况根本适应不了),她自己非常苦恼。

我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的巨大变化,让女儿看在眼里,也由衷的知道大法好。我告诉女儿,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即使自己不炼功,诚心念“法轮大法好”,也会有意想不到的神奇效果,这样的事例在世界各地数不清。二零零七年一月,女儿开始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默念),仅念了一个月,奇迹就出现了:她人有力气了,脸色正常了(红斑消失了),头发不掉了,就连原来变形的身材也恢复正常了。以前每天要吃九粒激素的她,现在减少到只吃一粒(按照医生的说法,吃一粒是绝对不行的)。身体状况好转后,好运接踵而至,女儿在一家大公司找到了一份较轻松的工作,以前愁眉苦脸的女儿不见了,自信的笑容又从新回到了女儿的脸上。

今年春天,南方遭遇五十年难遇的冰灾,气温前所未有的寒冷,人们在户外都是全副武装,可女儿每天就穿着两条长裤、三件衣上下班(她工作的地方有空调),事实上红斑狼疮的患者是最没有抵抗力的,要是在以前,她穿这么少而人依然这么健康,简直不可想象。

我与女儿的亲身经历实实在在的见证了法轮功不是迷信,更不是×教,而是教人修心做好人,健身有奇效,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好功法。现代医学的治疗手段是有局限的,而大法之内涵博大精深、玄妙无穷。我衷心希望所有善良的大陆同胞,都能走出谎言的陷阱,放下偏见,自己理性思考,明辨是非。愿每位同胞都能善待大法,福运相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