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对同修情的执着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三十一日】前天看了明慧的文章《有感于“学员都是一家人”》,真的觉的自己就有这种情况。说到否定旧势力安排,我们通常会想到:色欲方面不要出问题;恢复集体学法环境,打破同修间隔;但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执著于同修情,这方面如果做的不好也会干扰到正法。

我把自己的经历写出来,希望大家能够吸取教训。

九九年迫害之后,我离开了家,在新的环境中认识了几个同修,甲,乙,丙等等。当时有一个比较流行的说话,认为同修“都是一家人呀”,这个说法相信很多同修特别是经常上网的同修都不陌生,当时大家都是抱着这样一种心态在想同修,其实里面包含了非常重的人情在里面。由于认为是一家人,也不注意修口了,觉的修口只是对常人修口,而对于同修就变成了无话不谈了,甲的事对乙说,乙的事对丙说,亲戚朋友家庭情况的事也对同修说了。有的时候也感觉到自己状态不对劲呀,现在怎么了,一开口就没有完。其实说这些张家长、李家短的时候,心性就已经掉下去了。接下来干扰就来了,我家里丈夫对我开始了指责、辱骂,严重的时候还动手。因为丈夫也是同修,这下好了,我不平衡的认为都是同修,“都是一家人”你怎么能够这样对我呢?我去向另一个“亲人”同修诉苦。由于当时大家都被这个同修情给缠住了,所以向内找变成了就事论事,都去指责我丈夫。但我丈夫也很委曲,并且列出了我的种种不是。由于就事论事,很多同修都认为女的是弱者,应该被同情,那么出现这种问题肯定是男方的太坏了,结果认识的同修都插進来说几句,都各自从自己常人的观念来想问题,把问题越弄越糟糕。我觉的这里面这个同修情还有一个非常坏的后果就是:碍于情面不当面指出别人的问题,但是在背后不负责的评论;如果一旦当事人处于魔难之中时,却不是善意的帮助,而是怕被当事人的魔难影响到自己,有的还带有妒嫉心的觉的好象证实了他的看法,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记的当时搅在这件事中的时候,打印机总是出问题,做光盘也经常刻废盘,打坐也满脑子胡思乱想,直接影响到做三件事,救度众生。

不过在师父的点化下,我通过大量看《明慧周刊》等,最终学会了向内找,走出了魔难。我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就是同修情太重了,旧势力借机干扰,当然其表现形式就千变万化了。举个例子,由于母亲对我关系冷淡,所以我非常羡慕人家有妈的同修,一次一位中年女同修由于流离失所到我家暂住了几天,我竟然生了“她要是我妈应该多好呀”。现在这位同修已经自己找了一个比较好的工作,吃住问题已经解决。但是前两天她竟然提出想租我家房子住,因为我家房子租了一间出去。但我家里是小资料点,所以从安全上来说我觉的不合适;还有我认为同修没有必要非得在一起粘粘乎乎的,集体学法在一起可以,或者有什么困难的时候帮一下可以,但在一起处常人的关系就没有必要了。我向内找,觉的自己还是因为有同修情,去掉这个同修情之后,此事不了了之。

说到这里,我还悟到一个修口的问题。这个问题上走过极端,从以前的不修口,后来到极端的修口,基本上什么话都不讲了,还觉的自己一天到晚不讲话,除了洪法讲真相之外什么都不说就是修口。别人都不理解了,她怎么不说话呀?后来就开始说,把握不好说多了自己就感觉到脑袋嗡嗡的,发正念也静不下来。昨天突然明白了如何修口的问题。引用师父一段讲法“人人都有一份工作,而且还要干好工作;有的人就是通过讲话来做工作,那么这不就矛盾了吗?也不矛盾。不矛盾在哪里呢?我们讲的修口,和他们是截然不同的。”(《转法轮》)我在常人中有自己的工作,在家庭中也有自己的角色,为了扮演好这些角色而要说的话就应该说。除此之外就少说了。打个比方,我在家庭是家庭主妇,教孩子懂礼貌,讲道理,识字学习之类的就要说。但是比如生活上给孩子做什么好吃的,或者给孩子买了什么合适的衣服之类的,我做就可以了,不用对别人说。以前我总是对我公公婆婆吹我是如何照顾好孩子的,后果我公公婆婆给孩子买了一点东西也要告诉我好几次,生怕我不知道似的。其实向内找,就是我没有修口有显示造成的结果。当然讲真相是要说的。

以上是个人所悟,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