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正念否定邪恶迫害的几个事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最近看到大陆各地每天有那么多同修被中共邪党流氓集团绑架迫害,心里很沉重,很着急。宇宙正法已经到了最后,在众生急需得救的时刻还发生这么多大法弟子被绑架迫害的事情,对救度众生是多么大的损失啊。我想,如果迫害发生时大家能坚定的发出正念,定会使邪恶的迫害不能成立,或将迫害的成度降到最低。这里,我想把我这几年来用正念否定邪恶迫害的几个事例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也希望我们大家共同珍惜师尊赐予我们的神通,一起做好发正念这件事情。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底,恶警把我绑架到看守所,我发正念抵制,不配合、不认可邪恶的迫害。我绝食反迫害。绝食到六、七天时,我感觉胃里剧痛,被送到外面的医院检查说是胃穿孔,并進行抢救。此时我需要休息,可大脑处于一种一天二十四小时无法入睡的状态。那时还没悟到是旧势力的迫害。就这样一直拖了二十多天。

在邪恶二十四小时监控又无法见到同修的情况下,我悟不到问题出在哪里?我已是有气无力,连看书的力气都没有了。那就听法吧,可是由于听师父讲法的基点不正,二十四小时无法入睡的状况依然如故。那种无法入眠之苦真是无法形容。这时我想起了师父的法“你冷,你对我冷,你要冻我吗?我比你还冷,我冻你。”(《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并且想起了以前看过的同修的文章,其中有一篇是介绍一个同修过病业关时,如何用发正念闯过关的。于是我决定发正念闯关。第一个晚上发正念五个多小时,我开始有睡意──睡了三个小时,这使我全身有劲,别提有多高兴了。第二个晚上从八点一直发正念到十二点钟,第三个晚上发正念到十点钟,三个晚上就灭掉了邪恶,闯过了难关。后来师父在梦里点化我是我发正念彻底清除了邪恶才闯过来的。通过这次闯关,使我真正认识到了发正念的重要性,我现在基本上每个正点都发正念。

第二件事是去年年底,我做了一个梦,梦到我的大法书掉進一个大塘里,我在梦里哭着,喊着找师父帮助。我哭的十分伤心,哭啊!哭啊!我哭醒了。醒来后我很吃惊,回想以前受迫害的经历,这似乎又是一种点化,告诉我邪恶要迫害我了。我决不能承认邪恶的迫害。于是我决定要正念铲除。我的做法是连续发正念三个晚上(白天要上班)。从晚上八点到午夜十二点,持续不断的发正念。第二天晚上继续发正念铲除旧势力对我的迫害安排,决不准迫害发生。当晚,梦到师父保护了弟子。旧势力要迫害我,一定是我有漏,让它有空子可钻。我用大法衡量自己的一言一行,向内找我自己,我找到了这个漏,彻底去掉了。

第三件事是今年五月底的一天,下午五点钟我和往常一样在一所学校的路边讲真相(这条路上的学生特别多),当时劝退了二十多个学生。这时有个可疑的人在不远的地方站着,后来还看到他打电话,这是师父点化让我看到的(因当时学生三退的多,生了欢喜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忘了向他发正念)。不久,一辆110警车直接向我开过来。三个恶警把我绑架到派出所。在路上,我没有怕心,没有顾虑,只是喊着师父救我。一進派出所我就坐在大厅的地上立掌发正念,当时就感觉到师父在保护我,我发正念时派出所里的人好象都忙的不可开交,也没有人来管我。后来派出所再打电话与国安联系却怎么也打不通了。最后国安传话来说“你们处理就行了。”到了晚上九、十点钟时,他们要给我照像,我发了一念:“让他们照不上去”,果然他们就怎么也照不成。之后,我除了中途给他们讲真相外,其它时间就是立掌发正念。这样持续发正念四到五个小时,快到深夜了也没人管我。我就堂堂正正走出来,又做着救度众生的事了。

我的文化水平低,不会写,只是想在正法的最后时期,把我发正念铲除邪恶的经历写出来,与大家交流,希望我们每个人都做到正用师父赐予我们的神通法力清除阻挡我们救度众生的一切邪恶生命与邪恶因素,完成我们救度众生的使命。

如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