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处在选择之中”(二)(图)

记法轮功学员在德国斯图加特的反迫害活动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六日】(明慧记者吴思静斯图加特采访报道)一位中年德国女士良久的注视着眼前的情景:一个木条打制的不到一人高的笼子,一位身穿白色衣服的中国女士微低着头坐在里面,手腕上系着铁链子,衣服上“斑斑血迹”,旁边还有一个身穿中国警服的“警察”,高举棍子,做出打人的姿势。这是模拟的中国劳教所里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一幕。德国女士转过头,眼里含满了泪水,眼圈红红的,她哽咽的几乎说不出话来:“太……太惨了……”。

而旁边的另外一组人模拟的事件,则让她更无法想象:一张手术台,一个人躺在上面,白色的被单上也是“血迹斑斑”,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人手持剪刀,在“摘取”这个人的器官。他们表现的是在中共的唆使和纵容下发生的大批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的事情。


签名反对盗取法轮功学员器官


法轮功游行队伍穿过斯图加特城区


横幅:从一月起八千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捕,中共奥运前加紧迫害

来自莱茵河边的威尔市(Weil am Rhein)的法轮功学员李女士参与了揭露活摘器官的模拟演示。“当那个手术钳一碰到我的肚子,其实之间还隔着一层被子呢,我就浑身一激灵,汗毛都竖起来了,好象能感觉到中国学员遭受到的这种暴行。”虽然正午的阳光灼人,已经快六十岁的李女士还是坚持了很长时间。“后来他们问我还能不能坚持(扮演),可我真是觉得和中国国内学员遭受到的比,这算不了什么,我们应该为国内的同修多做一些事情,减轻他们受到的迫害。”

在医学物品后勤部门工作的布温廷(Buntin)先生表示:“我能想象在中国可能存在这种(盗取器官的)事情,一个是因为,中国(中共)想挣钱,需要钱,需要外汇,第二个原因,在欧洲只有很少数量的捐献的器官。”“对于从中国来的器官,如果我不知道它是从哪里来的,是从谁身上取来的,那么我绝对不要这个器官,因为这不符合伦理,而中共在这一方面一点儿都没有伦理观念。”

布温廷先生表示很震惊二十一世纪还有被酷刑折磨。他曾经去过上海,谈到上海印象时,他说:“我去过上海,看到的都是光鲜漂亮的一面,但是看看那些建筑工人,也就是那些民工,这些(对待他们的方式)都是不符合人权的,都是让人感到愤怒的。”“中国政府是一个专制的、腐败的政府。当外国人去中国的时候,中国政府展示的只是美好的那一面。他们在你面前微笑,可是背后却举起了屠刀。在奥运会这个问题上也是一样的,中国政府先向奥委会保证媒体自由,但是现在却又不守信用。我觉得我们的总理、总统不去奥运会开幕式是非常对的。”

劳尔(Rau)先生签完名之后向记者表示:“每一个压制不同声音的镇压都是应该受到谴责的,比如这里展示的(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没有思想自由是件非常糟糕的事情。”“如果一个人签名就太少了,但是如果很多人都来签,或者举行今天这样的抗议活动,我相信,是有一定的影响的。”

看着动作舒缓的法轮功功法演示,莫尼卡•因姆霍夫(Monika Imhoff)女士对记者说:“我觉得打坐很好,非常和平。如果所有的人都拿起武器,那么就什么都毁了。打坐是一种文化,我也想试一试打坐。”因姆霍夫女士出生于一九四六年二战结束之时,她表示:“在中国有一些人被关进劳改营,这让我想起了德国六十多年前的历史,非常可怕。我们德国人曾经经历过专制,虽然我是二战以后才出生的,但是我后来了解到很多相关知识。”在她去签名反对迫害之前,她又一次表示:“我反对一切形式的迫害,在中国有太多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我根本不能想象有多少,迫害必须马上终止,因为这个迫害是破坏世界的人权的。”

当天参加活动的不只有斯特加特的法轮功学员,因为两年前在斯图加特成立的欧洲天国乐团这一天也来到斯图加特献艺,所以来自比利时、奥地利、瑞士、荷兰等德国邻国的法轮功学员一起在这里演奏。因姆霍夫女士尤其喜欢打鼓的声音,她说:“鼓声非常棒。”

欣赏这个乐团的人还有很多,每次乐团在广场上奏乐完毕,周围的观众都鼓掌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