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大法弟子的是邪灵而不是其它

就陈学如同修被非法绑架与成都同修切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七日】八月二日上午,陈学如同修讲真相被便衣抓走,成都双桥子派出所随即对陈同修实施了非法绑架、抄家,一些同修们听到后立即发正念加持陈同修,解体另外空间一切迫害陈同修的黑手烂鬼和共产邪灵;另一部份同修听到警察在陈同修家中被抄走两塑料袋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后,抱怨道“为什么不及早将真相资料转移?如果没有了这些‘证据’,一般情况下,陈同修会在一天之内放回。”这就是我今天要和大家切磋的主题:

1、如果陈同修家中没有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警察就一定会放回同修吗?

第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多年来一直在同修中有不同的看法,一种认为:大法弟子家中平时就应该把有关大法的书籍及资料放到安全的地方,万一有不测,警察即使来抄家,也找不到“证据”,同修就不会被迫害;另一种则认为:大法书籍及真相资料是我们救度众生的法器,根本不是所谓警察迫害我们的“证据”,作为大法弟子,我们理应保护好我们的法器。这里特别需要说明的是,自7.20以来,《明慧周刊》作为大法弟子的主要交流平台,对大陆大法弟子跟上正法進程和在法理上的提高,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但因为是弟子内部交流文章,不适合于向世人发放,因此,也存在一个妥善保管的问题。许多同修都提出了适合自己的很好的办法,在这里我简单谈谈个人想法。

①大法弟子家中存放大法书籍及真相资料是很正常的现象。

大法弟子要做好三件事,学好法是师尊一再叮嘱过的,相信全体大法弟子都知道其重要性,都会认同学好法是大法弟子安全的重要保障。大法弟子天天都要学法,经常要学师父的经文,经常要看大法弟子的交流文章《明慧周刊》,还要经常认真观看和记忆每周的真相资料,为的是更好的讲真相救度世人,这样看来,大法弟子家中存放有关大法的一切不是极正常的吗?邪恶强加于我们的有大法书籍及真相资料即有罪的说辞正是需要我们正念破除的,也就是说,如果我们的一言一行符合了大法对我们层次所在的要求,那邪恶的迫害就不会发生,师父与正法神也不会允许,旧势力的安排也得符合它们的理,师父说过,正法弟子救度众生它们是不敢迫害的,它们也不敢用神通明目张胆的告诉恶警我们的真相资料在哪里。那为什么有的同修还会认为有资料就会被警察抓住把柄,加重迫害呢?

②大法弟子家中的有关大法的一切是所谓被迫害的“证据”吗?

在这些同修的观念中,始终存在一个误区:潜意识中认同了邪党的恶法——把真相资料作为迫害同修的“证据”,在这我郑重向有这种观点的同修推荐一位常人律师写的文章《小册子:信仰无罪 讲清真相无罪——大陆觉醒律师的忠告》(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一日),文章中这位律师从专业的角度详细阐述了邪党利用恶法迫害大法弟子是违法的,法轮功在中国从来都不是所谓X教,只有人大才有立法权,至今邪党的任何一部恶法都没有明确认定法轮功是X教,因此,邪党的各级法院多年来利用所谓相关的两个解释,对大法弟子非法判刑迫害行为,一直都是严重违法的。很多大法弟子在法庭上质问邪党的伪法官:我到底破坏了国家的哪部法律、法规?法官回答不出来。就是说对一个事实认定是犯罪行为所必需的四个要素(犯罪主体、客体、主观方面、客观方面)缺少三个要素,在这种情况下,这些法院中的专业人员在明知其迫害是违法的还不遗余力的参与其中,这不正是我们证实大法,向这些深受共产毒害的生命讲明真相、同时清除其背后的邪灵的大好机会吗?当然,这里是指还可以讲真相的人,可能被救度的人,除了那种完全没有了自我的披着人皮的生命,就象《转法轮》中那个元神被蛇杀死后,蛇占有了身体的但表面还是“修道人”的邪物。

③同修家中有真相资料就一定会被加重迫害;反之,就可能减少或不被加重迫害吗?

持这种观点的同修不在少数,原因是因为自己以前被迫害时从自身感受;或从其他同修被迫害产生的后果,从而认定就是这种原因造成的被迫害。这个结论所形成的不正的因果关系长期以来把同修固定在这个感性认识上,而不能从法理上明确的做出理性的正确的认识。从表象上看,是有同修因为在家中抄出真相资料、光碟而被重判;因制作了大量真相资料,在家中抄出电脑打印机复印机等被抓捕;而另一方面,有的同修在家中没做什么事,却只因是修炼者就被无理从家中非法绑架带走的呢?即使没有,有些极恶的警察也伪造证据迫害我们同修呢?有的同修以邪党的恶法看似要被判很重的刑,却因正念破除和解体了邪恶的安排而没有被迫害到呢?相同的事情,结果却截然不同的情形我们看到很多,如一样的绝食,有的出来了,有的被重判,其背后深层的原因从法中我悟到:这其实就是迫害我们的因素决不是表面的这个原因,而是藏在另外空间操控整件事的邪灵。这就引出我下一个要谈的问题。

2、迫害同修的是人间的恶党机构及组成成员警察或街道办610人员吗?

①能够迫害得了同修的一定是人背后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

对这个问题的正确认识在当前显得尤为重要。我们都知道在遇到邪恶的迫害时,不管是当事人自己,还是周围的同修都能认识到:发正念清除操控恶警、恶人的另外空间的黑手烂鬼和共产邪灵;每遇发正念时段前要清理好自身的空间场,否则就像师父所讲的,没有发好正念的同修,不仅自己的空间场得不到清理,自身空间场上的邪恶还要去迫害其他同修。从这里我们看到,大家都知道迫害同修的是另外空间的邪灵,而决不是我们这个表层人间的警察或街道办610人员等,而师父也告诫过我们:如果没有另外空间邪恶的操控,它们是不敢迫害大法弟子的。《明慧周刊》中大量的事实说明很多同修被迫害时,同修自己和其他同修形成整体后产生巨大的正念之场,在成功解体另外操控恶人的邪灵后,同修被迫害的因素解体了,同修就没有被迫害或成功被解救出来。

②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及因素被解体后,同修才真正安全或不被迫害。

前两天看到一篇同修文章《整体配合 营救同修》(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三日),文章中看似完全不可能被解救的同修,同修被伪法院通缉,恶警好不容易才抓到同修,正欲对同修加重迫害之时,参与整体营救的同修们不畏艰险,用正念看待同修的被迫害,发挥整体的力量,排除了难以想象的困难,最终成功营救出了同修,彻底否定了邪恶的安排。我们成都同修自7.20以来,成功营救出的同修少之又少,多数被迫害的同修能够闯出来,有真正在法上认识被迫害的实质并发正念破除邪恶的安排正念出来的,也有靠绝食硬闯出来的,还有找到自己的执著并迅速放下使迫害不能持续下去出来的,其他不在法上出来的方式在此不谈,这说明被我们外面的同修成功营救出来的非常少!如去年被非法抓捕的钟芳琼(现已被邪恶毁容)、刘邦成、蒋云宏(现已到期,被迫害的很严重,却被恶人强行关押不放人)、周慧敏(已被迫害致死)、刘嘉等很多大法弟子,都没有被营救出来,一部份同修包括我在内,在正念不足时对此麻木、悲观和无可奈何,没有大法弟子应有的正念正行,这怎么可能破除邪恶旧势力的安排,解体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及因素呢,答案是不言而喻的。这都是需要我们在多学法的基础上,坚信大法和师父,明晰法理,强大自己正念到足以解体所有另外空间的邪恶之时,就是我们大批成功营救同修出来之时。

最后再谈一点的是常人朋友在大法弟子被迫害深层次的看法。

我的一个常人朋友,她是坚定的有神论者,一生都信佛向善,给她讲大法的美好她能认同,给她讲大法弟子被迫害也能认识到中共的邪恶,因此她很快就退出了邪党组织。但她问我一个问题:你们既然修这么高的佛法,为什么连保护(这里指用神通)自己和家人都做不到?做不到这一点还谈何救度众生?

站在维护大法声誉的角度,我告诉她:我们都还是在修炼中的人,大法弟子都在用大法的标准归正自己,逐渐走向成神之路,但这需要一个过程,就象如来佛、观世音菩萨等觉者也不是一开始就成神、佛的,也是需要一个漫长的修炼过程,我们大法弟子目前就是在这个修炼过程中,因为是人在修炼,难免有的地方做的不好或很不象样,暂时没有体现出神通来,致使迫害的大量事件发生,但你能否认在迫害如此残酷的情况下,还有这么多大法弟子在坚持修炼。在邪恶的中共一边倒的媒体造谣污蔑下,全世界那么多国家的政府的善良民众现在都支持大法,共同谴责这场灭绝人性的迫害,这本身不就证明这的确是一部前所未有的高德大法吗?再说救度众生的实质是众生认同了“真、善、忍”,同化大法,退出共产邪恶组织,抹去兽印,不被宇宙法理所淘汰就是救度众生了。

话虽如此,但我认为,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这个质问难道就不可能是旧势力想要问的吗?这不是我们——没做好的大法弟子应该严肃认真考虑的问题吗?因为我们的没做好,致使大量的迫害事件发生;因为我们的没做好,拖了师父正法的進程;因为我们的没做好,致使大量的众生(包括其他空间)被销毁;因为我们正念不足,使我们的神通没有正常发挥出来破除邪恶的安排,面对如此严肃的问题,我们还在想:如果把资料藏好也许迫害就不会发生了;如果她(他)听了我的劝告不要放那么多资料在家,警察就搜不到“证据”了;预言中的事情什么时候兑现呢;海外的同修多给向大陆打真相电话帮助我们国内的同修吧;希望师父最后彻底结束迫害;把希望寄托到大陆的正义人士身上等等人心。我想,如果我们很多同修都有这样的想法时,那旧势力就会找到迫害我们的借口,加长结束迫害的时间,使众多的众生不能被救度。

因此,在正法的最后阶段,我们不能再以一个自我认定的固定模式来看待同修的被迫害了,应该理智的、从法理上认清这场迫害的本质,更有力的、有效的彻底清除操控迫害的邪恶生命及因素,更大范围的救度尽可能多的众生,不辜负对我们赋予无限希望的众生,不愧于师父赋予我们的神圣称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个人管见,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万望有不同意见的同修能够就此问题多多切磋交流,以便我们整体在此问题上明晰法理。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