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美国孙教授一些说法的看法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八日】在中国大陆的大学教师中,羡慕美国大学教师者大有人在。很多人赞赏美国大学良好的学术氛围和美国大学教师严谨的学术态度。不少人认为:一些中国人或者中国人的后代能够在美国获得诺贝尔奖、获得学术上的巨大成就,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这种良好的学术氛围和严谨的学术态度。

相比之下,在中国大陆从事学术研究往往要受某种理论导向所影响,郭沫若在不同时期的学术成果变化反复,何祚庥发表的文章更是紧跟当时政治形势,这些就是典型的例子。并且,生活在中国大陆,还有很多东西都要受到现实的左右。曾有一位“海归”人士抱着报效祖国的良好心愿回国并到某大学工作,但在办理户口及各种身份证件、在办理孩子的读书、在申请科研设备和经费、在应付各种人际关系等方面花掉了不少时间和精力,几年过去了才发现几乎一事无成却精疲力竭;这时他才感到当时回国太草率了,如果继续在国外肯定已经成果累累。

虽然笔者并不羡慕什么、也很淡泊名利,但在脑子里已经深深地形成了这样的观点:美国的大学拥有良好的学术氛围,美国大学的教师具有严谨的学术态度。要不然,为什么美国的一流大学那么多?为什么那么多中国学生想去美国读书呢?

但是,日前美国Queens College的一名姓孙的政治学女教授在接受某些记者采访时对法轮功的一些说法却使我大跌眼镜。笔者无法知道孙教授的科研条件是否极为恶劣、到了只能靠想象和道听途说来收集资料那样的程度,但仅仅从其说出的话来分析就已经觉得这位大学教授的学术态度与严谨的学术态度大相径庭。

例如,孙教授讲法轮功学员是那些“被国家的快速发展和现代化所抛弃的人”,是“通常过得不好的人”。实际上,在中国大陆修炼法轮功的人有不少是很有社会地位的官员、军官、警官、科技人员、企业家,有很多是高智商、肯思考、适应最先进的社会发展脉搏、深明大义的人士,那些人云亦云、见利忘义的人或者只会做中共的应声虫的人是难以修炼法轮功这种高德大法的。从行业方面讲,他们有很多是掌握高新技术或者现代管理技能的人才;从级别上讲不乏县处级官员,有的甚至是厅局级、省部级官员以及部队的老红军、高级将领;从学历上讲有很多是大学生甚至硕士、博士,其中当然也有相当于孙教授那样的大学教师。即使孙教授手上缺乏这方面的资料,只要在互联网上查一下那些法轮功学员的资料就可以找到大量的素材。为什么不去查找却在那里信口开河呢?如果你的学生知道你是这样一个信口开河、不负责任的人,那对你的教授形象会产生多么不良的影响啊。

又如,孙教授在接受采访中提到,去领馆抗议的老年法轮功学员每天可得到80元。不知道孙教授是以中国领事馆雇人捣乱要给钱这一点推理出来的还是自己想当然讲出来的。据本人所知,大法弟子讲真相的事情都是自愿的、没有任何报酬的,在中国大陆更是面临着被抓、被折磨,甚至被害死的危险,但大法弟子讲真相一直没有停止过。从这一点我也联想到在中国大陆曾有人宣称炼法轮功的人讲真相是国外“反华势力”给钱的,实际上这与“天安门自焚”事件一样,都是中共为了煽动民众仇恨法轮功而无中生有捏造出来的;怎么孙教授讲的话与中共捏造的事实那么相似呢?如果按照孙教授所言真的是道听途说的,那怎么能作为证明自己观点的证据呢?

从以上简单的两个事例就足可说明,孙教授所说的话并非事实。这样的话,如果是流氓政客讲出来,人们可能会觉得不足为奇;但如果是应该具有严谨学术态度的大学教授讲出来,人们就会觉得太不可思议了,除非这个教授是别有用心的。从五月份以来,被中共所利用、挑拨的人一拨又一拨地出来捣乱,孙教授所充当的角色与他们真有相似之处。起初,那些人都是来势汹汹,但最后都是抓的抓、跑的跑;即使两个议员使用了一些政客伎俩,也已经面临着被弹劾的处境。如果大学教授也同他们一样造谣,我相信也决不会有好的下场。

如果孙教授的良心还没有泯灭,就应以严谨的姿态,站在事实的基础上,为真正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讲一句公道话。你要知道,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者上百万,被绑架、关押、劳教、判刑者上十万,被直接迫害致死而又能统计出来的就有三千多人,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真是触目惊心,甚至最近所谓奥运期间这种迫害还变本加厉。你要知道:当有人受到迫害时,你的话使迫害加剧,那你也是一个帮凶;如果你的话使被迫害者得到解救,那你就有救人的功劳!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请你好自为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