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一张照片引起的回忆

忆师尊在武汉办班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八日】今天有同修来到我家,想看看当年我们与师父的合影。我从大衣柜一件大衣的口袋里拿出用纸包着的这张珍贵的照片。打开纸包,师父微笑的面容映入眼帘,我们不禁热泪盈眶。师父来武汉办二期学习班的情景,我们与师父在一起的那段幸福时光,再次浮现在眼前:那一幕幕感人情景就象发生在昨天,还是那样清晰,虽然已经过去十五年了。

九三年三月中旬的一天,我们在家随意打开收音机,听到武汉长江经济广播电台频道正在播放师父的法轮功咨询节目。“你想想你哪儿不舒服?”师父那洪亮的声音是那么的熟悉、亲切,我自己也感到奇怪,这李大师我也不认识,怎么对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种久违的感觉。

既然师父问听众哪儿不舒服,我马上想到我的胃。一会儿师父又问:“现在感觉怎么样?”顿时,我的胃不疼不胀了,好多年我的胃都没有这种舒服的感觉了。我太兴奋了,还未见师面,师父已经在给我调整身体了。

这法轮功太神奇了。我与老伴商量,决定带着有病的女儿一起参加师父在武汉办的第二期学习班。为了给女儿治病,我老伴曾参加过多种气功学习班。这次在听师父讲课时,我老伴心里琢磨着:这个李大师不知怎么样?正想到这儿,突然听到师父说:(大意)有的人还想看个究竟,我不动手治病,就能叫你的病好。我老伴一听,这不是在说我吗?真神!这个师父能看透我的心呢。

为了照顾上班族学员,我们学习班安排在每天晚上七点至九点。由于我们住在青山,而办班地点是在汉口市委礼堂,要乘船转车,每天我们一家都是下午三点多钟就出发了。为了晚上不至于赶不上回青山的车船,第一天听课还没结束,我们就提前走了。第二天来听课时,有学员告诉我们:“昨天师父给我们调整了身体,你们却走了,真可惜。”我老伴一听,扭头就往台上去找师父(当时还未到上课时间),没看见师父只好走下台。正在这时看见师父从台下走上来,我老伴一看师父来了,由于心急,顾不得多想,一把拉住师父的手说:“师父,昨天我们怕赶不上船提前走了,没有调整身体。”,师父听后笑了笑,用手拍拍我老伴的肩膀说:“还有来找后帐的”。当天听完课后,师父说:(大意)昨天有学员因住得较远提前走了没有调整身体,今天我们再一次给大家调整身体。随着师父的口令:“跺左脚”,我们一家三口跺起脚来。我们心里那滋味呀,甭说有多美滋滋的了。多好的师父啊!

那天讲课后,师父教我们第一套功法:佛展千手法。有学员在台上作示范,师父念:“弥勒伸腰,抻,如来灌顶,双手合十……”我们随着师父的口令一个动作,一个动作学起来。晚上回到家,我无比激动的对老伴说:“这可了不得了,这法轮功绝不是一般的功法,动作名称都是弥勒伸腰、如来灌顶、菩萨扶莲、罗汉背山……这个法太大了,太好了,师父一定是从很高很高层次来的,我们一定要跟师父修到底。

一天师父讲完课后教我们第二套功法“抱轮”。我当时正闭眼炼两侧抱轮时,突然感觉到有双手轻轻的动我的左手。我一睁开眼,看见师父站在我的面前,一刹那,一股暖流通透全身,我感到无比的幸福。师父的手是那样的大,那样的柔软,那样的温暖。当时礼堂一楼座无虚席,连走道上都站满了人,师父却从讲台上下来,不厌其烦的给我们一个个纠正动作。至今回想起来还激动不已,我太幸运了,能离师父那么近,得到师父的亲自指导……

九天学习班就要结束了,在最后一天的下午安排我们与师父合影。可想而知,几千名学员都想挤到师父身边,都想快一点与师父合影。师父一会儿与这部份学员合影,一会儿又与另一部份学员合影,用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可我们伟大慈悲的师父始终面带微笑,尽量满足学员们的要求,我们都被深深的感动了。看着照片上的我,站在师父旁边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

一晃十五年过去了,每每想起与师父在一起的这段经历,我感到惭愧不已。师父象慈父般呵护着我们,为我们付出的实在太多太多。正如师父在《排除干扰》这篇经文中所指:“在几年的修炼中,除了我为你们太多的承受之外,同时为了你们的提高不断的点悟着你们,为了你们的安全看护着你们,为了使你们能圆满平衡着你们在不同层次欠下的债。这不是谁都能做得了的,也不是对常人而做的。”想想我们伟大慈悲的师父如此巨大的付出,我要再做不好就太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了。在这稍纵即逝的最后日子里,我一定要抓紧时间做好三件事,同时修好自己,做一个真正的、合格的师尊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