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记者走访北京劳教所寻找法轮功学员(图)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八日】八月七日,加拿大最具影响力的英文报纸《环球邮报》(Globe and Mail)发表了到达北京报导奥运会的记者Christie Blatchford的文章。文章中记述了记者根据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CIPFG)的资料,走访了北京附近几个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监狱和劳教所的见闻。

在这篇题为“中国人对眼前的事实真相视而不见” (Chinese turn a blind eye to facts under their noses)的文章中写道,记者Blatchford和翻译来到了北京的大兴区。记者试图根据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提供的一份资料“奥运壮观的背后:给记者的北京镇压法轮功的路线指南”( Behind the Olympic Spectacle: A Journalist's Walking Guide to the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in Beijing),在大兴区找到几所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劳教所和监狱。


北京市女子劳教所。

文中写道:“我们想找到北京市女子劳教所,据信最近有好几名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这里。她们被关在监狱里。在中国,有时候很难轻易能断定是哪一所(监狱)。”

大兴的监狱看来和这里的西瓜一样出名。在我的翻译询问桌子旁边一位吃西瓜的人女子劳教所在哪里时,他咧嘴而笑:“这里有很多监狱。”

在来大兴的计程车上,也遇到了同样的情况。计程车司机和翻译会停下来打听路,因为城市太大,变化太快,仅仅凭借路名很难找到。路人可能会告诉另一个劳教所或拘留中心。

文中说:“也就是说,这里的每一个人都知道或者怀疑一些显而易见的事实─-像我们这些来到这里的游客一样——但是看起来很少人在乎。”

当让人感觉不自在,或影响生意,或异常危险时,就算是自我存在这样最基本的事实,很多人也不愿意去了解和理会。就象前华盛顿邮报驻北京记者潘公凯(Philip Pan)在他的新书《走出毛泽东的阴影》一书中写道:“不用辨别的事实是:很多人不去理会和在乎,同时共产党控制了这个国家的未来。”“政府已经成为控制公众意志的专家。”

文章中继续写道:但是,我始终没有找到北京市女子劳教所,但是却发现了北京清河急救中心。今年二月初,于宙的家人曾在这里悲痛欲绝。

这位四十二岁的鼓手在被关押在北京市通州区看守所的时候已经死了。一月末,于宙和他的太太画家许那在音乐会结束后回家途中被绑架。虽然他的家人要求验尸,但是法轮大法信息中心的网站上指出,于宙的家人没有领到尸体,他的尸体据信可能还在医院里。

许那曾被判刑十二年,但是我无法找到她所在的监狱。(注:原文如此。据我们了解的情况,许那的案子还在法庭诉讼过程中,目前因为证据不足无法审判而休庭。)

我们的车开过了大兴区团河附近的一个劳教所和一个拘留中心。翻译问守门的人我们是否可以获得一些最基本的资讯。但是一位官员说,即使在奥运期间,我们也必须要先得到多个部门的书面同意才行。

我认为就是这个拘留中心,关押着另一名法轮功学员,被大赦国际评为良心犯的卜东伟。

文章中说:“根据纪录,法轮功学员从未被以暴力原因而受到控告。事实上,从来没有,除了中共政权,在接受这个功法多年后突然宣布镇压。”

在加拿大,如同在很多西方国家,法轮功学员多在中领馆和使馆外静坐。仅仅是这种形式的抗议——安静,没有横幅─正如一九九九年四月在中南海外一样。三个月后,中共开始了血腥的迫害,直到今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8/1836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