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中秋忆母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十日】

念母性高洁,名利淡如烟。心慈胸怀广,可叹命多艰。
两岁遭父弃,随母流离颠。世间遭白眼,童年少欢颜。
长成入夫家,家务勤包揽。生女夫嫌弃,卧床无人管。
女还未足月,里外家务担。可怜身心苦,从此病魔缠。
风湿痛彻骨,八月尚着棉。万里求医路,中西医药遍。
形容日枯槁,病休遭夫嫌。夫另结新欢,苦泪独自咽。

问天天不语,问地地无言。大法终盼到,暗夜光明显。
炼功两月余,身轻步矫健。与女同出行,人称姊妹颜。
心溶真善忍,处处让人先。遇事心坦荡,逢人把法传。

不期九九年,风急恶浪翻。恩师遭诽谤,谎言遍世间。
“大法是正法,我要上京言。”
广场上,人群间,呼声响彻横幅展,正气凛然浩如天。
便衣恶警如虎狼,公检司法狂欲癫。恶令一声齐上阵,母被劳教在长安。

监牢里,日如年,非打即骂家常饭,举动言行有人监。
烈日曝晒兼“训练”,三九吊铐铁窗前。白天脏活累活干,夜里罚蹲不准眠。
逼写“悔过转化书”,地狱酷刑现人间。悲哉历尽人间苦,壮哉苦中志如磐。

两年刑期到,慈母回家转。仅剩六十斤,一副瘦骨架。
医院无良策,频把病危传。母心装大法,强把功来炼。
一周便出院,三周体康健。红光复满面,众惊神迹显。
传九评,揭谎言,慈悲脚步遍乡野,救度众生前约践。

揭露邪恶恶胆寒,抄家绑架判三年。
又是一年团圆月,慈母仍被关牢监。
多少悲剧出“盛世”,家破人亡骨肉散。
阅尽人间离合事,嫦娥应知也潸然。
唯愿世人明真相,不枉法徒费辛艰。
乌云蔽日能几时,日出光芒耀大千。
待到天晴满目春,亲人相聚永团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