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清华大学教授须寅自述受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十日】北京清华大学教授须寅今日发表声明一则,讲述自己走入法轮功修炼的原因、因炼功被中共非法关押两年的经历。须寅教授并再次声明自己已经退出中共及其附属组织。以下是该声明全文。

我的声明

我叫须寅,今年46岁,我从学至今,攻读群书二十余载。后研究土木结构工程中的力学课题获得博士学位。本意教书育人为一生志向,在北京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执教至今已有13年,获得师生好评。在每学期的教学评估中,多次名列全校教师前5%,是深受学生欢迎和尊敬的教师。现任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副教授。

看到中国共产党在历次人为制造的害人运动中,受到伤害的人家,几乎涉及到每个人的家庭,甚至连国家主席也不能幸免。特别是“六四”学生反腐败走上街头,惨遭弹压。清华学生在主楼设灵堂,祭奠三位死者,尸体未寒。而中共国务院发言人袁木在广播和电视中却向全世界人民说“未死一人,未发一枪”平息了一场暴乱。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党,这个政权给人民带来的是什么?为什么制造天大的谎言欺骗世界,欺骗人民?我在思考,我在痛苦中寻觅:中国的出路在哪里?

在寻觅中我找到了法轮功,我惊喜地发现《转法轮》一书讲的是教人修炼自身的道理,用“真、善、忍”启发人的善良本性,不计较别人如何,只是找自己的不足。法轮功是提倡从自己内心约束自己做个好人的功法,这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我义无反顾的投入了修炼者的行列,成为亿万法轮功修炼者的一员,身心极大受益。但是,1996年中共宣传部新闻出版署却签发通知,不准出版、销售和收藏法轮功书籍。1997年,中共公安部又发出调查法轮功的通知,并无中生有的把法轮功诬蔑为“X教”。凭直觉这又是一场中共镇压人民的信号。

我内心极端痛苦,为什么这个党要把人民做好人的权利剥夺?在百名高级知识份子上书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声明中我签了名,参加了1999年4.25在北京中南海的和平请愿,要求中共不要迫害法轮功,阻止中共用残暴的手段对付善良的人民。但是所有善良的人们不愿看到的这一切,还是于1999年7月发生了。中共在全国范围抓捕法轮功学员,一场镇压普通民众的运动从此步步升级。2001年中共炮制了“天安门自焚”伪案,挑起了人民对法轮功学员的仇恨。几十万人被抓、被关、被施酷刑,数千人被虐杀致死。在中共禁锢人民思想、操控一切宣传工具的环境下,人民不接受谎言欺骗是不可能的。

我曾立志教好书,带好我的学生,做一点力所能及的利国利民的好事,我专心投入教书育人的工作,但这一点也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奢求。中共剥夺了人民一切自由信仰的权利,即使是一个教授也不例外。中共警察、专门迫害法轮功610机构、不明真相的居委会,整天虎视眈眈的守在我的家门口,监视我一家人的一举一动,电话、电脑网络也被监控。

2006年3月13日早上我家未锁防盗门,二十几个中共警察突然闯入我家進行搜查。他们没有出示任何法律证件就翻箱倒柜,并将我和妻子拘捕。因为家中有法轮功书籍就被视为非法,而这是政府机构的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在1999年7.20以前公开发行的正式出版物,并被评价为十大畅销书之前列。我为此被关押两年,其中16个月在北京大兴团河劳教所囚禁,有8个月单独关押在小号,每天被迫用固定姿势坐小板凳面壁长达十八、九个小时。而在释放的证明中没有表明我有任何过错。一个教授没有错却坐了两年牢,这是什么样的党操控的政权?!人间正义何在?!我的心里话到哪里诉说?

期满释放回家后,仍然受到公安警察和单位主管部门的监控,限制我人身自由。并以是否能继续工作为筹码进行威胁,企图迫使我放弃修炼法轮功。由于我对修炼法轮功的坚定信念不会改变,我将面临再次被抓捕和非法关押的危险处境。

一个勤勤恳恳敬业的教授无端的被关押两年,有这样遭遇的我,在国内不能发出任何声音倾诉我内心的痛苦和抗议中共由此给我妻子、孩子造成的伤害。我终于来到能够自由讲话的美国,我要感谢能让我自由讲话的美国人民。

我虽然早已远离中共组织,今天我也借此机会严正声明、重申:退出中共邪党附属组织共青团,以洗掉由此带来的耻辱。并尽快把我的遭遇向全世界人民公布,让全世界人民看到中共的铁幕后面掩盖的真实情况。

声明人:须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10/1856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