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义县左立志一家人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十日】辽宁义县法轮功学员左立志一家人,九年来遭受邪党残酷迫害,经常被绑架、拘留、抄家、勒索钱财、非法劳教,一家人死的死,伤的伤,左立志至今仍身陷囹圄。

左立志奥运前再遭绑架

左立志在义县大榆树堡镇中学政教处工作。二零零八年八月二日,县国保大队和镇派出所等十多名恶警包围了左立志的家,将她绑架到镇派出所,抄家后又把她劫持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

此次之前的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四日,左立志被镇政府恶徒劫持到洗脑班两天两夜。九月二十三日,她在北京证实法时被恶警绑架,劫持到义县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勒索现金1360元。

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三日,左立志被县恶警绑架,遭拳打脚踢后,被劫持到义县看守所非法行政拘留一个月后,又被劫持到辽宁沈阳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九个多月,并扣发一年的工资。

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六年,左立志的家被县、镇恶警多次骚扰,她被迫流离失所三次(两个多月、近一个月、半个多月),被扣工资三百多元。

母亲屡遭绑架 父亲肋骨被打断

左立志的母亲闬志晰,今年六十四岁,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而遭两次非法劳教迫害。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法受到迫害后,她进京上访,回家后,被大榆树堡镇派出所警察从家绑架到镇政府强行办洗脑班,两天两夜。

九九年九月二十二日,闬志晰被大榆树堡镇派出所警察劫持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七天后,勒索一千三百六十元后放回家。

九九年十月十三日,闬志晰被县镇东派出所警察丁广有等,从她娘家把她绑架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五个半月后,被勒索一千二百,五十元放回家。二零零零年十月六日,闬志晰再次进京上访,在锦州站被截回,被大榆树堡镇派出所所长李华、警察董大富送进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送马三家劳教所非法教养三年。

二零零三年,大榆树堡镇派出所警察周小胡子、吴景平等多次到闬志晰家骚扰,给家里亲人带来很大的伤害。

二零零五年三月,闬志晰向世人讲真相,被义县公安分局(现义州镇派出所)李洪刚等四名警察坐警车追到她乘的客车到四方台村,在客车上被绑架到县看守所,三天后被送到马三家劳教所非法教养一年半,被非法关押八个月后放出。

左立志的父亲虽然未修炼,也遭到了邪党恶警的迫害。一次被恶警绑架遭毒打,肋骨竟被打断。

弟弟左中右被迫害致死

义县大榆树堡镇中学青年教师大法弟子左中右,是左立志的弟弟,大专毕业,于一九九七年得法修炼。同年十月进京上访,被劫持到锦州市劳动教养院(现教养所)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零年三月下旬,左中右从锦州教养院走脱后,又进京上访,在兴城火车站被绑架,被劫持回锦州市劳教所,关了七天小号,再次被非法关押到六大队,六大队恶警刘怀忠、徐广权等人对他踢打,用二根电棍电击他的背部、脖子等处。白天干活被强制戴手铐,晚上睡觉用手铐铐在床上。造成心肺肾功能衰竭,咳嗽气短,精神恍惚,于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九日被迫害的含冤去世,当时只有三十六岁。

同年十月十二日原政委张海平、副院长金福力、队长刘铁林、韩利华、科长陈立刚等亲自部署,对不转化的大法弟子左中右,采取体罚强制洗脑,用电棍电击头部、脸部、阴部、肚子、全身。

左中右绝食抵制迫害,强制灌加大剂量盐的玉米糊,左不张嘴,恶警陈大夫还用开口器撬,牙都被撬坏了。一个月后左已经骨瘦如柴,血压低得吓人,80/50,70/50,小腿浮肿,重压下他违心的妥协,于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五日获释。

二零零一年十月,因左中右说“大法好”又被义县不法人员绑架,再次被非法劳教二年,在锦州劳教所受尽了毒打,用四根电棍同时电击,长期关小号、坐铁板凳不让睡觉等酷刑折磨。

二零零二年七月,锦州劳教所对坚定的大法弟子疯狂迫害,恶警院长张海平亲自坐镇,左中右被恶徒尹杰锦、焦中华、张会东毒打,大腿肌肉被打肿,前胸被尹杰锦击打50-60拳,红肿十多天,不敢咳嗽,不敢触摸。左被戴手铐三个多月,每天从早坐凳到晚上达十五个小时,只许去三次厕所,这样坐了四个多月。

二零零三年三月三十一日晚上,恶警冯子宾带一帮打手把大法弟子李忠杰、左中右带到二楼小屋,将二人用手铐呈十字型固定住。并说:现在上边有令,我们可以放开手大打。随后恶徒们就对李忠杰、左中右大打出手。

一个体重一百五十斤的左中右,在锦州劳教所被折磨得只剩九十斤,在奄奄一息时,才于二零零三年九月被放回家。回家后,劳教所和学校领导还经常骚扰他,逼他写放弃信仰的“三书”等,此时左中右已经心肺肾功能衰竭,咳嗽气短,精神恍惚,行走困难,于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九日下午四时四十分含冤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