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样闯过病业关的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五日】我在流离失所那段时间中,一天晚上突然心跳剧烈,呼吸困难,就如常人中所说的急性心脏病症状,似乎一闭眼就会死去。但我意识清醒,不断的告诫自己不能闭眼,并断断续续的背法“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洪吟二》)。我知道,我的病根没了,师尊早就给我都清理了,现在反映的都是一种假相,是旧势力借口“考验”,我说是它在干扰我助师正法。我在学法、修心、讲真相救众生,你给我演化病态想借口考验害死我,我怎么救众生,这不是干扰破坏正法是什么!

我对邪恶的旧势力说,你跳出来了,我正好消灭你!虽然我无力起来,但我知道我的功能非常强大,可随意而用,我躺着运用功能都可以解体你,灭掉你,你表现起来很疯狂,其实什么也不是,我不怕你,更不配合你。你不让我起床,我偏偏要起来。就这样我和旧势力较量了一晚上。

第二天一早我扶着东西能站起来了,就一步一挪去上班了,并且照常带上真相传单,不停的发着正念。在这个过程中,我知道我不能动人念──我抛骨异乡,家人可怎么办?或者想“病”得这么严重,没法上班了,休息一天吧,等等,我岂能听从旧势力的安排!我坚信我没有病!就是干扰,唯一的办法就是多发正念,学法修心。救众生,正常上班。就这样旧势力解体了,来势凶猛的“心脏病”不见了。

不久皮肤病也发作了,奇痒钻心,让我日夜不安。我就是不配合它,我一点也不挠,忍不住时,就用手拍着发痒的部位,运用我强大的功能去灭掉刺激我发痒的邪恶因素。我不去观察每天是否减轻,因为表面空间不论什么表现都是假相,我就是不间断的发正念。经过大半年的时间,邪恶解体了,“皮肤病”消失了。

在这漫长的过程中,旧势力企图麻痹我,松懈我的意志,让我感觉到好象发正念无效,病情不见好转。但我坚信师父、坚信法──发正念就是能解体邪恶!我发出的功能在微观中一层层的清理邪恶,每个空间都要清理,不能被肉眼看到的假相迷惑,到表层空间邪恶表现很猖獗时,其实它已经没多大能耐了。

我说病业关根本不可怕,这就要看我们信师信法的成度,看我们正念正行的力度如何了。“神在世 证实法”(《怕啥》),邪恶不除,我们正念不止,让我们时刻坚定的信师信法,运用我们的强大正念,铲除旧势力对我们的一切邪恶的安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