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龙口市医院护士长姜丽梅被绑架劳教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五日】姜丽梅是山东省烟台地区龙口市医院的一名护士长,2008年7月22日10点,姜丽梅正在上班,当地警察张春胜、王琪等突然闯进医院把她绑架到城关分局,当时她还穿着工作服、拖鞋。姜丽梅要求上厕所都不被允许,期间他们对她进行审讯,姜丽梅拒绝签字。

姜丽梅在修炼前身体虚弱、心脏、胃肠都不好,浑身乏力、疼痛,患神经衰弱经常睡不着觉,感冒、头痛常年伴着她,一年到头是个药罐子。那时她的心眼小、爱生气。自1998年下半年修炼法轮功后,她明白了做人的道理,人应该如何活着、如何按照真善忍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自此在家里,孝敬老人,尊敬哥嫂,善待晚辈,体贴丈夫,教育孩子,尽人妇、人母的责任;在单位,尊敬领导,待同事如兄弟姐妹、孩子、亲人,善待接触的每一个人,将工作力争做到最好,让领导满意、让病人放心。

7月22日下午大约6时30分,姜丽梅被送劫持张家沟看守所的十监室非法关押。

7月29日10点左右,王琪、李军和一名女警王伟(音),强制给姜丽梅戴上手铐、脚镣,拉到下丁家610基地,自此不准她睡觉。他们将姜丽梅的双手分别铐在铁床的两头,呈一字形分开。姜丽梅一直在给他们讲大法真相,希望他们明真相、少作恶、好有未来。

中午约12点,李军对着姜丽梅的右脸狠狠的打了三个耳光,王琪也凶狠的用刊物猛击她左脸四、五下,打的她头晕脑胀,面部胀痛。他们强制姜丽梅站一会儿,坐一会儿,李军不时地打她的头和脸,就怕她睡着了,可他们三人轮流睡觉,轮流看着姜丽梅。

7月30日半夜一点左右,王琪让姜丽梅站起来,将双手分别铐在两张床上(上下铺的床)。姜丽梅站了约10分钟,感到胸闷、憋气,眼前发黑、头晕耳鸣,王琪不得不把她放下来,躺在床上。他们有些害怕,可李军却说是装的,不停的打姜丽梅的脸、扒她的眼睛。王琪打电话叫来了一名男大夫,姜丽梅告诉他她是市医院的,因修炼法轮功被他们折磨造成的。那名大夫推说没有心电机便走了。

姜丽梅要求将她送到人民医院去,他们却不敢,将她送到了北海医院。路上李军不准她闭眼,一直用手扒她的眼、打她的脸、扭她的上肢。到了医院,一名女大夫给她做了心电图,开了一瓶药。在医院走廊里,他们强迫姜丽梅吃治疗心脏病的药,姜丽梅说我没病,只是没睡觉造成的。他们强迫将药塞到她嘴里,打她的嘴和脸,还叫嚷:你有钱给你打吊瓶,让你家使劲花钱。吃药10分钟后,姜丽梅又心慌、憋气,全身大汗淋漓,这是药物造成的。

等回到610基地后,他们还不许姜丽梅睡觉,姜丽梅不停的呻吟,王琪才说:“你睡吧。”姜丽梅说:“我睡不着了。”一直到吃早饭,姜丽梅一点也没睡,他们却是呼呼大睡。

7月30日上午8时左右,王琪、李军、王伟下班了,又换了一男一女两个警察(便衣),姜丽梅感到浑身难受、胸闷憋气,他们就是不许她躺下,更不许坐着睡。午饭期间,姜丽梅与那位女警察讲了法轮功的美好,她明白了一些,去除了脑中很多对大法不好的印象,对姜丽梅也好了许多。午饭后,姜丽梅实在支撑不住了,就躺在床上,那个男便衣发现之后说不许躺着,姜丽梅说我坐不住了,不信你摸摸我的脉搏。他摸了她的脉搏后马上说:你躺着吧,接着出去向他们领导汇报了姜丽梅的情况,约下午2点左右将姜丽梅送回了看守所。

2008年8月4日上午10点左右,王琪等三个警察在看守所提审了姜丽梅。姜丽梅仍然给他们讲真相。其中一个说,已经在考虑是她说的对,还是政府说的对。虽然他们打过她,但姜丽梅始终没有对他们的恨,把他们当作亲兄弟,只是不明真相才做了坏事。为此姜丽梅还写了封讲真相的信,让他们转交局长。

2008年8月18日,李军和另两位警察再次提审姜丽梅,还拿出了二张要对她劳教1年6个月的纸,问她是否要聆讯,意思是对判刑不服可要求聆讯。姜丽梅签字要求申诉与说话的权利。

2008年8月18日,龙口市公安局拟对姜丽梅劳教1年6个月。8月20日烟台市公安局来了三个人进行聆讯,姜丽梅讲了真相。8月21日晚9点,王琪、李军等又将姜丽梅劫持到下丁家(610基地),每天派一男一女两警察看管。

直到2008年8月28日晚6点,姜丽梅又被拉到张家沟拘留所,并出示了对她劳教一年六个月的决定书。姜丽梅坚决反对,未签字。姜丽梅于9月12日早被非法送王村劳教所继续遭受非法关押迫害

其中一些恶警,已多次听闻真相,但他们仍扬言:我和我的妻子工作都很好,孩子也好,哪有什么报应!今天没有遭报不等于永远不遭报。作恶遭报,这是我们善良的人们不愿看到的。再次奉劝还在行恶的人,快了解真相,停止作恶。等恶报来临,悔之晚矣,善恶有报是不变的天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