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宇新一周年祭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二日】一年前,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七日,呼盟大杨树的法轮功学员杨宇新被中共邪党虐杀离世,年仅三十一岁。一年过去了,不但沉冤得不到昭雪,他的妻子还不断的被迫害。

二个多月被折磨致死

二零零七年的六月三十日,新婚燕尔的杨宇新和甄海燕,被大杨树镇街西派出所片警德能山、莫旗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头子张世斌绑架。当时张世斌用手枪抵着杨宇新的头,四、五个警察将他抬到车上。

夫妇二人被非法关押到莫旗看守所。一个多月后,甄海燕病情严重,张世斌向她家人勒索五千元钱后,放她回家。为了逼迫杨宇新放弃信仰,失去人性的张世斌用各种酷刑疯狂折磨他,如“过水桥”,就是拿多桶凉水从头部一直浇到脚,直至浇的人失去知觉;拿牙签从脚趾缝里扎进去;毒打,杨宇新的胳膊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仅二个多月,杨宇新被迫害致死。杨宇新的遗体,胳膊是青色,脖子乌黑,嘴张开,双手抱在胸前。杨宇新身高1.85米左右,被绑架前体重170-180斤,遗体却八十斤不到。

妻子甄海燕不断被迫害

张世斌为了掩盖犯罪事实,想迅速火化杨宇新遗体,甄海燕拒不签字。九月十日,张世斌、德能山再次将她绑架,当时她的身体状况非常差,在被绑架到莫旗的途中,突然抽搐,不省人事,下半身不好使,但依然被关进看守所,第二天才苏醒过来。

醒来后,张世斌再次让她签字,因为拒绝,被非法劳教。甄海燕被送到图牧吉劳教所时,蓬头垢面,不能走路,意识不清。十一月二十二日,她昏迷不醒,小便失禁,快成植物人,劳教所怕承担责任,才让她的家人接她回家。

零八年七月三十日,德能山、莫旗六一零人员十来个人再次闯入甄海燕家,图谋绑架她,因为她没在家,恶徒的阴谋没有得逞。

乡亲们,原本以为这些只能出现在电影电视中的邪恶场面,却在我们的身边,在光天化日之下发生了。杨宇新、甄海燕犯了什么罪?不就是修炼法轮功,向家乡人讲真相吗?中共邪党的《宪法》不是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吗?为什么不执行?为什么要把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抓进监狱,而真正的杀人犯不但得不到惩治,还坐在邪党官员的位置上?这种流氓行径只有在中共邪党的体制里才能存在!

中共邪党建政后,为了让老百姓听命于它,宣扬无神论,推崇一切向钱看,所以张世斌、德能山这些党徒为了钱无恶不做。“善恶有报是天理”,他不会因为谁相信与否而改变,“人不治天治”,中共邪党作恶多端必将被上天消灭!二零零二年六月,在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发现了距今2.7亿年的藏字石,自然形成的巨石断面上,惊现“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这是上苍在向人们昭示着“天灭中共”的天象。

邪党中央的许多人都亲自去贵州看过,自知邪党存活时间不多了,为了维持苟延残喘的政权,垂死挣扎,疯狂镇压法轮功学员,阻止法轮功学员把真相讲给大家,目地就是临死拉垫背的。父老乡亲们,一定要清醒的认识这一点。自古邪不压正,中共邪党的败象已定,纵然使出浑身的解数也无法挽回毁灭的下场,是凡参与迫害的人(停止行恶、真心悔过、利用一切机会保护大法弟子者除外)都逃不出去“天惩”的下场,干多少,还多少,这是一定的!

呼伦贝尔的父老乡亲们,一定要分清好坏、善恶、对错,千万不要随波逐流,不要被中共邪党的淫威吓倒,站在正义的一边,用良知和勇气正视恶人,恶人就会胆寒,恶警怎么敢在我们的注视中干坏事呢?如果大家都退出中共邪党党、团、队组织,邪党社会就会和平解体。逆天意而行,与中共邪党共舞,只能是做邪党的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