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丽人婚纱摄影”店被迫停业

致山东武城父老乡亲及客户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二日】尊敬的客户和父老乡亲:您好!

我是武城“都市丽人婚纱摄影”的一名员工――韩啸。2008年7月29号,我在县城的“都市丽人”影楼打工,恶警多人非法闯入影楼,暴力绑架了正在拍照的摄影师张士杰。我们的客户都记得,就是那个诚实、善良、正派、帅气的摄影师,他才25岁,这次也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据说张士杰的父母,因修炼法轮功,被迫害的多年流离失所。张士杰年小时也被迫流落在外,近年刚刚有了固定职业,却再遭迫害,恶警说他是在逃。带领恶警去影楼抓人的,是老城司法局恶人王风申(祝官屯谈庄人)。

晚上9点左右,恶警又去影楼非法搜查,还要绑架我。那时我已经下班。恶警又去40里地以外我丈夫开的饭店非法搜查,严重的干扰了我家的正常生活。

8月4号,恶警又挟持我丈夫,到处找我,骚扰我的家人亲友,我被迫离家出走,有家不能回,不能照管年幼的女儿。

摄影店被迫停业,几十位客户订单毁约,客户结婚急用的照片、相册无法制作,预约的婚庆主持、摄像、化妆等事宜无法兑现,给客户造成无法弥补的精神伤害。影楼每天经济损失近千元,影楼老板非常气愤和无奈。恶警多次到影楼骚扰,甚至还要绑架其他职工,致使职工不敢上班。影楼门外和路口,多辆警车、多名恶警终日蹲坑监视。恶警就象狼看准猎物一样,想制造借口抢劫摄影店,好像只要和法轮功沾边的私人财物,恶警就可以随时据为己有。

这种习惯了的违法行为,用现有法律就足以对恶警治罪,这些不懂法律的恶警,却还冠冕堂皇的称自己的违法行为是所谓“执法”。中共把这些恶警教成土匪。摄影店是合法注册的,恶警诬陷一两个员工,还想蛇吞象,打摄影店的主意,法律能允许吗?官司打到联合国去,恶警也要赔偿损失,并被绳之以法。

由于我们所在的摄影店蒙受了劫难和巨大冤屈,我被迫离开摄影店,请允许我最后一次用“都市丽人”的名义,向一年来给予我们支持和厚爱的尊敬客户,致以衷心的感谢;对于因为我们的不幸,给客户造成的订单失约和不便,表示深深的歉意,敬请谅解。希望父老乡亲继续支持和关注位于武城县城三八南路59号的“都市丽人婚纱摄影”。

自应聘以来,我始终站在消费者的利益上,本着公平交易,透明消费,诚善待人的态度,兢兢业业做工作,因为我信仰“真、善、忍”,我修炼法轮功。我们的不幸,完全是在中共镇压法轮功的非法政策下,执法犯法的所谓“执法者”对平民百姓制造的迫害。

《宪法》规定,公民享有信仰自由的权利。可是自从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我只是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曾四次被绑架,关押,被非法劳教二年。

在邪恶的看守所,我曾因为炼功,被戴上手铐、脚镣,而且双手是从腿下,抱腿的姿势被戴上的手铐、脚镣,晚上得抱着腿睡觉。上厕所、下地非常困难,每次下地,整个身体几乎是一块掉在地上。走路艰难的抱膝一点点向前挪动,那些没有人性的恶警在旁边欣赏、嘲笑。恶警狠狠的打我耳光,边叫嚣边打:“还炼不炼,炼就打你,打死你我们也不负责任。”恶警用穿着皮鞋的脚瞪着我的下嘴巴说:“叫你炼,打死你。”一个女恶警用皮带狠狠的抽我的脸。同样是女人,恶警却如此的没有人性。我绝食抗议这种没有人性的迫害。绝食抗议了8天, 24天以后,我被释放回家。恶警对我这样残忍的迫害,没有任何交代,恶警抢走我身上带的2000多元钱,也没有开任何收据。

2002年6月,我在武城公安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3个多月,后被恶警张瑞军、徐丙新劫持到济南第一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我被关在五大队。恶警不让我睡觉,天天放诬蔑法轮功的谎言。我被关小号迫害。在冰冷的小黑屋里,只有两个马扎。恶警赵杰多次命令看着我的犯人,不要给我偷带衣服。那个小黑屋里真的好阴冷,墙上总浸有水珠。派来看我的犯人24小时轮班,她们穿了两件大衣还冷的瑟瑟发抖,有一个人的脚脖子被冻伤了,肿的老粗。我吃饭、大小便,全在这个臭烘烘的小黑屋里,六天六夜,才让我回普通牢房,第二天还命令我出工干活。

我不再顺从迫害。恶警就逼我坐那种刚刚离地的小板凳。坐在上面,人的整个重心都在屁股上,从早晨一起床就让我们坐在上面,一直到晚上十点以后,屋里都有监控,我稍有动弹,就会被恶警踢上一脚。吃饭、大小便都在邪恶的监控下。恶警不让我洗刷,洗澡、洗衣服,头皮很痒,浑身臭烘烘的,后来我的屁股都给硌破了,一坐下来,钻心的痛。这是邪恶之徒精心研究出来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恶警们还天天放诬蔑大法的电视、广播,几乎每天都有恶警进去嘲笑和谩骂我们。

两年的非人折磨,使我的身心受到严重的伤害。年迈的爹娘盼女儿回家,已经哭干了眼泪,幼小的女儿已经快不认得妈妈了。在我劳教期满的时候,恶警还想继续迫害,武城公安局又向我们家要钱,说我没有“转化”,要送洗脑班。我们家深知中共恶警的邪恶,没有配合恶警。

2004年春,也就是我刚刚从劳教所出来的第七天,恶警徐丙新带了四、五个人,不出示任何证件,再次强行绑架了我,关押到武城看守所,理由是北京开两会,我在家,恶警不放心,得关到北京开完会才放人。我又被关押迫害20多天。

恶人迫害法轮功学员,从来没讲过法律,想抓就抓,想关就关,为所欲为,祸害老百姓。近期,中共恶警又以“和谐”、“奥运”为名,肆无忌惮的搞迫害。

摄影店被迫停业,听说我还被“通缉”,真是可笑!被“通缉”的,一般都是那些刑事罪犯、杀人犯。我符合哪一条呢?一个只为炼功做好人的弱女子,今天竟然遭“通缉”,可见中共恶警的邪恶、无耻和下三滥。

恶警还绑架过我的丈夫,扒下皮鞋,抽打他的头。非法关押四个多月,后逼迫拿了近4000元钱,恶警说:不交钱就送劳教。随后,他又被送到德州洗脑班,受迫害一个月才回家。一个不修炼的人也要送洗脑班,使我的丈夫在精神上受到严重的伤害、也给家中的老人带来重重的伤害,本来就不富裕,再加上被勒索罚款,如同雪上加霜。

这些年来,媒体对法轮功的诬蔑都是造的谣言,所谓“天安门自焚”就是中共与江泽民一手导演的丑剧,给法轮功栽赃。其实舆论造谣是中共的拿手把戏,如所谓“亩产万斤”、“文化大革命”等历次运动,中共都是一路造假过来的,被中共运动害死的同胞有八千万。目前,已经有四千二百多万觉醒民众,声明退出邪恶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免得随邪恶中共遭殃。

我们的信仰无罪,我们是无辜受迫害的,迫害我们的恶警是执法犯法,是土匪。我们被土匪迫害了,就要把土匪干的见不得人的坏事揭露出来,叫父老乡亲知道。法轮功使我身心受益,使我用良好的道德服务于社会,使广大客户受益,我们就是要说:法轮大法好。这些都是事实,这也是《宪法》赋予我们的言论自由。

我们热爱生活,热爱工作。“都市丽人”的昔日辉煌,包含了父老乡亲的支持和厚爱,我想把我最好良心和服务送给大家。可是,邪恶的迫害却要毁掉这些,恶人不叫好人活,我们不会认可,更不会向邪恶低头。

如今,我流落外地,有家难回,只能用这封信送去我对家乡父老的挂念,并希望你们由此明白大法被迫害的真相。!

被迫流落的武城人――韩啸

主要迫害者(当地邮政编码253300)
武城县公安局 张瑞军 武城县甲马营乡后庙人
徐丙新 武城县懂王庄乡前屯人
王栋仁 武城县甲马营乡七七营人
武城县政法委 王英华 武城县李家户乡辛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