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凤城温景松生前遭迫害情况补充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二日】2008年7月31日,在辽宁省凤城市蓝旗镇一个小小的村庄里,年仅38岁的法轮功学员温景松含冤离开了人世。在饱受恶党的刁难与痛苦折磨后,这位一直坚守着自己信仰的年轻人最终被恶党迫害致死!年迈的父母双亲肝肠寸断,抚摸着儿子遗体老泪纵横,年轻的妻子哭成了泪人,天真可爱的幼女睁着泪眼茫然的看着这一切。

温景松
温景松

为何善良的好人遭此残酷迫害,被迫害得英年早逝?

温景松是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这之前,他曾患严重的结核病,先后在省市多家医院住院治疗,均不见效,后因病情恶化,加上传染性太强而被医院拒收,此时温景松已是骨瘦如柴,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全家都在绝望中度日。

这时,一本宝书《转法轮》送到了温景松的手中,改变了他的人生。虽然当时温景松的身体状况根本做不了炼功动作,只能看书学法和打坐,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仍然展现在他身上,他的身体很快好转,98年秋基本痊愈,秋收时,都可以到田间割水稻了。10月份,温景松到县医院复查,完全康复!

然而好景不长,99年7月,一场和文化大革命一样荒唐可笑而又可悲的闹剧又在中华大地翻版上演了。法轮大法,这部崇尚“真善忍”教人向善,挽救了数不清的象温景松这样生命和家庭的高德大法,被嫉妒无能的小人利用手中权力强行镇压。看着给予自己第二次生命,挽救了自己全家的师父被邪恶的谎言诬陷,温景松等几个人一同进京上访,想用自己亲身受益的实情证明法轮功的清白。在进京途中,他们被警察非法扣押,在大连戒毒所遭恶警毒打,后被蓝旗镇派出所邓波(现转红旗派出所)和卢秉凯等人劫持回凤城,途中温景松等人被扣在车座位铁杆上,从大连一直蹲到凤城拘留所,后又在草河“洗脑班”遭受了4个多月的迫害。

2000年8月,温景松和同是法轮功学员的邹晶姑娘喜结良缘。2001年8月家里又添了个活泼可爱的女儿。就在这个历尽苦难的年轻人正在享受家庭欢乐的时候,不幸再一次降临在他头上。2005年4月20日,凤城红旗镇派出所所长门广军、王森、邓波闯入温景松家中,洗劫了温家后,强行将温景松戴上“背铐”绑架到红旗镇派出所进行刑讯逼供,王森等人狠打温景松耳光,扣在椅子上不让他休息,第二天送到凤城看守所非法关押。

4月22日,温景松的父母、妻子、女儿和姐姐到红旗派出所依法向门广军索要家人,丧尽天良的门广军等恶警竭力在上级面前表现,当着国保大队队长关威和政法委孙孝斌的面,全然不顾温景松三岁幼女的哭喊,将孩子从爷爷怀里扯着小脚脖抢下,强行将温景松的父亲戴上手铐,将温的母亲推倒在地,温妻被恶警用胳膊勒住脖子拖得几乎窒息。除温景松母亲和幼女之外,余下家人全部被非法拘留,温景松姐姐被扣留半个月,温父和温妻被非法劳教二年,温景松被非法判刑四年半。

在凤城看守所期间,恶警门广军、王森、邓波、狱医王连春等人对他百般威胁、恐吓、诱骗,用温家人的安危进行要挟,逼温景松说出其他法轮功学员,温景松决不违背自己的良心,默默的承受一切非人的折磨。

本来身体就很单薄的温景松,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精神与肉体受到极大摧残,身体一天比一天差,导致旧病复发,开始咳血吐血。然而就在这种危急的情况下,凤城看守所不顾温景松的死活,在第一次送沈阳大北监狱被拒收的情况下,再一次把他送往大北监狱,后大北监狱又把温景松转送本溪监狱。2006年8月12日,几经折磨的温景松已奄奄一息,才被保外就医。

温景松回到家里也不得安宁,本溪监狱每半年打电话骚扰,上门骚扰,还要到医院开诊断书,到派出所签字,到村里写证明材料,又威胁温景松不许学法、炼功。每次骚扰,温都多日吃不下饭,睡不好觉,这样长期处于极度恐惧与压抑痛苦之中,身体始终不能康复,最终含冤离开了人世。

温景松,在父母眼里,他是一个孝顺的好儿子;在妻子眼里,他是一个体贴的好丈夫;在女儿眼里,他是一个慈爱的好父亲;在乡亲们眼里,他是一个知书达礼、真诚善良、乐于助人的好青年。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好人,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一心只为别人好的人,仅仅为了捍卫自己的信仰,就遭到恶党如此残酷的迫害,原本由于修炼法轮功而从死亡边缘走回来,却在恶党残暴的红色恐怖中和铁蹄蹂躏下被夺走了宝贵的生命!

温景松的遭遇,只是发生在无数法轮功学员身上迫害之冰山一角,从中我们更加看清了恶党的邪恶、残暴本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