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绑靠自己

也谈向内找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日】我是1997年得法,十多年来一直做真相资料工作。近段时间,家庭中没有了从前的祥和与宁静,总是吵吵嚷嚷的。丈夫進门就喊叫,看谁都不顺眼,竖挑鼻子横挑眼,吃饭也不对口,做米饭吃面条,一点不随和。一反常态,只要看到我做真相资料就气的不行,并直言告诉我,我不反对法轮功,可资料不能在家做,你让其他人做吧。我问他为什么?他说:“谁也不愿意让在办公室放复印机,有味也有毒。在家也是一样,有毒”。我就给他解释,根本听不進去,越解释吵劲儿越大,于是,索性不理他了。以后做资料尽量不让他看到,避免他不高兴。

我发现逃避的做法更是火上浇油,原来休息日一般他都睡到8、9点才起床,而今却6:30就起床了,径直走進我室内,大声的喊,又做什么了,有味,有毒。其实,我什么也没做。只是在网上看文章,我没理他,他越发火气越大,边喊边摔打东西。这样的吵闹已近二十多天了,我压不住早已存心的不乐,随口就和他吵,好凶,致使他不再作声,真是如师父的讲法所说的“我平时说一不二的,今天他骑到我头上来了。火憋不住,跟他干起来了”(《转法轮》)。吵闹暂停。是,他不吵了,可我心里另有一种状态出现,感觉无法言表的苦萦绕,不知如何是好。

明显体现我身体感觉象绳子捆绑,心被禁锢,学法不入心。这种状态又过一周时间。晚上我做一梦,梦到考试,我一道题也不会做。心里发急。急醒了。我悟到,这是在点化我,是我拧劲了,不然不会这样,平时丈夫他很好的,对我做大法的事没少支持,可现在,一定是旧势力钻了我执著的空子,致使邪灵在他背后控制而干扰,拖到八月十五那天在单位值班,坐下来静静的回忆师父讲过的法理和最近发生的事相对照,修炼人首先应该圆容好家庭,与常人发生矛盾百分之百是怨自己,问题一定在自己身上。突然如梦初醒。翻开(明慧文章汇编)《向内找 勇猛精進》认真的拜读同修的文章。对照自己,虽然是同修写的交流文章,不是法,但越是静心去看,看到每一个字都发亮光。此时深感惭愧与内疚。

不善言表的我,自以为是内涵与修养,一般不向其他人暴露自己的内心世界。向内找,常人中的要强、爱面子是一方面,真正的根源是,不喜欢丈夫的一贯作风,爱显示标榜自己,说话不到位,优柔寡断,这种脾气是我平生最不喜欢的性格,这是多年的心结。没有任何人知道的心结,哎!能瞒得了常人可瞒不过师父。

师父说:“在你们的修炼中,我会用一切办法暴露出你们所有的心,从根子上挖掉它。”(《精進要旨》〈挖根〉)在师父的安排下该去掉掩盖已久的也算是一种情吧,矛盾突然间暴露出来,非是偶然。找到了真正的根源后,瞬间感觉身体一震,有一种轻松感,“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身体上的物质保证会出现变化。”(《转法轮》)心也明显没有了禁锢感,真体会到向内找,松绑靠自己。

再回想,如果丈夫不是这种温和的脾气,也许有其它困难。公平的说,确实在这数十年中,丈夫为我承受好多。无论是精神上还是物质上都有具体体现。物质上:打印机、微机、部份纸张等无意识的提供;精神上:因他常在外少在家,在迫害高峰期,一天不知打几次电话寻问安全情况;尤其是2001到2004期间,由于县城当时能下载做资料的同修不多,每周开车护送我把资料传递到同修手中,在这样的环境中,他是一个常人,能够做到这种程度也算是不错了。可我没有感谢之意,偏执的去和他较劲,没有慈悲的当众生对待他,而以家人的心理去对待,造成不应有的现象发生。在慈悲师父的呵护下,风波已过去了。回复了从前的平静环境。

自己所悟,不对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